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6日星期二

梁光烈欲武统台湾 中共借鸡生蛋试图你中有我

作者:袁红冰

中共《对台经济统战方案》目标:要不惜代价,操控台湾的股市;要迅速开始并加强对台湾能源等战略领域的投资……

中共将物质决定精神的哲学观念,以及社会经济基础决定社会上层建筑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奉为“圣诫”。这就决定了,中共的诸种对台统战方案中,经济统战方案具有突出重要的地位。二○○八年六月中共扩大会议上,由温家宝对经济统战方案作出解释说明。温家宝明确讲:“二○一二年解决台湾问题,要循政治经济双管齐下,‘经济在前台,政治在幕后’的原则进行。要通过推行经济一体化方案,首先实现两岸的经济统一,为政治统一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只要实现了经济统一,政治统一就顺理成章,指日可待。”

温家宝指出,国民党重新执政给中共加速推行“经济统一”的政策提供了政治条件;金融风暴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则为迅速实现两岸的“经济统一”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他特别就全球经济危机对台湾的影响作出分析:“正反相合,福祸相倚。世界经济危机虽然已经给我国的经济造成很大的冲击,而且随着危机的进一步恶化,对我国经济会产生更大的压力。但是,这次世界经济危机也给我们解决台湾问题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台湾能源和矿产资源匮乏,岛内市场狭小,空间有限,所以,能源和矿产资源的进口和产品的出口,就是台湾生存和发展的两条生命线。目前这次源于西方世界的全球经济危机,必然造成商品需求量的全球性萎缩,这对于主要靠出口型经济才能生存的台湾,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产品出口萎缩,又必将影响进口自然资源的能力,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台湾东边面对浩瀚的洋,西边一百多公里就是大陆。对于台湾,这正应了佛家的一句话,叫作‘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在全球经济危机的惊涛骇浪面前,只有依靠大陆,台湾的经济才能有出路。我们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市场,容纳台湾产品出口,就像大海容纳河流一样容易;我们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完全能满足台湾的需求。当然,台湾想从大陆得到经济发展的空间,就要同意和大陆实现经济一体化。要用协议的方式确定两岸经济一体化的框架规则。经济一体化的实质就是经济统一。台湾得到经济实惠,我们实现统一的政治目标。这才叫双赢互利,各有所得。对于二○一二年前率先实现两岸的经济统一,我充满信心。虽然我们可能会为此付出一些经济代价,但同完成统一大业,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遗愿相比,付出这些经济代价是值得的。”

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是军中主张军事解决台湾问题的核心性人物。可能是基于对胡锦涛等人决策以统战方式为主解决台湾问题不满,梁光烈在会议上很不礼貌地打断温家宝的话,质疑道:“当初台湾成为亚洲经济四小龙,主要是靠自己的科技创新能力。对这个你怎么解释?你根据什么说,这次台湾的经济非靠我们不可呢?”

针对梁光烈的质疑,温家宝作出解释说:“过去台湾能自主创造经济奇迹首要的是精神原因。当时台湾政治的自信还存在。政治的自信中又产生出一定的精神凝聚力,台湾社会和台湾人还能以这种精神凝聚力为依托保持自信心。在这种政治精神背景下,才产生了台湾的经济奇迹。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台湾不再有政治的自信,也失去精神凝聚力和自信心。国民党连谈三民主义的兴趣都没有了,陈水扁和民进党也主要是把所谓台独理念当成拉选票的工具。整个台湾社会蓝绿分裂,族群分裂,丧失政治目标,思想混乱,人心离散,连许多政治人物、大资产者和社会名流都人人一本外国护照或者绿卡,随时准备作鸟兽散。在这种情况下,在完全丧失自信心的情况下,台湾已经没有可能靠自己的力量渡过经济危机,走出经济困境。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这就叫精神反作用于物质,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经济基础。”

综上所述,中共经济统战的总体目标就是通过经济一体化,形成两岸经济统一的事实,从而为中共利用政治统一的方式控制,进而扼杀台湾的民主,创造经济基础。中共实行经济一体化的方案主要表现为两方面的内容,即市场一体化和金融一体化。市场一体化的主要协议表述方式,就是《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金融一体化的标志性的协议表述,就是以《金融管理合作备忘录》(MOU)为起点的一系列协议。

中共《对台经济统战方案》规定,在市场一体化方面,务必达到下列要求:大陆市场要成为台湾的主要工农业产品的出口市场,其中出口到大陆的农产品,要尽快达到台湾农产品出口总额的百分之九十;大陆要成为台湾能源等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资源的主要来源地,为尽快实现这一目标,可以采取降低价格等有效措施;要确保二○一二年之前每年赴台的大陆接近五十万,如果有必要,还可以适当增加,以实现大陆游客成为台湾旅游业的最主要收入来源的状态。

根据中共《对台经济统战方案》的要求,金融一体化要实现下列目标:要逐步控制台湾的银行业和保险业,要不惜代价,操控台湾的股市;要迅速开始并加强对台湾能源、大型公共交通设施等战略领域的投资,尽快形成大陆和台湾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肉相连,密不可分”的金融和投资关系。上述《方案》中还特别提出,实现金融一体化过程中,为达到既定目标,可以采用各种灵活的方式;要特别注意对已在大陆投资的台商的运用。必要时可以“借鸡生蛋,借池养鱼”,即与在大陆有重大经济利益的台商达成秘密协议,由中共出钱,借台商之名,对台湾的银行、保险等金融企业,以及能源、重要公共交通企业进行投资,从而突破台湾对上述领域中外来投资比例的限制,实际实现中共对这些台湾战略经济领域的控制权。

二○○八年六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李克强也曾就两岸市场一体化和金融一体化作过解释性发言,他说:“实现市场一体化和金融一体化,也就实现了两岸经济上的统一。当然,为此我们要付出一定的经济代价。比如,接纳台湾的出口产品,会对我们的一些产业产生冲击;为吸引台湾把大陆作为它进口战略性自然资源的主要选择,我们需要用比国际平均价格低一些的价格向台湾出售自然资源。再比如,为突破台湾设置的投资屏障,控股台湾的银行、保险和其他战略性的经济体,我们不得不借诸一批台商作我们的代理,对这些台商我们当然要支付比较丰厚的报酬;要操控台湾的股市,使其基本按照我们的意愿升降,也需要一定的资金付出。但是,所有这些经济代价都是值得的,都会得到政治的回报。正像胡锦涛总指出的那样,在台湾问题上首先要算政治账。二○一二年解决台湾问题是我们当前的政治战略的首要任务,这个任务关系到在中国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战胜资本主义的重大问题……虽然我们不得不付出一些经济代价,可只要实现了市场一体化和经济一体化,我们就立刻在两岸关系上取得了具有决定性的战略主动权:台湾的出口市场由我们控制,台湾必须进口的战略资源在我们手中,台湾的银行、保险和战略性经济行业由我们控股,我们有能力操控台湾股市,甚至有能力决定台湾旅游业的兴衰。在控制台湾的经济命脉之后,我们的政治意志,就决定了台湾的政治意志;台湾问题按照我们的政治意志解决,就是历史的必然。有同志担心,这样付出的经济代价会不会太大。事实上,主要用统一战线这个法宝解决台湾问题,无论需要付出多大经济代价,都比以武力为主必须付出的代价低得多。而且在经济利益上对台湾较大幅度倾斜也是有时效的,二○一二年,完成政治解决台湾问题的大战略之后,台湾就主要还是要靠自己来发展。”

从温家宝到李克强所表达的政治意图,是中共对台湾的经济活动追求的真正目标,即中共经济活动的归宿不在于经济,而在于政治。台湾如果把自己的经济前途主要寄托于大陆,就等于把自己命运的缰绳交给中共掌握。当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根本上源于人类过度消费的生活哲学中产生的虚拟数字经济;这是整个人类为自己的生活哲学的错误而不得不承受的艰难。连美国,这个世界最强大的经济体内的人群都必须承受,台湾又怎么可能回避艰难?事实上,也只有那些通过智慧的反思和自己不懈的努力,战胜了艰难,战胜了经济危机的族群和国家,才会赢得属于自己的未来。可是,目光短浅而又缺乏智慧的马英九政府,正在向台湾人灌输一种完全机会主义的思维,似乎只要傍上中共这个大款,台湾就可以侥幸躲过这次全人类都正在经受的经济艰难。在这种思维指导下,马英九为实现中共两岸经济一体化的设想而鞍前马后,并竭尽所能,帮助中共把市场一体化和金融一体化这两条经济绞索套在台湾的命运之上。历史将证明,当中共的政治铁手拉紧这两根经济绞索时,被绞杀的将是台湾的自由、民主、人权和自由人的尊严。

来源:《台湾大劫难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