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韩扣留涉朝石油走私香港货轮 船主背景神秘 背后有两大疑问?

韩国政府12月29日证实,扣留一条在公海上向朝鲜船只油品的香港货船。港媒调查发现,该船由一间香港空壳公司持有,背后是一名广州男子。时事评论员周晓辉分析,公海上藉由船只向朝鲜输油极有可能并非是。北京高层之意;北京高层一直面临的江系搅局问题显然并未

韩联社报导,10月19日驶入韩国丽水港转运炼油产品后出港的香港“Lighthouse Winmore”号货船在公海上向朝鲜船只换载油品约600吨。韩国关税厅11月24日扣留再次驶入丽水港的该船只并开展调查。

韩方的调查结果显示,该船只由台湾材料商Billions Bunker集团租用,10月11日驶入丽水港装载日本产油品,四天后虚报驶往台湾后出港,实际上该船并未驶向台湾,而是在公海上向包括一艘朝鲜船只在内的共4艘船舶转移油品。

韩国外交部表示,这是朝鲜利用非法网络巧妙避开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的典型案例。韩美已就此事处理全程保持了紧密协商。

据美联社的报导,韩国还扣押了这条香港籍货船上的25名船员,包括23名中国人,两名缅甸人。韩国政府官员表示,这些人可以在调查结束后离开韩国。

《香港01》报导,该船由一间香港空壳公司持有,唯一董事和股东是一名叫龚锐强的广州人。连同永嘉,龚在香港共5间公司,分别为方向海运发展(香港)有限公司丶方向海运发展有限公司丶方向海运管理有限公司丶安理达有限公司。

龚于大陆也持有多间船务公司。根据龚旗下公司的网上招聘资料,方向海运承运东南亚航线为主的棕榈油等化学品。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资料显示,龚锐强2005年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公司,但于2008年停止运作。

频繁往来于大陆和朝鲜半岛之间的挂朝鲜国旗的神秘货船“Hae Bang San”曾被联合国安理会点名,指其违反联合国决议。其船主却是一间香港公司“Hongkong Complant Intl Trans”

《香港01》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Hongkong Complant Intl Trans”的股东“张晓汾”及“王君良”目前分别是“中成国际运输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王君良则是该公司董事。属于中共国企的“中国中成”网页更称,中国中成于辽宁大连及丹东设分部,提供中朝航线,每周穿梭航行中国大连至朝鲜南浦市港口。

联合国报告曾指,有香港公司注册关联的朝鲜货船,曾被查获协助朝鲜走私军火,亦有朝鲜军火商,来港采购电子零件,制造军事通讯器材。

美国国防问题研究中心(C4ADS)和韩国世宗研究所最近联合发表的《朝鲜外汇交易分析报告》透露,朝鲜通过位于香港等地的皮包公司,从中国企业购买核武及导弹开发所需的配件。

韩国媒体早前报导,指10月以来,即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针对朝鲜油产品供应的制裁后,美国已拍到30次朝鲜与中国的轮船疑似进行油品交易。美国财政部在11月21日曾上载一张据称是10月19日拍摄的照片,指有北韩船只连接其它船只,可能正在转移石油,以逃避制裁。

川普:抓个正著

韩国通报这一消息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29日回应称,中方已就这起进行了调查,但称“相关船只自今年8月以来未再停靠中国港口,没有进出中国港口的记录”。

早一天,美国川普(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发文称,(中朝油品走私)抓个正著,并对中共允许石油输往朝鲜感到非常失望。指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朝鲜问题永远不会有友好的解决办法。BBC认为,川普并暗示会以贸易作筹码,迫使中国(中共)协助解决朝鲜问题。

川普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直言对中美贸易问题立场并不强硬,因为他认为比起贸易,避免爆发战争更重要。

川普又说,如果北京政府协助华府解决朝鲜核问题,他愿意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有略为不同的看法,但中共向朝鲜输出油产品就令他感到不高兴。

华府早前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报告,要求将10艘违反对朝制裁的船只列入黑名单,当中包括“Lighthouse Winmore”。如果这批船只被裁定为违规,联合国各成员国就须禁止这批船只驶入其港口。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表示,事件引发了两大疑问。

第一个疑问是在北京高层一再重申禁止朝鲜半岛拥核,并一再支持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决议后,中共为何要选择冒如此风险,在公海通过船只对接向朝鲜输送石油,而非通过更为稳妥的丹东输油管道?

众所周知,石油是朝鲜最大的制约:没有了石油,就没有了汽车、塑料、化工,没有了飞机、、坦克、军舰、工厂,也就没有金正恩叫嚣的核试验。而资料显示,朝鲜80%的石油进口量来自中国,并通过长达11公里的输油专线输送,这条中朝间唯一的输油管道建于1975年,起点是丹东市振安区楼房镇星光村金山湾油库,穿越鸭绿江,到达终点朝鲜新义州油库,管道全长30.3公里。原油到达朝鲜油库后,再经过大约1公里的管道,最后到达朝鲜的烽火炼油厂,在那里进行提炼加工。而负责输送者是隶属于中石油的“中朝友谊输油公司”,石油则来自于黑龙江省大庆油田。

曾与朝鲜做交易的一名丹东企业家透露,如果中国断油,朝鲜的坦克就会趴窝。这也是为何美国需要朝鲜最大的石油输出国中国协助限制输油的原因。

还有朝鲜两个炼油厂,一个是靠近俄朝边境罗先经济特区的胜利炼油厂,一个是离丹东不远的平安北道枇岘郡的烽火炼油厂。且不说前者据说一直停产,单说若依靠海上输油,再藉由陆地运到炼油厂,也是件麻烦事。

无疑,如果北京高层想维持对朝鲜的输油量,最便捷的方式便是通过输油管道,而非在公海上可以被卫星抓拍的交易。除了不方便外,还有一旦暴露,无异于是自打嘴脸的隐忧。

更为关键的是,朝鲜一再核试和发射导弹,完全不把中国当回事,也不给北京高层面子,所为似乎是在向习近平叫板。如果北京任由金正恩下去,北京的颜面何在?这也是北京支持联合国制裁决议,甚至默许川普武力解决朝鲜问题的选项的原因,也是外交部否认的原因所在。

周晓辉强调,换言之,公海上藉由船只向朝鲜输油极有可能并非是北京高层之意。

第二大疑问在公海上提供朝鲜石油,其背后的主使者又是谁?

一种可能是这些中国船只隶属于那些长期与朝鲜有生意往来的公司,考虑到这些公司的背后都有官方的背景,其背后的黑幕就明显不简单。因为目的如果是依靠输送石油给朝鲜,赚取超额利润,应该是不太可能的,这是基于中共官方通过丹东石油管道输送的石油是非常便宜的,而且可以赊账。

在过去五年中被习近平通过反腐拿下和尚未拿下的江派高官,如周永康、刘云山等,都与朝鲜金家王朝关系亲密,他们在访问朝鲜时,都受到了特殊的礼遇。在习近平反腐这些年中,朝鲜不断生事背后闪现的就是江派的影子。因此,在习近平选择与川普合作,尤其是在限制输油量上支持制裁金正恩后,江派动用庞大的海外,通过那些与朝鲜有生意往来的公司为其输入能源,是非常有可能的,而途径正是公海通过船只输油。

另一种可能与之类似,就是江派雇用一些船只,并在一些石油生产国购买原油,再转运给朝鲜。这样可以一举两得,既解了朝鲜的燃眉之急,又给北京制造麻烦,让其哑巴吃黄莲。

周晓辉强调,北京高层一直面临的搅局问题显然并未解决,而根源在于“直捣黄龙”依旧是停留在口头上。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