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8日星期三

习近平智囊刘鹤成为中国经济掌舵人

在第一个任期内,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掌舵中国。在第二个任期开始后,他将任命自己时代结识的一位可靠盟友出任中国经济的掌舵人。

中国周日公布的修宪提议为习近平无限期掌权铺平道路,也意味着习近平内部圈子将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其中,几乎没有谁比习近平幕后的经济智囊刘鹤更加重要,据参与决策的官员透露,在下周召开的全国会议上,刘鹤将被任命为负责广泛经济事务的副总理,主管金融和工业领域。

刘鹤的职责将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监管机构。一位接近领导层的高级官员说,刘鹤将成为中国的“超级监管者”。

但刘鹤当下的首要使命是他这周的华盛顿之行。据知情人士透露,刘鹤周二将开始访美,此行的任务之一是在经贸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促成双方贸易谈判。

在国内,现年66岁的刘鹤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改革中国的金融领域,同时履行中国政府吸引更多外资的承诺。

中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处于紧要关头。习近平已制定了三年内控制住金融风险的

中央经济会议上发布的2018年工作规划的很大程度上是由刘鹤的团队起草的。这份规划正式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管理中国经济的指导原则。近几年来,为增强中国共产党的威信,习近平发起了大规模反腐行动,与此同时刘鹤提出的政策方案以稳定中国经济为主要目标。

据一些官员和政府顾问表示,随着习近平将重心放在加强党的领导上,刘鹤将可以精力夯实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基础。

作为一名忠诚的共产党员,刘鹤很可能会在国家主导的模式内逐步推进市场化改革,而不是进行可能破坏稳定并对中共产生不利影响的剧烈转变。

他将面对来自中国金融机构的阻力,这些机构正在抵制中国政府旨在限制高风险贷款和投资行为的举措,此类贷款和投资行为会增加中国的债务负担。

刘鹤长期以来被视为市场化政策的代言人。了解决策过程的官员称,在习近平去年10月提出的中国未来几十年的长期发展远景中,刘鹤推动了对市场作用的强调。

他们表示,在刘鹤的推动下,习近平去年十九大发表的讲话中既确认了国企在经济中的地位,但也对国企加大施压促其提升回报率。

1月份一些美国商界代表在北京与刘鹤会面,这些美国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何中国在国企改革等市场改革方面没有取得更多进展。

刘鹤在90分钟的会面期间对他们说,他理解私营部门在中国创造绝大多数就业机会方面的重要性,并表示,国有企业必须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更多责任。但与会者指出,刘鹤没有暗示进行大肆改革。刘鹤在20世纪90年代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学习,英语流利。

出席此次会议的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执行副总裁Myron Brilliant称,刘鹤没有为中国经济政策作辩解,他暗示中国正走在通往更多市场改革的道路上,尽管步伐或许未达到美国人的期望。

与会者透露,刘鹤还反问道:谁在运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经济政策。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中国经济研究Barry Naughton称,刘鹤最终还是要依靠自身能力让习近平接受其政策建议,这是刘鹤的最大优势,但也是最大局限。

今年以前,刘鹤很少公开演讲,但最近他露面比较频繁。1月份习近平派刘鹤代表其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刘鹤当时向与会的全球政商界精英表示,中国改革措施力度将超出他们的预期。

预计习近平的集团还将包括曾负责反腐运动的王岐山。《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1月报道称,王岐山将担任下一届副主席,帮助处理中美外交关系。

刘鹤与习近平的长期私交是其权力的一个重要来源。两人自20世纪60年代就读北京101中学起便相识。被很多党内人士称为“鹤叔”的刘鹤自2012年末加入习近平的核心集团,经常陪同习近平在国内外访问。

据了解情况的人士称,刘鹤是2016年在《人民日报》刊文指责大量利用信贷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权威人士”,其文章被普遍视为习近平阵营对李克强刺激政策的批评。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任命自己中学时代结识的刘鹤出任中国经济的掌舵人。

习近平依靠刘鹤制定经济政策,而过去40年里的大部分时间,管理经济的一直是国务院总理,其他职责则由中共高层官员分担。习近平一改这种集体领导模式,将决策权集中到他领导的一些小型委员会的手中,包括经济决策权。

很多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称,刘鹤在过去几年与他们的会面中表现得思想开明、考虑周到。

在奥巴马的第一个总统任期内担任美国财政部驻中国财经事务专员的洛文杰(David Loevinger)回顾了与刘鹤的会面,他们的会面常常是在长安俱乐部。这个位于北京的私人会所首层是一家保时捷(Porsche)4S店。洛文杰称,与其他高层中国官员不同的是,刘鹤不喜欢带很多随从,通常只带一两名助手,并且总是有备而来,带着写满中美经济统计数据和图表的活页夹。

洛文杰称,刘鹤花了大量时间研究其他国家放松监管和开放的经验。洛文杰现任美国基金管理公司TCW Group的董事总经理。

不过,刘鹤不是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朱镕基担任国务院总理期间,采取激进措施缩减臃肿的国有部门,造成大量工人下岗。当时,国有企业亏损严重,银行体系实际已无力偿债,同时中国迫切希望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些都令改革变得更加紧迫。

而目前,尽管债务高企、工业产能过剩,但中国经济仍相对平稳。

刘鹤设计的供给侧改革旨在降低工业产能过剩水平,这一举措提升了存活下来国企的产品价格水平,并促使去年工业利润和整体经济反弹。但批评者称,这一反弹是以许多私营企业倒闭为代价而实现的。

过去几年中,习近平已明确表示应加强而非削弱国有部门在经济中的作用。国有企业间进行了一些大规模的合并。政府掌控的公司为投资和扩张也积累了更多债务。

去年10月份的中共十九大前,认为国有企业需要注入更多市场纪律的刘鹤提议在十九大报告调整国有领域改革目标,“把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改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

虽然只是一份三万字报告中的一个词发生变化,但却意义重大,表明国有企业虽是经济发展的关键,但也必须像任何商业实体一样提高回报水平。

据了解上述过程的官员称,上述提出的这一调整引发了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国企利益守护者的强烈反对。但刘鹤最终胜出。

一位官员称,在习近平所做的十九大报告中,国有企业新使命是最具争议的部分。

来源:华尔街日报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