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9日星期五

中国政坛九大门派全换帅!两会内定过半

港媒今日一评论文章披露,中共政坛九大“民主”党门派全换帅,里面有不少官员拥有双重身份,即是共产党员。英国《经济学人》网站曾刊文,以西方视角,揭示了中共一党专制下拥有多个“民主”党派的假民主、真独裁本质。还揭秘被誉为花瓶党的这些“民主”党派都是极其忠于共产党。另外,外媒《学者》也曾报道说,“民主党派”在当今中国政治当中扮演的角色是帮助共产党维持权力,还能成为升职的捷径。

民主派是中

据东方日报29日署名“龙七公”的一篇评论文章称,从十一月至十二月下旬,中共九大门派全部举行了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按组织规则,九大门派归中共中央部领导,其领导班子亦早由统战部会同中组部内定。

中国有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民主党、九三学社、致公党、台盟等八个民主党派,还有一个地位比照民主党派的社会团体全国工商联,其成员以非中共的民营家为主,合起来堪称党外九大门派。

文章说,除了民革万鄂湘、陈竺、致公党万钢之外,其馀五大党派及工商联主席悉数换人。民盟丁仲礼、民建郝明金、民进蔡达峰、九三学社武维华、台盟苏辉、工商联高云龙等六位新主席上位。

此批人事出炉之后,明年三月全国两会人大、政协班子半壁江山已落定。按照多年来形成的通行惯例,九大门派在人大、政协各有固定席位。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等六个规模较大,故而在人大、政协领导各占一席,党主席任人大副委员长,第一副主席任政协副主席。致公党、台盟规模较小,故只有一个政协副主席席位。工商联规模最大,但毕竟非政党,政治色彩及分量不足,待遇比照致公党、台盟。

以此来推断,除万鄂湘、陈竺将连任人大副委员长以及万钢连任政协副主席之外,丁仲礼、郝明金、蔡达峰、武维华将新进人大副委员长,苏辉、高云龙则将会成为政协副主席。其中,生于一九六○年的蔡达峰,将是第一位非中共的“六○后”国家领导人。而前六个大党的“二把手”即民革郑建邦、民盟陈晓光、民建辜胜阻、民进刘新成、农工党何维、九三学社邵鸿,也将跻身政协领导人行列,其中陈晓光属连任。总计来说,九家单位已锁定十五个人大、政协领导席位,其中包括十一位新人。

文章还说,所谓民主党派,其实是“党内党外一盘棋”,不仅人事悉数由中组部、统战部话事,不少人更拥有双重党籍,本人即是中共党员。如台盟主席苏辉曾任北京市统计局长、党组书记。后被当局看中台湾籍身份,故加入台盟。

假民主、真独裁

英国《经济学人》网站今年年初发表,题为《中共一党专制拥有数量惊人的党派》。文章以一个具讽刺意味的问句开篇:“统治一个一党专制的国家,需要多少个党派?”

文章接着说,尽管中国是中共一党专制,却也存在另外8个合法注册的政党,中共称这种制度为“多党合作”制。

这些非共产主义团体的作用是,给中共披上一层“民主”的外衣。普通人把它们视为“花瓶”——纯粹的装饰,而不予理会。

这些政党中,有一个党派叫“中国党革命委员会”,它是由国民党派生出的一个亲共团体。起初,毛泽东让这些党派存在,是为了拉拢那些非共产党中坚份子、但支持毛泽东目标的人。但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泽东对这些党派失去了耐心。它们的很多成员遭到监禁。80年代,邓小平让这些党派重新复活。然而,共产党的容忍度是极其有限的。

花瓶党忠于共产党

上述《经济学人》文章说,一个共产党网站说,这8个党派“既不是在野党,也不是反对党”,它们都支持共产党。它们由共产党资助,不参与任何选举。新成员必须由现有成员推荐,没有公开招聘。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也属于共产党。

农工民主党的一个成员说,他们说话常常比共产党员还要谨慎,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党派只有经共产党认可,才能存在。

直到2007年,这些党派的成员才被选择担任部长——其中一人主管卫生领域,另一人负责科学和技术领域。他们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忠于共产党。安排给他们的,也仅限于对共产党掌权没有直接影响的工作。

文章提到,8个党派之一的中国民主促进会,有一高级领导人名叫Luo Fuhe,他同时也是谘询组织政协的副主席。很多中国人抱怨,这类谘询组织,和8个党派本身差不多,都是“花瓶”。8个党派中的很多人,以加入这些谘询组织、对共产党俯首贴耳而获取报酬,Luo就是其中之一。

文章说,现在,政协正在举行年度会议,向“橡皮图章”人大提出“礼貌”的建言。3月5日,Luo出席了一个会议,同时约有45名同党成员参加,他们都是政协代表。

会上,他们没有明显的热情。许多人玩着手机;一人读着报纸。Luo喝着茶,保持沉默。他有理由采取顺从态度。此时,在线审查已经开始了,他所在的党提供的建议引发的很多讨论都被删除。

日媒《外交学者》2012年报道称,在毛泽东领导共产党建立人民共和国之后,这些政党的地位越来越被削弱。当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初,非共产党党派的一到两人可以占据主要职位并掌握实权。比如,最高法院院长沈钧儒是中国民主同盟主席。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这些政党徒有其名。是在邓小平掌权之后,他寻求恢复共产党“纳谏”的传统,非共产党党派开始被严肃对待。比如,八个非共产党党派的领袖都加入全国人大。但他们的成员仅仅只有名义职位。即使如此,共产党继续显示对他们的尊重,比如跟他们讨论国家大事,征求意见。

花瓶党成升职捷径

《外交学者》报道称,虽然非共产党党派在许多人眼里是“花瓶”,许多人仍然拚命想加入他们的行列。实际上,该篇文章的作者穆春山的一个朋友问他,是否跟任何这些党派的人熟悉,因为这位朋友想加入“民主党派”。

这名朋友解释,为了达到在公司升职的目的,除了加入共产党,非共产党党派也将被给予优先考虑,因为官方条例当中指定在领导层当中非共产党党派应占有一定比例,这意味着如果他成为非共产党党派成员,他将更具有实力,因为其他竞争者都是共产党党员。

他说,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许多人加入非共产党党派,只为了在单位获得升职。当穆春山问他,甚么是“民主党派”的宗旨和目的,他茫然。“为了挣更多钱。”他最后说。

但是,要加入这些党派并不容易。许多党派要求他们的成员有一定的学术资格和头衔。比如,一些党派要求申请者有硕士学位,相当于副教授的中等专业头衔,或突出的贡献和所在领域的获奖。

许多网民表达对于这些党派的不满,特别是他们的内部预算和支出缺乏官方数据。一些人评论说,虽然当局认为理所当然的,纳税人要负担共产党的开销,但为甚么他们也要负担其他八个政党?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