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6日星期一

习近平无限期集权共产党 领导模式必然?内外危机首要任务?

2月25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公布中共中央关于部分内容建议的全文。外界一致认为,这是习近平集权的一种信号。早前有表明,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威权和个人专断,是中共运行到一定阶段的必然。学者指出这类政权的领导模式通常都在集体领导和个人威权之间来回摆动。在内外危机之下,政权保卫战成为当局的首要任务。

2月25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公布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建议的全文。其中提到,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将成为

认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为国家主席设置舞台,在删除了两任的限制规则以后,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可能无限期留任国家主席。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学者的言论说,拟撤国家正副主席任期被认为是为独裁连任铺路。

个人集权和集体领导未改极权性质

2016年2月2日,程晓农接受美国之音记者宁馨的专访,在这篇题为“习近平导引中国,旗指何方”的专访中,他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理论,即共产党领导模式的“钟摆论”,指出这类政权的领导模式通常都在集体领导和个人威权之间来回摆动。

程晓农表示,勃列日涅夫和江泽民涛这样的领导人则通过允许腐败来换取们的顺从。用腐败换稳定,会大量消耗当局掌握的经济资源,这种局面能否长期维持下去,最后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经济条件;当局的经济资源快要耗尽时,或者是倒逼改革,比如苏联,或者是“拧紧螺丝”、堵住“跑冒滴漏”,由此便转向个人集权领导模式。

江泽民父子

曾庆红父子

程晓农还说,个人集权和集体领导这两种模式,都是共产党政权领导体制这块“硬币”的两面,非此即彼,无论哪一种,都与民主化毫无关系,不过是极权国家领导的不同形式而已。

程晓农认为,从制度层面看,不管共产党的领导模式,在集体领导和个人集权之间怎样来回摆动,其专制的制度层面并没有根本性变化。

程晓农认为,虽然在集体领导模式下,很多时候会实行相对宽松的政策,这正是国内知识分子反感个人集权模式的原因,但是,集体领导模式并不必然保持宽松政策,一切视当局维系政权的需要而定。“六四”镇压就是最好的例子。甚至仅仅是因为民间团体的规模过大,比如法轮功、基督教家庭教会等,其实并无民主政治诉求,也同样会遭到残酷镇压。

程晓农认为,过去几年,国内经常用“九龙治水”来形容胡锦涛时代的集体领导,这种高层的权力分散,是腐败升级到最高阶段的政治保障。

现在,中国的经济衰退已成定局,金融危机隐约可见,统治者为了保住政权,减少内部纷争,转向个人集权,以便对官员“拧紧螺丝”、堵住“外逃”之路。

程晓农强调,这与当年邓、江、胡时代实施怀柔政策的目的其实差不多,都是从延续政权寿命出发的。而官员的腐败有如白蚁,正在腐蚀政权的支柱之时,政权保卫战成为当局的首要任务,习近平视自己为保护红色政权的不二人选,实行多年的“接班人”梯队制度化自然就“退居二线”了。

来源: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