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

习不得不做出一系列让步?与王沪宁文字游戏分不开?

近日,英国经济专家、评论人士表示,美中早已超出了经济贸易的范畴,迫使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不得不做出一系列的政策调整。但是有员表示,无论作何调整,中共仍会把“核心利益”作为首要事项和重中之重。此外,旅美政论人士陈破空认为,习近平现在的一些做法与王沪宁的文字游戏分不开。

胡少江:北京和华盛顿的「探戈」

 

2日,评论人士胡少江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分析,题为《北京和华盛顿的“探戈”》。文章说,美中贸易战早已超出了经济贸易的范畴,这已经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如果中共政府不能在根本的经济和社会制度上作出关键性的让步,经济冲突一定会卷土重来,其他的冲突也一定会愈演愈烈。

但是这并不妨碍和习近平在双方需要的时候都能够停下脚步来喘一口气,这也正是川普和习近平双方此次电话交谈的原因。

胡少江还表示,面对这些压力,习近平不得不做出一系列的政策调整,包括在房地产、、私有企业、货币政策等各方面做些让步,对美贸易谈判的立场也是这些让步中的一个环节。习近平极度需要控制美中贸易战所引发的雪崩效应,在这种情况下,假如特朗普给他提供一个面子上过得去的台阶,习非常有可能作出实质性的让步。

王沪宁与习近平

在美国之音2日的政论节目中,对于《人民日报》强调习近平上任以来“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认为,这是典型的王沪宁色彩的文字游戏。

第一,其实这两句话放在哪个时代都合适,江泽民时代和胡温时代也能这么说。所以到了习近平时代说这句话等于白说。

第二,这句话能倒反过来说:习近平时代积累了过去长期没有的问题,没有办成过去能够办成的大事。至于习近平解决的问题,一是反腐,但这是选择性反腐,以反腐为名的权力斗争;二是军改,但也是以反腐和军改为名的军权掌控。另外还有在南海大搞人造岛,这个事在胡温时代开始,在习近平时代集大成。但这说不定会是自惹其祸,自取灭亡的做法。

另外,习近平时代积累了过去没有的问题,比如美中关系全面恶化,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陷入低潮,国际上陷入孤立,再加上国内经济严重衰退和下滑,导致党内纷争不断,等等,这些都是“江朱”与“胡温”时代没有的问题。所以,《人民日报》这两句话完全是油头粉面的话。

另外,陈破空还分析表示,王沪宁还把污名化,任何措施都说成改革,党领导一切是改革,把党组织派到企业也是改革。改革开放也被污名化,反改革开放的措施和“国进民退”也都成了改革开放。

中共核心利益大于领土与经济

香港评论人士李怡近日在苹果日报撰文表示,中美贸易战以来,中共要人民“共克时艰”,维护中国的强国面子,因此经济和民生任何时候都可以为政权牺牲。2005年中俄签订密约,中共放弃了俄国在清朝时掠去的144万平方公里“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为了政权,领土也是可以出卖的。

而真正没有谈判余地的,是一些可能威胁到中共专制政权的议题,比如宗教自由、解除封锁、言论结社自由等等。

所以,对于中共而言,无论是领土还是经济,最重要的还是它的核心利益。

文章说,最清晰表述中共核心利益及其先后次序的,是2009年7月,中共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论坛上的陈述:“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挑明来说,中共“核心利益”的首要事项和重中之重,就是维护一党专政的政权,所谓“国家安全”即是政权安全。领土、经济是次要及再次要的核心利益。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