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4日星期日

东北〝呼兰大侠〞至今成迷 传数十警察被暗杀

呼兰区位于哈尔滨市北部

关东自古出响马,东北从来产豪杰。共产党的残暴统治,激起过无数民间志士的暴力反抗,呼兰大侠便是俺们东北好汉的代表。

黑龙江省呼兰县位于哈尔滨之北呼兰河畔,前些年出了一位〝呼兰大侠〞。

据说这位大侠杀人要精挑细选,想除掉的都是民愤极大的公检法败类。他昼伏夜出,耐心跟踪暗杀,等到僻静之处,果断出手,一击毙命。

呼兰是著名女作家萧红的故乡,她的不朽名作《呼兰河传》,描写的就是上世纪初的关东小城风物。

杀第一个警察的时候,他在尸体上留了一张纸条,上写〝呼兰大侠〞。以后一连几年,他每年都要杀上几个,从未失手。当地流传着民谣:〝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对于这样一个民间侠客,中共公安部一个专案组驻扎呼兰多年,专门侦破此案。可小城十几万人口,差不多逐个过了筛子,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据说,呼兰大侠作案多起,当局破不了案。外界猜测,一是,呼兰大侠特别精明,把活儿干的干净利落,二是,说明广大包庇袒护大侠,不愿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线索。

还有人认为,呼兰大侠本人便是警察,所以他的反侦察能力极强。

据传,1986年3月28日夜,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有52人惨死家中,均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一个平静的小县城,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县公安局,迅速勘察、封锁现场,并立即向上级通报。

同年4月2日,328专案组正式成立,共计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来的专家组,省厅的骨干力量,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

据说,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取证、研究、分析、排查、走访,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此后,该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调查。

1986年4月6日夜,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王某,在呼兰县公安局招待所被杀。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惨死家中,连带家属4人。另两个专案组成员(职务不详),在住所被杀。

案发现场,墙壁上,四个字:〝呼兰大侠〞。与328案件相同,凶手为一人作案。刀法纯熟,一刀致命。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呼兰、哈尔滨、阿城三地,先后有人遇害。其中,警察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属56人。与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偷袭,一刀刺穿颈部,而后,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经刀痕比对、鉴定,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

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没人敢穿警服

呼兰县公安局某退休领导扬言,〝别说抓到凶手。谁能提供凶器(那把匕首)的线索,我个人悬赏10万元!〞

同年9月26日,这位领导惨死家中。凶手用匕首,在墙上留下一行字,然后,将匕首扎进墙里,〝杨局长,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把刀,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

据说呼兰大侠的最后一次行动,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天夜里。他跟踪一个败类刑警,等该刑警骑车到家门前下车的时候,他在背后开枪行刺。

这名刑警经验丰富,听到身后有动静,没回头立即拔枪,朝响枪的方向还击。两个人同时负伤,警察倒地,大侠遁去。

案发后,当局动用警犬沿血迹追踪,连人带狗一通折腾,竟然还是一无所获。

从此,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弃刀归隐。

据坊间传闻,呼兰大侠迷案至今未破,身份依旧不明。而近几年在中国各地发生的杀官案,却未见减少。

一个大侠倒下去了,更多的大侠站起来。外地市县的很多义士冒充呼兰大侠的名义,在当地杀贪官除警匪,让腐败官僚人人自危。

呼兰县有一个叫李方和的工人,以匡扶正义的呼兰大侠为榜样,公开成立「反腐败热线」,利用合法的手段同贪官污吏做斗争,升华了呼兰大侠的反暴政,被人民群众称为公开的呼兰大侠(媒体就这样直接称呼他)。

去年李方和检举呼兰县公安局长吴伟违法乱纪,放纵下属刑讯逼供,疯狂残害人民。吴伟不但没受处理,李方和却不幸在哈市失踪。

2016年11月15日,因被强拆婚房而射杀村官的河北石家庄青年贾敬龙,被中共最高法院执行死刑后,一个多月内,陕西、山西、广西、湖南、辽宁等地先后发生5起民杀官案件。

有分析说,在目前的中共制度下,人们看不到伸张冤屈的出路,导致不少民众在绝望之中被迫以暴抗暴。如果体制不改变,以暴制暴、官逼民反的杀官不会停止,只会愈演愈烈。

网上关于呼兰大侠案的简介:

1987年6月至12月,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发生几起杀死中共公,检,法警察及其家属的案件.中共极其震惊,调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侦察,至今尚未侦破。此案中共称“呼兰系列杀害干警案”。民间称呼兰大侠案。此案发生后,民间极其欢欣鼓舞,有民谣称“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1.1987年6月6日晚,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许堡派出所警察张福贵及其家人,在家睡觉时,被呼兰大侠用刀刺伤,张福贵当场死亡。死亡应为1人以上。

2.1987年8月16日,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法院(可能,因无可靠资料来源)一警察,被呼兰大侠用刀杀死,死亡。死亡人数可能为1人以上。呼兰大侠获得该警察所持之五四式手枪1枝。

此案发案时间敏感,当时“中共公安部长王芳于一九八七年八月十四日至九月五日正在对东北三省的公安工作进行调查研究,先后在哈尔滨、牡丹江、绥芬河、齐齐哈尔、长春、沈阳等地,分别听取了三省公安厅及有关市、地、州公安机关的工作汇报,视察了中朝和中苏边境,并到哈尔滨市东莱派出所、长春市东盛派出所、沈阳市新华派出所看望了基层干警。调查过程中,王芳就进一步加强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等问题讲了很多意见。”王芳刚到哈尔滨2日,就发生此案,中共高层的震惊可想而知。

3.1987年10月27日夜间,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警察马福林,一家三口在家中被呼兰大侠用刀砍死,死亡。死亡人数3人。呼兰大侠获得马福林所持之五四式手枪1枝。

4.1987年12月23日16时,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建国派出所警察朱海,去公安局局长家汇报工作,在局长家门口被呼兰大侠用五四式手枪击中两枪,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人数1人。

5、1988年9月28日8时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治安科警察王余馥,从家中出来,准备去上班,行至院门口时,被等待多时、伺机作案的犯罪嫌疑人连击两枪,死亡。

6、1991年4月11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通达派出所警察张月奎,在下班途中被人用手枪击中太阳穴当场身亡。

这些案件发生后,由于杀死中共公检法警察及其家属,引起中共高层王芳等的震惊,中共调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侦察,据一些网络资料称当时中共公安部派一个专案组常驻呼兰,并有下属各级公安大量警力参加,连当时沈阳刑警学院的警校生也有参加。当时中共公安主要采取人海战术,个个过关的方法侦察。

被“呼兰大侠”杀死,有据可查的呼兰县公安人员名单——

1、1987年6月6日,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许堡派出所警察张福贵及其家人在家睡觉时,被一人用刀刺伤,张福贵当场死亡。(张福贵全家五口,只有女儿被刺伤未死。)

2、1987年10月12日,黑龙江省巴彦县公安局万发派出所所长贺瑞忱下班回家途中被一犯罪嫌疑人跟踪,他发现后,与其进行搏斗,被杀。

3、1987年10月27日夜间,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警察马福林,一家三口在家中被犯罪嫌疑人用刀砍死。

4、1987年12月23日16时,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建国派出所警察朱海,去局长家汇报工作,在局长家门口被犯罪嫌疑人用五四式手枪击中两枪,经抢救无效死亡。

5、1988年9月28日8时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治安科警察王余馥,从家中出来,准备去上班,行至院门口时,被等待多时、伺机作案的犯罪嫌疑人连击两枪,死亡。

6、1991年4月11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通达派出所警察张月奎,在下班途中被人用手枪击中太阳穴当场身亡。

另外,算上家属5人,张家3人,马家2人共11人。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