2018年3月2日星期五

陈毅之子陈小鲁忆六四:私下谈〝三张牌〞变赵紫阳罪状

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当时的赵紫阳被罢官、软禁。图为1989年5月19日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向请愿学生喊话

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被罢官、软禁。据中共元帅之子陈小鲁回忆,中共当局对赵紫阳的定罪,有捕风捉影、道听途说的东西。其中包括与一友人的私下谈话内容,被这位友人向上面报告了,也成了赵紫阳的罪状。

香港中国书局出版的《回忆与反思——红卫兵时代风云人物》一书,披露了陈小鲁回忆的这段内幕。(注:部分内容有删减,标题由编者所加)

两次〝小舰队〞

〝六四〞过去以后,紫阳已经被罢官、软禁了。然后中央开十三届四中全会吧,来解决赵紫阳的问题。当时中央有一个19号档,讲动乱的。这个档我看了,当然不是通过正式管道看的。看完以后,这么说吧,其中一半儿是不公正的,一半儿是假的。别的我不好说,就说其中多处提到政改研究室的事,都是捕风捉影、道听途说来的东西。可能是有这个事情,有这么点儿影子,事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当时,工作组被派进政改研究室了。牵头的老金,是中直机关党委的老干部。他人不错,比较客观。他们来了以后,就四下调查。当时,我们单位已经抓起来两个,老鲍一个,高山一个。上面的的确确认为我们是真正的〝小舰队〞,而且〝黑〞得不得了,〝深〞得不得了,〝坏〞得不得了。

但是调查报告送上去以后,上面就翻脸了: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论?!政改研究室这样一个机构,跟赵紫阳那么密切,老鲍直接抓的机构会没事?那〝六四〞从何而来啊?然后上面就二次改派中直机关党委的副书记亲自来调查,同时还调查前任工作组。后来,工作组的人跟我说:你看看,我们搞了俩月,现在来查我们来了!当时情况就是这样。

对中直机关党委调查组,我说了三条。第一条呢,赵紫阳不支持动乱,他是反对动乱的。他是想用和平的方法,去平息、化解,但他并不支持动乱。第二条,赵紫阳没有反老邓。我当时原话就这么说的。第三条,当然,背后的事情我不知道,因为整个运动当中,我没有见过赵紫阳。

杨尚昆对调查〝很失望〞

在对政改研究室重点审查期间,杨尚昆也找过我,也是要我揭发。中组部的一个领导先跟我谈,他一开始还说,哎呀,你今后的工作问题,我们一定要好好安排什么的。我心想,什么安排不安排的?无非就是想要我讲讲〝内幕〞嘛。我们开会都是公开的,十多个人参加,另外全部有档,我们的研讨结果也都是有档的。我们没什么内幕,有什么内幕啊?

跟杨尚昆谈话时候,我也讲上面说到那三条。事后有人传给我一句话,说杨尚昆〝很失望〞,白费了一个多小时。我说,那没办法,我只能讲我知道的。后来听说有人杜撰我在这次谈话时痛哭流涕什么的,我一不利欲熏心,二不卖主求荣,有什么可哭的?无稽之谈。

跟朋友谈赵紫阳的〝三张牌〞

但是,在19号档当中,却实实在在地利用了我跟一个朋友聊天的一些内容。那还是1989年5月8号,我在中南海里遇到他。当时的局面是学生又开始绝食,矛盾趋于激化。这个朋友就问我,怎么样啊?我说,形势不太好。

他问我,紫阳倒不了吧?我顺口就说,难说,紫阳手上不过就〝三、四张牌〞。第一张牌,说紫阳是〝大管家〞,他虽然不当总理了,但他还是中央财经小组组长,这点与耀邦不一样。这是老邓给他的任务,还要管经济。可是现在通货膨胀这么厉害,大家抢购。你看,起码他没管好经济,他这张〝牌〞没了吧?

第二,说他政治上比较稳定,这是跟耀邦比较。现在〝稳〞什么呀?27万学生大游行,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这张〝牌〞也没了吧?

第三呢,就是用人的问题上,赵紫阳没有自己的人啊。谁是紫阳的人啊?人家耀邦还有〝团派〞呢,紫阳有什么派?他现在等于是孤家寡人。我说,现在唯一的,就是他能够和平地平息这次学生动乱,也许才能保住自己。我说,现在必须得和平地平息这个事,否则就是动了武平息,他也得被人当作替罪羊踢出去。所以这时候呢,他可能在策略上,需要在一些地方和老邓保持点距离呀,或者怎么唱个白脸红脸的。

朋友〝通天〞定罪赵紫阳

因为大家是很熟的朋友啊,大致就聊了这些内容。后来,这个朋友就给上面报告了。人家〝通天〞啊,这些话就让上面抓住了。这倒没成为我的罪状,跟我倒没什么关系了,他能拿我怎么样?这却成了赵紫阳的罪状!19号文件上面讲了:〝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的高参〞给赵紫阳出主意,要反对老邓。后来我说,我人在北京呢,你们至少可以到我这儿来核实这件事呀,怎么能就这样写入中央文件了呢?这件事,就是议论赵紫阳要下台,我没有、也不敢跟鲍彤说,鲍彤都不知道这个事,更何况赵紫阳呢?怎么是给赵紫阳出主意?说我〝犯自由主义〞,这我承认。我在政改研究室,跟少数人说过,跟几个朋友说过,确实也不该这样议论中央领导。可这跟赵紫阳有什么关系啊?你怎么能把这个作为赵紫阳、或者我们政改研究室的罪状呀?这个档,大多数是这样的内容,捕风捉影。我当时就觉得,真没多大意思。何必呢?

杨尚昆也好,特别是老邓,可能真是认为〝六四〞的内幕非常〝黑〞。当然我不能确定老邓是不是,但是清查的时候,就是奔着这个方向去的。最后我们室的几个人,都是非常简单的问题。有个同事就是跟一个朋友发了几句牢骚,就给个处分。还有个同事在私下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说这个形势啊,赵紫阳怎么怎么样啦。中央不表态,大家都上街游行了,思想比较混乱。这种话,在别的单位太普遍了。但是他被人揭发了,在我们单位就责令他做检讨。很能干的人,后来在使用上始终被压制。

本文标签:,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