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0日星期四

疫情未息 西湖等部分景区恢复开放了?

尚未确定高峰期是否已过,但包括杭州、南京夫子庙秦淮河、广州部份等景点,今天不约而同地恢复部份,但都要求游客入内必须佩戴口罩,还须刷手机登记身分。

澎湃新闻报导,南京夫子庙─秦淮风光带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今天宣布,即日起区内的夫子庙、老门东街区”有序恢复开放”。至于其它景点和灯会开放时间,将另行通知。

管委员要求前往的游客必须佩戴口罩、配合体温测量、减少在封闭空间停留时间,同时必须手机扫码登记才可进入。

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18日宣布,区内今天起将按规定”有序开放”先前关闭的公园景点,所属的露天型收费景点原则上按正常经营时间开放。但各类博物馆等密闭场所则继续关闭,直到另行通知。

同时,西湖还提倡实名购票、预约游览及无。所有游客”入园必检”,要求出示”杭州健康码”并测量体温。且将进行游客总量管制,每天入场量原则上不超过最高承载的50%,并分时段安排团体游客间隔入园,且一律佩戴口罩入内。

至于广州,儿童公园、宝墨园─南粤苑、珠江公园等今天也宣布部分开放。

报导指出,根据中国线上旅游平台”去哪儿网”消息,北京香山公园、广州流溪河国家森林公园、上海星空错觉艺术馆、海南三亚南田温泉、江苏盐城荷兰花海、徐州明天儿童体验乐园等景点,可望于3月初恢复开放

来源:中央社

担心全球爆发流行病 美军启动应变计划

中国看似遥远,但《军事时报》(Military Times)报道,已为流感或可能演变成全球病(pandemic),展开应对计划,并开始隔离本月曾到过中国的美军。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Staff)上周获部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批准,发出行政命令,指示北方司令部(Northern Command)和派驻全球的作战部队指挥官,启动应付流行病计划,预防疫情扩散。

美国海军和上周发通告,表示引用该行政命令,执行国防部的《全球流感及病计划3551-13》(Global Campaign plan for Pandemic Influenza and Infectious Diseases3551-13),为流行病扩散做好准备。

代号3551-13的文件,是美国国防部应对未来一旦出现的流感或其他不知名传染病在全球扩散,而制订的蓝图。海军少校哈特菲尔德(Mike Hatfield)回应表示,执行该计划不代表疫情失控,目前,他们只是评估疫情的潜在冲击,确保美军未来得以镇定应对。

海军陆战队通告显示,各指挥官须覆检现有防疫计划,采取防预措施,包括隔离疑似染病人士,以保障士兵、美军设施和船只安全。任何美军一旦在2月2日后曾到过中国,须在家居或宿舍自行隔离14日,其间每日有人探访或来电,了解健康状况;如出现病征,将被转介到军方医疗设施,再作诊断。海军通告则表示,曾到过香港和的人,也须隔离14日。

此外,海军陆战队要求各指挥官与军方医疗人员合作,制定和执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最新指引,预防疫情蔓延;并建议辖下公务员和外判商、以至所有人的家属,近月如果到过中国,应按CDC指引在家自愿隔离,减少与其他人或动物接触,并留意自己是否出现病征。

早于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肺炎时,很多美军指挥官、尤其是派驻亚洲的指挥官,个别已开始要求曾到中国的美军自我隔离。本月初,美国印太司令部(US Indo-Pacific Command)限制所有国防人员到往中国,同时召回在外人士。

来源:苹果日报

疫情影响 欧盟、大陆投资协议可能无法如期在9月签署

中国爆发影响,协商中的现在看来不太可能在原定的9月如期谈妥。欧盟与中国大陆高阶官员先前排定3月下旬在北京举行会议,磋商欧中协议,以便9月双方领导人在德国莱比锡举行高峰会时,能够正式

欧盟执委会贸易执委Phil Hogan周三(19日)对议会表示,目前看来,3月的会议不太可能如期召开,因此对于是否能在9月签协议也不表乐观。

欧盟欧洲投资协议可促使开放更多产业类型给欧洲公司投资,Hogan说:「协商在多个议题上均有进展,但产业补贴和强制技术转移这类关键问题还没解决。」

来源:

航太市场萧条和国防合约延后 空巴将裁员2362人

飞机制造商空中巴士集团(Airbus)今天指出,计划未来2年裁减旗下门2362名员工。

法新社报导,以「航太萧条和部门延后」为由,决定裁减德国829名员工、西班牙630名员工、法国404名员工和英国357员工。

空巴指出,其他国家也将142人,目前正与其欧洲工作委员会就这项人力重整进行对谈。

空巴航太暨国防部门占集团总营收15%,去年损失8.81亿欧元(9.51亿)。

总部设在法国的空巴集团上周公布财报指出,主要受贿赂丑闻遭罚款36亿欧元和A400M运输机额外研发支出等影响,去年淨损13.6亿欧元。

来源:中央社

日本传染病学专家:如何区分新冠肺炎与一般感冒?

京都市发现了两例新型感染者,一位是从回来的中国女留学生,另一位是接触过武汉游客的免税店人售货员,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

目前,这两名感染者中,女留学生已经痊愈出院。那位售货员已经治愈,尚留院观察中。治疗这两位感染者的主治医生,都是一个人,名叫“清水恒广”,是京都市立病院的科部长,著名的学专家。昨夜,清水先生在接受NHK电视台采访时,讲述了这两例感染者的发病特征。

他首先列出了这两位感染者的发表时间表。女留学生是在1月23日开始咳嗽,5天之后的1月28日,出现了38度的发烧,然后被救护车送进了京都市立医院。由于她到过武汉,因此,立即取了病原体进行检测,30日确诊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男性售货员并没有去过武汉,近期也没有回过中国,但是他在店里近距离接触过不少来自武汉的游客。他是在1月25日出现发烧症状,当时体温是37.5度。中间隔了10天,后来被转院到京都市立医院后,清水先生看了胸片,断定其为,并做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2月4日,这位售货员确诊感染。

清水先生说,从这两位感染者发病的症状来观察,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出,病毒的潜伏期都在10天之内,而症状出现(发烧、咳嗽等),到确诊感染病毒,发病的持续时间都在7天至10天以上,而一般的,都在5天左右症状消失或减轻。

所以,清水先生指出,从这两人的病症中,我们可以分辨出一般性感冒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相同与不同点:新型冠状病毒与感冒,都有发烧、咳嗽和喉咙有痰等共同的症状。但是,根据我们治疗感冒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经验来看,发现两者之间也有不同的特征。

如果刚开始发烧,身体出现疲倦感,在此基础上出现咳嗽,这个症状如果持续几天就好转的话,那是感冒。如果此后,发烧、咳嗽和有痰等症状还持续5至7天,那就意味着可能就得了肺炎,这样的话,就必须做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有可能会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

其次,感冒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区分,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呼吸是不是困难?一般感冒的话,鼻子有点堵,但是呼吸基本畅通。如果是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话,那么,感染者的呼吸就会显得困难,老是会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时候,你必须要去医院,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性就很大。

这个白色的部分,就是肺炎。

那么如何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入侵呢?清水先生说,除了常规的勤洗手、勤漱口、之外,不可遗漏的,还有以下3点:第一,一定要注意保证良好充足的睡眠和保持足够的营养,以提高免疫力;

第二,除了洗手之外,也一定要记得给肩膀、手臂等部位消毒,因为,你打喷嚏时,习惯于用手臂去挡嘴巴,这样打出来的病菌,就会落在手臂和肩膀处,所以这两个部位一定不能遗漏,要认真消毒;

第三,既要做好感染预防,也要做好感染后防止出现重症化,而这双重预防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防止并发症的发生。所以,像病毒性感冒等都可以接种疫苗,尤其是最容易诱发老年人肺炎的球菌感染症也可以接种疫苗,这些作为预防措施,都应该去医院先接种这些疫苗。同时,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基础疾患的人,不能停药,也要经常上医院做检查。这样,即使感染的话,也可以避免陷入重症,避免死亡。

最后,清水先生说了这么一句话:“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力与预防措施,基本上跟病毒性感冒相同。老年人当然要特别当心,但是也没有必要过于紧张,冷静应对就可以了。”

(有删节)

来源:静说日本

毛泽东原来这般“迷信”

作者: 玉清心

毛承认有的力量,有高智慧的人,对他们的预测相信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网络图片)

最近和一个朋友聊天,他告诉我这么一件事:八十年代他的中医大夫推荐他去找北京牛街的神算“瞎子王”算一把,还特别提到,文革前连江青都找他算过命。朋友问:“算她能不能当红都女皇?”中医大夫说,那就不知道了,不是“”倒台了,谁敢说江青找人算过命啊!我那朋友又问:“没给老毛算算?”中医大夫说,老毛还用得着她给找人算,自己早找高人算过多少遍了吧?就怕算出来也没人敢说,整天高喊“万寿无疆”呢。

“8341”是毛求签问卦得来的“签解”,其中的玄机一直没有透露,连毛自己也被蒙在鼓里,直到1976年他死了,谜底才传出来,不胫而走。原来家喻户晓的“8341”的中央警卫师番号,暗寓毛寿命83岁,执政41年。凡听了这一谜底的,没有不拍案叫绝的!

据说,毛参加时,得到的第一支枪的编号是“8341”。既然“8341”是毛的命谱,他投胎出生之时就已经写好了,早点儿晚点儿显示一下,不足为怪。毛一生诡计多端,折腾半天,还得按“8341”的定数走。

毛死后,以自己宿命一生,证实了什么是“人的命,天注定”,用现身说法,无情地嘲笑了自己的无神论。“8341”已经成了一个脍炙人口的典故,它会随着毛而流传百世。

坊间有关毛求签问卦的传闻不少,其中有两条值得说道。中国有两处著名的地方,毛一辈子不敢伸脚,不敢越雷池一步。

第一是“革命圣地”。毛进了北京后再没回去过。当年在延安插队的知青说,延安老乡在下边骂老毛没良心,离开延安多年都不回去一趟,啥光也没沾上。有人破解:当年蒋介石攻打陕北,胡宗南20万大军进攻延安。中共中央决定一路留守陕北,一路东渡黄河入华北。毛不知去留之际,求人算了一卦。卦曰:“时值初春,河水枯竭,实不宜过河。”那次毛乖乖地没过河,后被吹鼓手们杜撰出一段领袖如何“临危不惧、料事如神”的党史。

那高人还说:此河不可轻意过,若过,切勿再回头!按理说,延安对于中共和毛本人,都是不二“福地”,毛愣是没回延安一次。所以上述“谜底”听着可信,不然,吃了13年陕北小米的革命领袖,坐定“龙位”之后岂能不衣锦还乡?

第二个不能去的地方就是北京。说毛不去故宫,那太离谱了,叫人难以相信。故宫和中南海只一墙之隔,那是明清两个朝代历经五百多年的皇宫;里面藏有百万件珍贵文物,称故宫博物院。依毛的权力欲和他爱舞文弄墨的喜好推断,这里会是他常光顾的地方。

国际上有头有脸的贵宾来访,参观故宫“国粹”是铁定节目,而毛怎么就不进故宫里看看呢?说他唯一的一次,是绕着故宫外墙走了半圈。毛不进故宫的原因,除了听从高人点拨“不能进,进了就要危及王位。”的说法外,再找不出其他合适的解释了。故宫的一位老门卫在世时说过:“我没看见老毛来过故宫,也可能保密,不让我们知道。”当时没有为了安全而保密的必要,别说为毛进故宫可以彻底清场,就是他想把紫禁城当作毛氏御用宫殿,谁敢吭气?

毛承认有超自然的力量,有高智慧的人,对他们的预测相信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例如“8341”,即使在全然不知谜底的情况下,也把它当作护身符,冠名给身边的“御林军”伴随自己。毛“”的程度可见一斑。他一生里,围绕着“篡党夺权”绞尽脑汁。除吸取上负面的宫廷角斗、诡诈权谋外,培植派遣特务、间谍搞情报,再有求签问卦,听信有关自己权利得失的各种八卦,为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在神坛上的高人一筹的英明领袖。

1976年吉林降落,把毛吓着了。他对秘书孟锦云说:“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就是要死人呢。”虽然毛曾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政府包机周四才到 被困邮轮加拿大人愤怒

据CTV报道,由于信息不准确,加之包机延误,被困钻石公主号人沮丧、愤怒,已经被隔离将近14天,他们说等不及了,希望飞机把他们接走,尽快逃离这个阴云笼罩的轮船。

不过最新消息说,的包机会在本周四把这些惶恐不安、急不可耐的加拿大人接回来。

(Mayuko Isobe/Kyodo News via AP)

被困邮轮的加拿大人之所以如此急于离开,是因为邮轮上确诊病例越来越多。截止本周一(17日),船上又新增88个感染病例,将确诊患者人数增加至542人,其中有32名加拿大人检测结果

最新消息说,确诊感染的加拿大人又增加了11人,现在检测结果COVID-19呈阳性的加拿大乘客已经上升到43人。

就在当天,政府派出的包机将邮轮上300多名美国旅客接走。眼见美国人都走了,钻石公主号上的加拿大心急如焚。

更让他们沮丧、乃至愤怒的是,原本希望政府的包机早点来,但是船上的人在周一晚间9点左右得到消息,飞往东京的包机在葡萄牙机场延误了。

而就在当天早些时候,加拿大商鹏飞(Philippe Champagne)曾经发说,政府包机会如期到达,将于周二把所有人员接回加拿大。但这条推特在发出之后不久,又给删掉了。

目前仍然不清楚政府包机什么时候可以抵达东京,但邮轮上的加拿大人得到的信息显示,在飞机起飞24小时之前,他们会收到通知。

外交部长商鹏飞今晨发的推特说,包机在欧洲出了技术故障,现在正飞往东京。

另外不清楚的是,被困邮轮的256名加拿,最后会有多少人登上飞机。

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长Patty Hajdu表示,出现症状的32名乘客不得登机。而船上256名加拿大人中,仍然有100名尚未最后确认,他们是否乘坐政府包机离开。

卫生部长表示,所有决定乘坐包机的加拿大人将在离开邮轮时接受体检。虽然他们在船上已经被隔离14天,但回到加拿大之后,他们还将被隔离并接受两个星期的医学观察。

根据安排,加拿大政府包机将先在安省位于Trenton的军事基地降落,这些邮轮乘客接受医学评估之后,再被转移至安省Cornwall的飞行培训学院(NAV Canada Training Institute),在那里再被隔离14天。

来源:加国无忧

加拿大华人小妹哭了 1000刀抢到的口罩竟是次品

出现确诊病例后,很多民众感到恐慌,纷纷抢购和消毒产品,或自用或寄回给国内的亲朋好友,造成加拿大口罩卖到脱销,价格也是成倍增长。虽然有专家表示,也不能保证有效地避免感染,但民众依然疯抢口罩。日前一名小哥花了1000加币买到口罩,却发现竟是次品。

据Richmond News消息,2月9日,温哥华一名华人居民Yang,在位于列治文市中心的一家商店,以税前每盒49.9加币的价格购买了20盒防尘口罩,总价超过1000加币。

Yang表示,店内在口罩柜台前标识:防尘口罩和N95口罩的区别在于:N95约可以防止95%-100%的灰尘,细菌和唾液。而防尘口罩约可以防止80%-90%的灰尘,细菌和唾液。考虑到国内口罩紧缺,连温哥华地区口罩都十分难买,Yang又没有“更好的选择”,她于是立即下单购买了20盒店内的防尘口罩。

本以为花钱买放心,但打开口罩包装,Yang惊呆了:所有口罩都薄如纸,而且十分容易破损。Yang向Richmond News记者展示了口罩的“易碎程度”,并表示这些口罩别说防病毒了,稍微用力可能连灰尘都防不住。

在发现自己巨资购买的口罩这样“易碎品”后,Yang向店铺老板Jake Hu提出退款要求。但店铺老板拒绝了Yang的退款要求,并表示所有防尘口罩都容易撕裂,Yang购买的口罩没有任何

Yang要求退款失败,于是在媒体分享了自己的这次经历,目的是为了提醒其他人,不要像她一样心急乱买口罩,否则“赔了金钱口罩无”,若要购买口罩要通过正规渠道,买正确型号,不要被黑心商家所欺骗。

来源:美联社

世卫低估了!科学家揭秘武汉肺炎何以如此严重

中国爆发的SARS2型(SARS-CoV-2)所引发的(COVID-19,俗称)疫情仍持续延烧。有瑞典科学家搜集了近期相关的研究报告之后,发现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于SARS冠状2型的力低估了。

电子显微镜下黄色为SARS冠状病毒2型,粉红色是正常细胞。

病毒的基本繁殖数R0值,其代表着病毒的可传播性,是指在没有外力介入之下,一个遭感染到某一种的患者,会将该种疾病传染给其他人的平均数。若R0值大于1,就代表着感染的数量将可能增加;如果小于1,则表示传播情形很可能会消失。

世界卫生组织声称,武汉SARS冠状病毒2型的R0值,是在1.4到2.5之间。不过,瑞典乌默奥大学(Ume?University)罗克洛夫(Joacim Rockl?v)教授却认为WHO似乎低估了该R0值,因为SARS冠状病毒2型的传播能力,有可能比SARS还要强。

罗克洛夫教授和同事搜集了最近12项关于SARS冠状病毒2型的相关研究,结果发现这些研究所得出的R0值平均是3.28,其中位数为2.79,这些数值都远高于WHO的估计值。

而且这12项的研究,大多数是来自于中国和武汉市的学者所做出来的,有一部分为海外学者的研究。

2月14日,罗克洛夫教授与同事的研究论文发表于《旅行医药期刊》(Journal of Travel Medicine)上。

罗克洛夫教授向新闻(Sci-News)网站说,这说明了目前武汉肺炎疫情为何这么严重。

他还发现了,在这12项研究之中,有一些对于冠状病毒的早期研究,所得到的R0值比较低,可是在随后的研究中,R0值就上升到大约在2至3之间。而在这些研究之中,有2项研究所得出的R0值,甚至高达了6.49和6.47。

2月7日,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于MedRxiv发表研究报告,其内容指出SARS冠状病毒2型的R0值,很可能在4.7与6.6之间。

罗克洛夫教授表示,虽然进行了所有的干预及控制活动,然而,冠状病毒的传播程度仍然高于SARS的传播力。

根据WHO的资料显示,2003年的SARS爆发初期的R0值,平均是3,不过在各国采取公共卫生措施之后,其值降至小于1。

WHO秘书长谭德塞谭德塞与中国关系

在武汉肺炎爆发之际,WHO不断替中国进行辩护,秘书长谭德塞还多次赞扬中国的防疫工作完善,但此行径令外界非常不以为然。

据日本东京电视台(WBS)报导指出,在这次的武汉肺炎处理上,意外地使WHO与中国间密切的关系曝了光,因为从一开始将武汉肺炎定调是“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问题上,WHO就表现出一延再延的态度,甚至谭德塞还强调,这是属于中国境内的紧急状况,并不是国际上的紧急状况。到最后因为中国死亡人数急速攀升,让WHO才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件国际的紧急状况。

纵使中国的死亡人数及病例人数已经超乎外界想像了,可是谭德塞仍于记者会上声称,中国对于武汉与湖北省提供了大力支持,该国的应急管理备受赞赏,且还呼吁世界各国,没必要为了遏止疫情的扩散,就针对中国采行限制国际旅游及贸易的措施。

据newtalk报导称,有日媒爆料,谭德塞能够从2007年起就担任了WHO秘书长,主要是基于北京政府的建议。在其任期之内,曾经是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的台湾,就被通知要改名为“中国台湾省”;中国主席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也在2011年,被任命是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及艾滋病控制的亲善大使。

报导称,谭德塞原本为伊索比亚的一名医生,他在2007年担任该国卫生部长;2012年担任外交部长,当时中国还伊索比亚高达2.66万亿日元,此金额相当于国家预算的1.75倍之多,此笔数目在非洲地区,仅次于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由此可见谭德塞和中共官方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有一位记者曾经提问,WHO是因为遭受到中国的施压,才会不断地赞美中国吗?谭德塞当时说,几乎所有的会员国皆赞美中国,这就是我为何赞美中国的原因。而且谭德赛还说,中国对于此种病毒采取了十分有效的行动,这点必须得到承认。

最后,日本媒体于报导中称,WHO倾向中国的迹象,已经渐趋明显,WHO的重要性也因此备受质疑了。

来源:科学新闻 东京电视台

美上月PPI增幅高于预期 通膨压力逐渐增强

1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升幅为一年多来最大,主要驱动力是健康照护、饭店住宿等用上涨,显示压力或许正在逐渐增强。

美国劳工部19日公布,经季节因素调整后,1月PPI比去年12月攀升0.5%,升幅是2018年10月来最大,也远超过预估的0.1%。12月PPI月增率为0.2%。

与一年前相比,1月PPI挺升2.1%,是去年5月来最大年比升幅,高于12月的1.3%以及家预估的1.6%。

剔除食物、能源、贸易服务项目的核心PPI月比劲扬0.4%,升幅比12月的0.2%加倍,且为去年4月来最大;核心PPI年增率达1.5%,与12月升幅相同。

核心PPI是经济学家偏好的指标,因为剔除上述价格变动较大的项目。

驱动1月PPI劲扬的最大因素是服务费用跃涨0.7%,涨幅是2018年10月来最大,与12月服务费用持平的情况大异其趣。

上月PPI升幅中,服务费就占了90%。其中,健康照护服务上月弹升0.6%,基金管理费涨2.3%。但货物运输和客运服务费用大幅下滑,可能反映新型冠状的冲击。

剔除食物与燃料的货物0.3%,涨幅是一年来最大,反映废铁和废钢价格呈现2017年1月来最大涨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