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7日星期三

资本流动大挪移 全球贸易竞争加剧掀波动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高举贸易保议主义旗帜,加上美国已重纳加息周期,并即将落实推行税务改革,可以预期明年全球流动将起重大变化,国际贸易竞争将会加剧,贸易摩擦与纠纷更难以避免,为全球经济增添不明朗因素!

特朗普甫上台即作出多项重大举措,包括退出《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TPP)、重启北美贸易协定谈判,其策略是退出多边贸易协定或组织,改以针对不同贸易伙伴而制订出双边贸易协定,务求为美国寻求最大的利益。不过,与美国关系密切的欧洲,自特朗普上任后,两者无论在贸易、气候变化、军费和地缘政治问题上的矛盾愈来愈大。可见在“美国优先”的策略下,盟友关系变成次要,反正一切以美国“独赢”为先。

美国这种取态,改变了多年来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路向,更迫使其他强化联系,以增加应付新竞争环境的筹码。一般预期,在美国启动加息周期,并即将实施税改下,未来两年美国经济增长将会加快,并吸引更多跨国企业调拨资源投资美国,促使美元走强。此消彼长下,新兴经济体将面对更大的资金流出风险,全球资本流动因而会出现大挪移。

早前欧洲五国财长发信批评美国税改干扰国际贸易,有违世贸组织共识,可是美国并不在意,此趋势持续下去,恐怕连仲裁机制都受挑战,其他经济体的处境将变得更被动。诸如中国 大陆等新兴经济体,宜及早筹谋,包括强化金融监管,以防出现跨境资本流动风险,并及时检讨税制保持竞争力,备战明年全球资金流动及国际贸易形势大变的冲击。而作为投资者,亦应提高风险管理,适量减少杠杆,以策万全。

来源:东网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