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8日星期四

如果大陆幼儿园都是这样的老师就太好了

文: 河南 清荷/明慧网,原标题:幼儿教师的修炼故事

法轮大法好 site:minghui.org

一九九六年七月,法轮大法的美好已传遍中华大地,家里已有多位亲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每位亲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大法教人向善,使人健康等诸多益处。在亲人的感召下,我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那一年,我二十二岁。

一、修炼大法使我成为深受欢迎的幼儿教师

我的工作是幼儿园教师,每天和纯真的孩子打交道。幼儿园的工作繁琐、细致、琐碎,孩子们由于年龄小,处处需要老师细心的照顾和耐心的引导,我记住了师父教我们的“真、善、忍”中的“善”字,处处用善心去对待孩子们。小班年龄段的孩子,离开父母,哭闹不止,没有安全感,我就象妈妈一样把他们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给他们安全感,时刻关注他们吃喝拉撒的需求,手把手的教他们怎样适应这个新环境。孩子们感受到老师对他们的发自心底的爱,很快就不哭闹了。

接下来是要教孩子们有一颗善心。在一个充满善的氛围中,孩子们会不知不觉的充满爱心,懂得谦让,懂得换位去为别人着想,于是家长都很尊敬和信任我。本园老师很多都喜欢把自己家的小孩送到我的班中。工作中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照顾好每一个孩子,在教孩子知识时不偷懒,认认真真的上好每一节课,日复一日,持之以恒,获得家长和同事的一致好评。

家长出于感谢要送我礼品及购物卡等,我都礼貌的谢绝,因为师父教我们遇事要先为他人着想。一次,一位家长要送我礼物,我不收,她问我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呢?我说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由于受江氏迫害集团谎言的影响,她当时大吃一惊!我耐心的给她解释:法轮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从来不伤害任何人,如果人和人之间都能真诚相待,都能用善心去对待周围的一切,遇事能够忍让,为别人着想,那人和人之间相处不是会更加和谐吗?还告诉她中共电视上演的那些都是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谎言,真正的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大法现在洪传世界,所到之处深受善良人们的欢迎。她听明白了,不再坚持送我礼物,说尊重我的信仰,把孩子交给我她很放心。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初期那几年,我因不放弃信仰,曾先后四次被强行抓去洗脑,有一次,我从洗脑班被放回,幼儿园的领导受“”人员的胁迫,不让我再带班,把我安排到后勤打杂。师父教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把心安下来,一丝不苟的把杂活干好。有一天,我正在拖楼梯,园长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明天你回你原来的班去吧。”

回到班里我才知道,原来是家长联名给园长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园长被感动,才让我回班的。信中有这样一段(大意):某老师离开班后,孩子会经常闹着不去幼儿园,经常说很想某老师。某老师回园后,却没回班。有一次孩子远远的看见了某老师的身影,叫她,她没听见,没有象往常一样能抱抱他,而是转身离开了,孩子回家后哇哇大哭。家长集体要求某老师回班。由于这封恳切的联名信,我便回到了可爱的孩子们中间,继续用辛勤和爱心滋润这群小苗茁壮的成长。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前,我曾多次被评为“先進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权利,几次被非法关入洗脑班强行洗脑,回来后自然被剥夺了参选先進的权利,但依然有同事在选票上写上我的名字,并对我说:“我就觉得你够先進的格儿,不让选你我也要选你,别人我还不选呢!”选票交上去后,气的单位领导大叫:“有些人就是瞎写!”那时是在迫害大法最严重的时期,单位领导也害怕受到株连。

最后一次被关洗脑班是在二零零五年。这一次,我丝毫没有向邪恶势力妥协,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当地“六一零”为了报复我,让单位把我安排到后勤工作,降低我的工资级别。岗位变为管理员。我不因受迫害而消沉,无论在什么岗位,我都兢兢业业的认真工作,展现大法弟子吃苦耐劳、正直善良的风貌,单位领导很感动,说:“上边不评你为先進,幼儿园我说了算,我年年评你为园级先進。”

过了三年多,我又回到了幼教岗位,园里也换了新领导,见我获得家长和同事的一致好评,对我的工作能力和人品也很认可,于是向上级单位申报我为中心级的先進教师,上级领导说:“她炼法轮功!”园领导说:“炼法轮功咋了?我看的是工作。”于是那一年我被评上了上一级单位的“先進教师”,当园领导说给我听时,我很欣慰她能有这样的善念,并告诉她:师父教我们在哪都要做一个好人,教我们要干好工作,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

我们有一个公用的办公室,每次去办公室,我经常会先抽点时间把卫生打扫干净,把垃圾倒掉,为同办公室的同事们创造一个干净整洁的办公环境。直到后来钥匙由教研组长统一管理了,我才不再去打扫了。

二、尽职尽责,担当起家庭中的各种角色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今世在家庭中所扮演的主要角色是:妻子、儿媳、女儿、母亲等等。在家庭中,我尽职尽责,做好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色。

作为儿媳,我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孝敬公婆,关心老人的生活,从心理上多给予他们安慰。公婆生病住院时,我在床前尽心尽力的服侍,同病室的人对老人说:“你女儿对你真好!”公婆会骄傲的说:“我没有女儿,这是我的儿媳。”同病室的人都会赞叹的说:“现在这个,这样的好儿媳妇真的不多见了。”

公公因病去世后,婆婆身体羸弱,身边离不了人,由我和丈夫及小叔子一家轮流照顾,每当轮到我们照顾时,我想办法为婆婆做可口的饭菜,帮婆婆端屎倒尿,洗澡洗衣,不怕苦、不怕累,婆婆逢人就夸我孝顺。婆婆去世后,对于公婆留下的财产,我一分都不去争抢,兄弟妯娌之间相互礼让,和睦相处,真心相待,彼此关照,婆婆的乡邻亲友见面就夸赞我,小叔子也真诚的说:“嫂子,你给我们做了一个好的榜样!”

作为母亲,我尽量引导孩子开朗乐观,用善良的心来对待所遇到的一切。孩子有时虽然贪玩,品德却非常好,爱学习,喜欢帮助别人。一次我带孩子到超市买东西,孩子在试衣间试衣服的时候,在地上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身份证、各种银行卡五、六张,还有一沓百元现金。孩子第一反应是说:“妈妈,我们赶紧想个什么办法早点把钱包还给人家。”我们看钱包里没有联系方式,就想交给超市服务员,又怕她们也没办法联系失主,于是把钱包交到派出所,值班一数,里面有二千一百元现金。第二天,警察帮忙找到失主。

失主打电话来再三致谢,说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他们根本没想到钱包还能找回来。我说任何一个大法弟子捡到你的钱包,你都能找回来,如果不是大法弟子捡到,那就难说了。

在后勤工作那段时间,园领导出于对我的信任,除了让我管理图书外,还放心的把幼儿园所有库房的资产都交给我管理。库房里的物资从大到小什么东西都有:家居品、文具、生活用品、大小电器,很多都不在账上。在管理这些物品时,我从不起贪念,从不把单位的东西带回家用,即使是新订阅的幼儿图书里的免费赠送的小卡片,当时正上幼儿园的儿子只是用小手摸一摸,看得出他十分喜爱,但他只是摸一摸而已,嘴里说:“妈妈,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如果真是他特别喜欢的,转而他会让我在回家的路上给他买。小小的他已经知道了用大法的正法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了。

去年暑假,已上初中的儿子参加由学校老师主办的辅导班,教室是在我家居住的小区附近,老师说谁家离的近请帮忙拿一下钥匙,负责开门锁门。因为是在家长会上说的,我没有机会和儿子商量,就把这件事揽了下来。事后儿子虽然埋怨我不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张,但还是每天按时按点的早去半小时开门,风雨无阻。本来老师要求每天去两个家长帮忙打扫卫生,但儿子每天都利用早去的这半小时,仔仔细细的把教室的卫生打扫一遍,把黑板和讲桌擦干净,把地面从前到后扫一遍,把垃圾倒掉,老师和同学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额外付出,但他也不声不响的一直坚持到辅导班结束。

这件事他对我也没有刻意提起,只是有一天我在扫地时,他说:“妈妈你知道吗?咱家的地比我们辅导班的地好扫多了,我们那里的地一扫有很多土,桌子之间的空儿又小,同学们扔的垃圾又多,扫一次还真不容易。”他的善举让我也很感动。

有人经常造谣说大法弟子不要工作、不要家庭,这些谎言在大法弟子的实际行动面前不攻自破。相反,凡是接触过大法弟子的世人都会看到,大法弟子不但在家庭中尽职尽责,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而且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善良的一群好人。

三、沐浴佛光,在大法中身心受益

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体也变的健康起来,工作时间从未请过一天病假,甚至连发烧感冒都很少出现。有一年,流感病毒特别猖獗,流感在我所带的班级爆发蔓延,保健一整天都驻守在我们班,我们不停的为孩子们测量体温,每一轮都有新发烧的孩子出现,立即请家长接回家到医院治疗。到晚上放学时,班里三十几个孩子只剩下了六、七个。那几天,同班的两个同事也发烧、咳嗽、嗓子疼,浑身乏力,输了两周液才稍有好转,恰恰赶上那几天幼儿园全园教师都要聚在一起听公开课,无论坐在哪儿,前后左右的同事都在咳嗽,一问,都说:这几天感冒了,嗓子疼、咳嗽,难受死了。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空气中的病毒在往我身上攻。在这样的环境中呆了一、两天后,我也感到不适了。下班回家嗓子里象有很多小虫在爬,一咳,整个胸腔都是疼的,浑身像火炭一样滚烫,就这样,我还是坚持为丈夫和孩子做了简单的晚饭,然后才躺到床上休息,丈夫发现了我的异常,过来摸摸我的额头说:“你在发烧,要不行就去医院或吃点药吧!”我说没事,我有办法自己调整,于是就睡了一会儿,然后坚持炼完五套舒缓的动功和静功,第二天,我又精神抖擞的去上班了,身体不适的感觉基本消失干净了。别人花钱打针吃药一两周后还在难受的疾病,在我身上一夜之间就消失遁形了,如果不是法轮大法的神奇疗效,怎么会有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呢?

还有一次,我在上公交车时,摔了一跤,脚被崴的立刻肿胀起来,第二天,脚面和脚腕变的黑紫,肿的很粗很粗,丈夫说上医院拍个片子或抹点红花油吧,我说不用了,我有办法调整。按常理说我的脚崴成这样,怎么也应该卧床静养了,但我没有条件静养,因为马上就该轮到我回婆婆家侍候婆婆了。回到婆婆家,我依然像往常一样买菜做饭,家里家外的忙活,走路尽量保持平衡,不让婆婆发现担心,第四天,婆婆还是发现了我黑紫的脚面和肿胀的脚脖,这时脚面的瘀血因太多没散,都倒控到腿肚上来了,婆婆非要给我擦中药,我婉言谢绝了。

第六天,幼儿园假期中要做户外检查,员工都要回园拔草,同事们发现我的脚崴了,有的说:你赶快去拍片或是去正骨,从经验来讲崴到这种状态,骨头和筋不可能没事,不及时治会有后遗症,还结合自身经历或亲人崴脚情况说抹了药、服了药,还正了骨,可是几个月甚至一年过去了脚还在疼等等。我没有采取同事介绍的方法,还是坚持每天打坐炼功,進行内在调整。说来也怪,脚再疼,一盘腿打坐,疼痛就有所减轻。本来脚崴了,在近处活动都不方便,可是在脚崴第十八天后,我却必须要去二百多公里以外接夏令营归来的孩子。

在脚崴第二十多天后,幼儿园又开学了,我们接了一个新的小班,孩子小,处处需要照顾指导,每天要不停的奔波,可是在这种毫无休息时间的状态中,我的脚却在不知不觉中又恢复如初了。如果不是法轮大法的神奇,谁能在脚崴的那样严重的情况下,一天都不休息,却能恢复的如此之快呢!

有人造谣说,法轮功不让人吃药。其实不是,师父只是告诉了我们生病和吃药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说过有病不让人吃药。其实治病的方法有千千万万,不见得医院治病就是最好的途径,面对病痛的患者,医生在把所有的药都用过之后,在患者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之后,不是也会摇摇头说:“我们也没办法了,回家去等着吧。”而且是药三分毒,现在不是有很多药的副作用能使人损伤内脏,从而造成患者内脏衰竭而死吗?即使住院治疗,医院每天不是也有很多人死亡吗?

但是在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群体中,普遍的反应是身体越来越健康,心情越来越开朗,性格越来越平和。法轮大法给人身心带来的益处说也说不完。

四、坦然面对不明真相人的质疑

有时,单位领导或派出所的警察会奉命来找我谈话,不知“六一零”人员是用怎样的谎言来给人洗脑的,无论单位领导还是派出所的警察,都对师父的住宅比较感兴趣,不停的重复什么你们师父在美国有别墅,有豪宅之类的流言蜚语。

一开始我还给他们解释,可他们不信,后来我干脆就说:“我们师父有别墅怎么啦?这有什么不应该吗!如果师父肯收我们大法弟子的钱,我们所有的弟子愿意用金砖为我们的师父盖房子,里面镶满宝石,就这样我们还嫌师父住在里面委屈了师父的尊驾呢!但真实的事实是:师父从来不要我们一分钱,只为我们无私的付出,给我们好的身体,给我们好的思想,教我们做一个好人,从来不要我们任何的回报。再说您也没亲眼见过我师父的房产证,没有根据的事不要乱说,一不小心可别犯个诽谤罪!”

听到这,他们自己也觉的“六一零”散布的谎言经不起推敲。

有的人会问:你们师父对社会有什么贡献?我说:“我们的师父对社会的贡献那可太大了,我们师父教出的法官都能够秉公断案,不会“吃了原告吃被告”;我们师父教出的医生,都会尽心尽力的为病人治病,不收病人的红包;我们师父教出的教师,会兢兢业业的教书育人,不收家长的礼品;就连我们师父教出的保姆,都是尽心尽力的为主人家干活儿,绝不会偷拿哪怕是主人家的一针一线;即使在迫害大法最严重的时期,有的私企老板到劳务市场去招聘管财务的人员,都会直接问:‘这里有炼法轮功的吗?有炼法轮功的请跟我走!’因为他知道,大法弟子为他管账,绝不会贪污他的一分钱。

我师父教出的大法弟子,无论在这个社会的哪个角落,都在为这个社会输送着正的能量。您说还有比这对社会贡献更大的人吗?”

听到这儿,他们就不再说对师尊不敬的话了,相信是他们的善念和良知复苏了!

相关文章: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