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5日星期日

中国维权动态 周刊总第639期(2019年9月9日-15日)

著名诗人王藏一家欲返回北京 在昆明遭警方拦截(图)

洛阳吉利区资源局提起上诉,却把开庭当作儿戏无故缺席

江天勇刑满释放已经第200天 仍无自由

上海黄浦区小东门街道维权人士伍予敏因进京上访遭刑拘、后强制送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 病情严重不予治疗 生命垂危

蔺其磊律师:我被河南浚县公安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五个小时,在“世界民主日”到来的一小时三十分钟后终于获得了自由

新娜:访局大厅又遇“万亩大造林”被骗群体!

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

民主人士黄昭云被搞株连 其朋友遭深圳当局上门多次恐吓

谢文飞:中秋节“慰问团”来访记

前媒体人张贾龙涉嫌寻衅滋事案进展通报:张贾龙中秋节被正式批捕

辽宁丹东访民宋玉洁中秋节前遭拘留,拒受维稳补助费的夫妇俩被关入看守所

中秋节无家可归,湖北省被强拆难民李忠秀辗转北戴河给中央领导邮信

四川成都维权人士、“六四天网”义工胡金琼已取保获释

劳工专家王江松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因政治问题遭撤销并要求追回款项

2019年9月10日星期二

山东网络写手张翼飞(网名上帝之手)因言获罪遭拘留

合肥市邮政前职工江世洪就住房问题给市委书记写信求关注

安徽省界首市拆迁访民黄信被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拘

李华香遭强拆提起行政诉讼,烟台芝罘区三行政机关败诉

高保珍遭遇截访还被拘留,屡诉屡败向检察院申请抗诉

新娜:五年过去了,内蒙古当局的迫害仍在继续,但我相信未来!

河北保定维权人士蔡志国提前以裸体伸冤方式给国庆节献礼

旅居美国纽约的纪实摄影师卢广已获释(图)

2019年9月2日星期一

北京维权人士推友全世欣因言获罪遭正式逮捕

猪肉价格暴涨,广东英德养猪专业户朱爱娣流落北京街头

投诉:安徽省界首官员为搞政绩逼的民不聊生

中国维权动态 周刊总第637期(2019年8月26日-9月1日)

安徽省界首官员为搞政绩逼的民不聊生

界首市主要领导政绩观畸形,对中共作出的大力整治脱贫攻坚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搞形象工程进行整治的决策,本着不敬畏、不在乎、装样子、喊口号,巧立名目,欺上瞒下。热衷于大拆大建,搞各种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对外宣称改造形象,实际行贪污受贿之实。由于大肆拆迁,人民的生活水平非但没有提高反而倒退返贫,生活变得及其困难,百姓民不聊生。

界首市政府和所辖的颍南办事处主要领导面对畸形政绩观的诱惑,急功近利,对中共脱贫攻坚的部署应景造势、敷衍塞责,涸泽而渔。他们跨越底线,完全不顾及农民的死活。为使荣老家、饶吕等贫困村脱贫,对贫困村进行整村拆除,对其他村的贫困户也是采取将其拆除的做法,完成所谓的脱贫任务。这样一来,既完成了中共的脱贫攻坚任务,又抢夺了农民的土地,一举两得。由于政府对征地拆迁农户和贫困户不给于妥善安置,贫困农民居无定所,房屋被拆迁、耕地被征收,无生活来源,重返贫困。

界首市政府为追求“高,大、上”,强行征收段楼、曹营、饶吕、吕楼四个自然村共5000多亩良田用来建设高铁广场,并建设6条100多米宽的道路,总投资5.4亿元,并将上述四个自然村进行整村拆迁,致使四个自然村 5600多农民的楼房被强拆而居无定所,生活陷入恐怖和水深火热之中。造成这么多农民无房可住、无地可耕,缺乏生活来源,陷入举步为艰的地步。

界首市政府和颍南办事处的主要领导在利益和政绩的诱惑下,完全不顾广大群众的反对和基本生活条件,为搞“形象工程”打造颍南新区,大肆拆迁房屋、滥占滥用耕地,对所辖的七个村,共一万五千多户房屋(其中90%的房屋是楼房)进行整体拆迁,大批的楼房被拆除,目前造成2万多人无家可归。特别是被拆迁的王方自然村,该村村民贷款办了106家家具厂,从事生产批发家具,通过他们的智慧和辛勤劳作,已形成远近闻名的生产批发家具的集散地,生意红火,辐射周边200多公里,解决贫困人口就业近万人,每家生产家具村民年收入二三十万元。如此规模的民办企业,被政府无情拆除,群众哭诉无门。

界首市颍南办事处太和社区和福通社区,两社区所辖的范围就是四条主街(分别是牛行街、裕民街、大桥南路、福通路)范围内的区域,这四条街始建于1999年,当时是经界首市政府规划后,广大居民经历了多次拆建、饱受了极大的经济压力和建房的艰辛,才形成今天界首市沙河南岸的主,承载着界首市区三分之一的商贸经营,其中颍南牲口行是全国四大行之一,每年的牲畜物资交流大会吸引全国各地客商,热闹非凡,几千户居民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日子。 可由于政府打造颍南新区,他们的房屋和商铺被拆迁,广大居民失去生活来源,从而进入四处流浪的行列。

房屋是农民一生中最重要的财产,是一生甚至几辈人的归宿,耕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主要生活来源。对农民来说,土地和房屋是他们全部家产,是生命线,是最不能逾越的红线。 而农村中大多数的农民用一辈子的积蓄盖房子,甚至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盖房子的借款。安身立命之地被拆掉,其生活必然雪上加霜。政府官员为如期完成拆迁工作,利用农民的软弱、缺少法律保护意识的特点,动用专门的拆迁公司实施强拆。将农民的用电、用水来源全部切断,严重影响了农民的正常生活,农民不得不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和家园。

仅界首市颍南办事处王方自然村就有4人因不愿拆迁而被逼自杀,他们分别是石文亮的母亲、石文华夫妇、石可利。由于政府对征地拆迁农户不给于妥善安置,被拆迁的许多老年人,因租赁不到房子住(因房主害怕他们年纪大别死在自己房子内)而抑郁生病死亡。 年老体弱者因拆迁无房居住,生病去世的数以百计,精神脆弱者承受不了祖祖辈辈耕作的家园和几辈人心血被毁的后果终日郁郁寡欢。政府急于搞拆迁和形象工程,不仅没有改善当地农民的居住和生活条件,反而加深了农民苦难。

界首市市政府严重违反土地管理法,跨越耕地红线,将万亩良田建成了万亩森林,对外宣称改造城市形象,行贪污受贿之实。

界首市政府和颍南办事处主要领导欺上瞒下、巧立名目,不顾广大群众疾苦,以棚户区改造和景观带建设为名,大肆拆除农民房屋。界首市政府向上级打着棚户区改造的幌子,把阜阳市授予小康村的曹庄村整村进行征地拆迁,1000多家的小洋楼被拆掉,造成群众流离失所。同样,界首市政府打着修建界临河景观的幌子,向上级报告把界临河两岸100米范围内的附属物进行拆除,可实质上却把界临河西岸100米之外的荣老家村、饶吕村、吕楼村进行整村拆除 ,造成三个村的1500多户农民无家可归。

界首市政府与民争利,大肆拆除农民房屋,政府以低价每亩39800元的价格征收土地后,经挂牌高达数十倍的价格出让。引进开发商搞商品房开发,拆迁房屋的价格是每平方米限额内2650元、限额外的580元。而界首市的房产市场价每平方米均价在6000至7000元,要拆迁户以高出补偿价3至11倍的价格去买开发商的房子,对征地、拆迁的农户也不给予妥善安置,致使原本是小康生活的广大农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界首市政府和颍南办事处的主要领导人性缺失,搞大拆大建是急功近利的表现,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四川民主人士黄晓敏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6个月

投诉:在韩城市种树的民工连续三天到陕西省政府讨工钱

南通任港街道办买征收房屋谋利,企业家张跃进京举报

敏感时刻,镇江市公安局以自己无过错为由给蒋湛春作出信访答复意见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9月1日,本网获悉:正在北京上访的江苏访民马玉珍,今天接到邻居转来的由镇江市局作出的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的图片,在答复意见中称自己没有过错,蒋湛春(马玉珍丈夫)反映的与事实不符,尤其是关于马玉珍的情况,是因为协商解决问题的方案、经马玉珍同意而安排住在宾馆。

从镇江市公安局作出的镇公(信访)答复字[2019]009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来看,蒋湛春主要反映的是三件事情,第一件是自己在2009年9月到北京伸冤,被辖区的四牌楼派出所副所长非法拘禁在宾馆,指使社会人员实施暴力殴打事件,第二件是马玉珍在2014年到北京上访,被辖区派出所警察接回过程中发生殴打流产事件,第三件是马玉珍在2015年被非法拘禁事件,及之后被送事件等。
对镇江市公安局这个时候出这个答复意见,马玉珍认为这个答复意见很可笑:首先副所长王振打蒋湛春的事件,当时蒋湛春被送到医院,在医院里面我们还拍了照,当时我在医院还被打,还在医院报的报了警。关于我不是怀孕,我在北京就是因为因为怀孕,这个都有裁定书确认了的,他们竟然说没有怀孕,没有殴打。2015年七月份把我和孩子关在宾馆两个多月,如果是自由的,为什么两个多月不能回家?我在被监视居住期间,当时就是为了逼我做口供,把老三老三两个幼儿送到孤儿院,然后一个星期回来,还是得了到医院住院。

镇江市公安局答复意见涉及的三起事件,时间跨度整整十年,起码说明这些蒋湛春反映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公安机关也没有否定要通过协商来解决纠纷,化解矛盾,但问题是显然没有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

既然镇江市公安机关有意愿通过协商解决纠纷,就应该实事求是来回应当事人的合理诉求,而不是一味地推卸责任。在临近“十一”的敏感时刻作出自己无过错的答复意见,无疑有激化矛盾的嫌疑。

来源:维权网, 文章转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南京维权人士吴菊芳“茅山一日游”后被稳控升级

广东劳工权益人士孟晗昨日遭拘捕

“722” NGO长沙富能案程渊家人收到逮捕通知书 当局株连不止 妻子施明磊银行账户全遭冻结

李文足:第三次会见王全璋——全璋终于笑了

合肥市盛习芝老人为祖宅拆迁未获补偿赴京上访被逮捕

维权网:中国大陆1040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名单索引(2019年8月31日)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8月31日)第47期(共 1040人)(八)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8月31日)第47期(共 1040人)(七)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8月31日)第47期(共 1040人)(六)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8月31日)第47期(共 1040人)(五)

2019年8月30日星期五

2019年8月26日星期一

著名人权捍卫者郭飞雄出狱后自有住宅遭强行霸占 居无定所无处安生 无奈将步行北上进京投友

郑州资源规划局拒收举报信,宋会春提起诉讼请求国家赔偿

“722” NGO长沙富能案程渊、刘永泽、吴葛健雄3人遭刑拘超过一个月 已送检批捕

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乱用药,失独老人邹建华超计量服药致幻坠床摔断股骨

投诉:河南贫困县涌现出三十多处官员豪华别墅群(之二)——官员别墅群下人民的苦难

请致信长沙市长 声援程渊、刘永泽、吴葛健雄!

江苏南通政府为“只征不补”目的玩阴阳合同,玩火自焚,被受害者抓住违法要害成被控告人

2019年8月23日星期五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600天(2019年8月23日)

投诉:安徽省界首市政府的非法行政和强拆让我们活在人间地狱中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异地转所亦遭阻

深圳民主人士林生亮因言获罪 被以寻衅滋事判刑2年(图)

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活在人间地狱中


界首市非法行政系列报道之一
—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活在

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的徐会东和何逢阳依靠他们上面有关系,将安徽省当成他们俩的外交部,将阜阳市政府等部门当成他们的聚义堂,他们对界首市人民任意欺凌、胡作非为。徐会东、何逢阳讨厌中共出台的一系列政策,这些政策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官商合作,他们指令下属自订规矩,采取流氓手段,残害界首市人民。

一、拒绝执行中共国家的政策法规

2008年5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条例》,到现在还没有在界首市政府实施,界首人民向市政府申请公开政府信息,何逢阳都推给其下属去应付。如丁玉喜向界首市政府公开征收的信息时,其推给颍南街道办事处来忽悠,颍南街道办事处当然是不答理丁玉喜的(见附图1)。

2011年1月19日施行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国务院令第590号),明确规定国有土地的房屋拆迁要依法进行,而徐会东、何逢阳采取流氓手法将人民的合法房产非法强拆、非法定为险房强拆、定为非法建筑强拆,下面举三个事例说明。
二、非法强拆丁玉喜唯一住房,逼死丁玉喜的父亲丁相才

2018年6月23日,徐会东、何逢阳指使界首市公安局、市容管理局、、颖南办事处、太和社区干部,组织100多名打手,带着二辆120救护车。在没有任何法律拆迁手续的情况下,将丁玉喜家未经评估、未给分文补偿、也没有给丁玉喜家老少进行安置的房屋进行暴力违法强拆。警察拉起警戒线,歹徒强行破门而入,群众比喻很象当年的日本兵。他们对年过七旬的丁相才等进行威胁恐吓,并将丁相才强行拉出。暴徒们强行拆除了丁玉喜家的合法房屋,抢光了丁玉喜家的全部财产。丁相才被折腾的发生高血压入院,连续治疗数月,后不治而亡!

丁玉喜拿着1995年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起诉到法院,何逢阳却无耻的说丁相才25年前花高价买到的国有土地是集体土地(见附图2、3)。

三、将银家崭新的五层新楼捏造成险房强拆

2019年7月23日自称是界首市应急管理局执法人员的赵金柱,向李家下达了《责令改正指令书》,命令李白银家自行拆除房屋。7月24日9时多开始,大批暴徒开始盗抢李白银门市部中的商品,李白银两次向打110求救,界首市公安局拒绝出警。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批暴徒不但抢李白银家的财物,还毁坏李白银的房屋。李白银在7月25日再次打110求救,界首市公安局仍拒绝出警。最后眼睁睁看着数十万元的商品被洗劫、房屋被毁灭。参加该起恶性违法犯罪活动的暴徒有界首市解放社区的闫玲玲、邢凤侠,还有西城办事处的徐鑫等。

李白银事后申请界首市应急管理局公开认定其门市部是险房的事实依据,该局答复:赵金柱不是该单位的人员。并说应急管理局不知情,公章也不对。以上的发生的事,是人能做出来的事吗(见附图4)

四、将石勇奇有营业执照的家具生产厂定性为非法建筑进行强拆

石勇奇已经合法生产家具10多年了,他家生产的厂房在这次的拆迁的范围内。因为官方仅补偿他家70万元,不及成本的5分之一。他找到了北京的京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咨询,律师保证可以帮他要到150万元以上,石勇奇信以为真就交了10万元的律师费。没有想到律师仅帮他家打了个电业局停电违法,不但没有一点作用,还得罪了官方。惹恼了徐会东、何逢阳后,就将他的厂方定为违法建筑进行强拆(见附图5)。

从上以事实看出:界首市人民生在的红旗下,实际却活在人间地狱中。

受害人丁玉喜的手机:13645589777
受害人李白银的手机:18955857969
受害人 石勇奇 的手机: 13349286518

300多人政府门前下跪也影响不了黑社会

群众多次举报信阳市息县关店乡吕湾村的是20多年的老黑社会集团头目,2019年7月下旬,四名群众实名联名的材料转到息县公安局后。吕本金的长期保护伞息县公安局副局长谢焕坤指使关店乡派出所所长张某,亲自找所有的举报人和受害人调查。张某将询问的笔录和审问的情况及时反馈给黑社会的头目吕本金,吕本金再找被调查人员一个个质问。吕本金根据张所长反馈的情况找到了实名举报人吕世国、吕世贵、吕本群个人,叫他们不要再告了,并承诺以后对他们好一点。

黑社会头目吕本金是向曹贵海行贿60万元、乡副书记余有发15万元买到吕湾村村支书的,75万元是由吕本金的妹夫袁辉亲自分别送给以上二人。袁辉家住关店乡街上,是关店乡政府的包工老板,平时工程利润是曹贵海得70%、袁辉得30%,因为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袁辉在2019年3月份的喜宴酒会上,酒后炫耀他和曹贵海的关系,他夸自己能把持各个村的村支书、村干部人选,去年张湾村村支书张立威、中心寨村、前立村等都是他一手操作的。

投资总是讲究回报,为了捞回成本,吕本金的眼睛盯上了本村有点效益的红薯基地老板吕本茂。2019年7月30号早上五点多,吕本金叫上海的二个儿子(绰号小兵、老干)到上海吕本茂的家中,向吕本茂老婆发出死亡威胁。他们命令吕本茂马上回来上海来,不能在吕湾村的老家呆了,想要多少钱向他们兄弟俩说一下,不回上海,他们要拿刀砍吕本茂全家。

在吕本金1993年至2001年11月26日任关店乡吕湾村党支部书记期间,在吕湾村形成家族黑恶集团,把持吕湾村的内外事务,谁敢反对就打谁。

1999年7月,在得知吕世青参与举报其贪污计划生育滥罚款、乱收费,吕本金指使以上五个人,在刘兵付后面的路上堵住了吕世青进行暴打。吕世青被打得顺嘴吐血,在床上睡了二个多月。

1995年5月左右,有人在吕湾村的桥南头张贴告示:揭露吕本金的老婆陈金萍和乡党委副书记周文平勾搭成奸,周文平才支持吕本金贪污计划生育滥罚款、乱收费、贪污省财政厅拔的20多万元建教学楼款、卖村道的林木款等。在怀疑是吕世国写的告示后,吕本金就亲自带领以上五个人伙同吕世地,在吕湾村桥南头堵住了吕世国进行暴打。吕世国被打得在家里睡了半个月左右不能下床。

1999年6月,在得知陈红参与举报其贪污计划生育滥罚款、乱收费、村委会账目混乱等,吕本金指使以上五个人,闯进陈红的房屋内进行暴打。

2001年12月,在得知周宗保是参与举报其违法问题的人,在吕本金母亲死后,周宗保并没有到吕本金家去送礼为借口,吕本前和吕本金的儿子小兵,在吕湾村小学校后面的公路上拦住了周宗保进行殴打,并公开质问周宗保为什么敢不去送礼。

2000年10月,员、退伍军人常世富为村民说了一句公道话:不应该乱摊派、乱罚款、乱打人。吕本金得知后找派出所所长谢焕坤指派派出所多名人员,在常世富侄子常军家的门口找到了常世富,将常世富打的鼻青脸肿,眼睛肿的看不见人,在床上睡了半个多月。因为是公安派出所的人直接打的人,常世富也只能贪冤受辱,不敢报警,也不敢要医药费。

1998年,吕本金在得知丁学萍的丈夫吕本常参与举报吕本金贪污计划生育滥罚款、乱收费、贪污省财政厅拔款、卖村道的林木款等后,吕本金指使以上五个人,闯进吕本常的家中进行暴打。

吕本金在村里借村委会的名义,依靠以上黑恶势力为助手,借助乡党委周文平、公安派出所所长谢焕坤(现为息县公安局副局长)势力欺压村民,榨取村民的血汗。

在相关部门的保护和支持下,该家族黑恶势力发展到任意收钱、任意借口打人。息县关店乡吕湾村村民在走投无路情况下,300多村民于2001年11月26日坐着拖拉机,打着“村支书吕本金贪污犯”、“贪污各项款项几百万”,到息县县委、县政府门前一齐跪下,要求退还敲诈村民的血汗钱,依法处理吕本金黑恶集团的违法犯罪行为。面对门前走投无路的村民,面对黑恶集团的犯罪事实,息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人经过核实清楚后,于当天夜里11点,由息县政府主任李甫代表县党委、县政府作出处理意见,建议关店乡党委、政府撤销吕本金村支书的职务。关店乡乡长郑继保不得不在处理意见上写下了“我同意李主任等领导同志的意见”,撤销了吕本金的村支书职务。

在村民不断要求追究吕本金贪污犯罪的情况下,县纪委派纪委工作人员薛毕朝为组长的工作组和村民代表一起查帐。经查,吕本金贪污各项款项数百万元。吕本金见势不妙,一个多月后就跑到上海去躲藏了起来。村民追到乡政府找到郑继保,要求依法处理吕本金贪污犯罪行为,郑继保以吕本金失踪了,公安也找不到人了为借口,进行推诿。吕本金的违法犯罪行为,在派出所所长谢焕坤保护下被冷冻起来,在谢焕坤高升到息县公安局副局长以后,吕本金才时而敢回家走走。

在中共扫恶除恶、严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关键时期,谢焕坤利用自己是息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权力,又将黑恶集团的头子吕本金从外地请了回来,并在乡党委书记的帮助下顺利的担任了息县关店乡吕湾村村支部书记,对2001年经县纪委、乡党委、村民代表清查贪污数百万元的违法犯罪行为不再追究。息县公安局和息县关店乡党委是直接和中共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对着干,挑战中共的方针政策,使当地人民又回到水深火热之。

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今在医院内遭警方强制传唤(图)

2019年8月6日星期二

709系列之苏州908案:吴其和被寻衅滋事案再遭延期

“疫苗宝宝之家”维权团体发起人何方美(十三妹)案检察院审查起诉期满,已转到法院

国家信访局微机信息又出幺蛾子,显示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9年前领取20万上访救助款

凌晨,河南安阳又有三农户遭遇强拆

公告:2019年8月6日山东省司法厅将在济南召开对李金星律师给予吊销律师执业证处罚听证会

退休工人陈敬坤就工人住房权起诉政府遭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不予立案后,再遭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不予立案——凸显工人权利不受现行制度保障

残疾人张建平诉国务院绝依法履职一案第三次邮寄行政起诉材料

张磊律师:应黄琦母亲之邀 赴成都商谈委托我为黄琦辩护事宜而遭警方阻遏情况通报

2019年8月4日星期日

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只被允许去郑州看病

“722” NGO长沙富能案被中共当局抓捕三人的姓名及照片

中国维权动态周刊总第633期(2019年7月29日-8月4日)

多地联动抓访民一家10余口,李三虎、胡大料夫妇被政法委书记威胁坐牢5年

河南籍政治犯、民主人士董广平刑满出狱

获刑5年藏族著名政治犯扎西文色律师会见遭拒 当局称对其要“特殊对待”

伤残军人陈风强因香港“反送中”游行无端遭骚扰,担心又出港珠奥大桥剪彩被绑架拘禁冤情

郑州中原区拒绝公开政府信息,谢艳玲提起行政诉讼已开庭

凌晨,河南安阳袁清江房屋遭遇强拆

常玮平:对党健涉嫌滥用职权的第二封控告状

福建屏南陆惠平一家三口被破坏生产经营罪二审 林洪楠律师辩护词

来源:维权网, 文章转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福建屏南陆惠平一家三口被破坏生产经营罪二审 纪中久律师辩护词

成都秋雨教案之王怡牧师案进展通报

河南访民李三虎一家老小6口人被清出北京

维权评论:张建平:黄琦被以“泄密罪”重判是对依法治国的讽刺!

新娜:把网友送上出租车后,跟踪的白色轿车也呼啸而去,十分担心她的安全!

李文足:临沂监狱,你们怕什么——第二次会见王全璋

中国大陆1051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名单索引(2019年7月31日)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7月31日)第46期(共 1051人)(八)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7月31日)第46期(共 1051人)(七)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7月31日)第46期(共 1051人)(六)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7月31日)第46期(共 1051人)(五)

维权网: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9年7月31日)第46期(共 1051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