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

习近平对情报系统动大手术 法国高调曝中共间谍有隐情

媒体高调曝光逮捕和引渡中共间谍之后,法国媒体刊登了一系列揭露中共如何通过社交网络在法国招募情报人员的报导。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在他的专栏节目中分析了此报导的来龙去脉及法国为何会如此高调地揭露中共的情报动作。截至10月29日,中共26个省市方案中,省级国家安全厅(局)全都消失。评论人士崔士方近日撰文表示,情报系统对中共夺江山和坐江山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所以对情报系统动刀,背后往往牵扯高层权斗因素。公安为利益,也打成一锅粥。

法国为什么会注意中共的情报

10月22日法国《费加罗报》做了一个独家系列专题报导,即“Le Figaro揭露中国针对法国的间谍计划”。它重点讲的是网路渗透和招募法国人当间谍及其特点;披露“领英”这一类职业社交网络设立假账号来招募法国的专业人员;还披露中共情报机构从政治、经济、战略等等,全方位的渗透。

时政评论人士横河上周六(10月27日)在希望之声专栏节目中表示,法国情报机构认为法国政府对中共情报人员的渗透没有足够的重视;即使在2015年英国情报机构发出相应警告后,法国都没有重视。法国情报机构了解中共渗透情况比2015年英国发警告还要更早,但直到2017年法国对此问题的看法才有所转变。

横河说,当然法国也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原因,因为法国是欧洲大陆除了德国以外,它是最强的国家,不仅是经济方面,而且在欧洲是全面的实力是很强的。所以中共对法国下这么大的力气,这也可以理解的。但是主要是要知道中共不仅是对法国,应该是对主要的发达国家都下了很大的功夫。

现在的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特别是美国从川普上任以来,他逐渐调整对中共的政策;而澳洲又率先曝光了中共的统战和渗透,所以现在各个国家都逐渐跟上来了。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五眼联盟”的扩展,本来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五个国家有情报合作,被称为“五眼联盟”。今年从2018年年初开始,“五眼联盟”有扩展的趋势,就是说他和德国、法国、日本开始频繁的交换情报,这个对法国情报机构我觉得是一个鼓舞。因为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至少在“五眼联盟”里面,这些国家都已经开始关注中共的间谍了,所以跟法国情报机构一交换了以后,法国情报机构也开始这样做。

还有一个就是从整体上来说,中共的情报和渗透这还不完全是一回事,它已经危害到目标国的国家安全了,就包括法国在内,如果说再不把他们曝光,再不把他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再不进行反击的话,那国家的生存都成问题了,也就是说事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不得不做出对应的时候了。

如何做更为有效?

此外,横河在分析中还向法国推荐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

他说,一方面是提醒法国公众,就是说法国情报机构认为法国各界对中共网络间谍活动的认识,远远比不上其他的西方国家,需要对公众进行教育,那么显然通过媒体曝光是教育公众的一个部分。

另外,横河认为,首先是法国政府的观念需要改变,实行绥靖政策的话,实际上就是引狼入室。正像中共喉舌,伪装成外媒,如多维就是伪装成外媒。多维有一篇文章讲这个事情,它说其实中共没有变,变的是美国,就当时指的是美国怎么突然抓中共间谍了,它说的就是情报和间谍方面的工作。就是说中共历来就这么做的,以前美国也没管过嘛,现在变化的是美国。

就是说中共还是要继续搞间谍活动,你没办法让它改变的,需要西方国家自己来改变自己对中共间谍的政策和态度,这样中共就没有空子可钻了。

中共喉舌伪装成外媒的多维文章意思就是说,以前也搜集情报,你为什么不抓?现在抓是不应该的,以前不抓是对的,它这个意思。

所以横河觉得也不需要去敲山震虎,只要抓几个间谍比什么都强,就像美国抓了、引渡了、起诉了,中共反倒不作声了。

崔士方:国安厅消失与中共情报系统之变

港媒报导,省级国安厅(局)将并入各省党委新设立的国安委。早在2014年,就有消息称,中共将进行情报与间谍机构改组,改采垂直管理,原有的国家安全部及下属各省、市级的国安局完全划归中央管理。国安部将划分为国内安全部和国外安全部。

崔士方表示,这说明了,各地国安厅(局)改由国安委垂直领导的可能性相当大。不过,这里有个疑问,真正意义的垂直领导,地方分支只有一个上级,比如省级税务局,只认国家税务总局这一个婆婆。现在地方国安并入地方国安委,则意味着同时有中央国安委和地方国安委两个婆婆,所以,地方国安的真实指挥链条如何配置,依然存疑。

回看历史,情报系统对中共其夺江山和坐江山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所以从维护手中权力出发,中共无论怎样对情报系统拆解重组,都不是为了弱化,而只会是强化这个系统。

但是情报系统却存在花落谁家的问题,所以对情报系统动刀,背后往往牵扯高层权斗因素。

崔士方继续分析说,中共的情报系统相当庞杂,不考虑统战、外交系统等非职业情报板块,主体一般分为地方和军队两大板块。前者又分为国安、公安(国保)两块,后者则细分为总参和总政两块。

虽然理论上的分工是国安对外、公安(国保)对内,但实际运行中,这种界限早已被打破。国安方面,内陆边远省份的国安缺乏海外监控对象,同时国安的目标中,有所谓“勾结境外势力”的中国人,这与其他中国人并无截然界限,所以国安越界插手“国内业务”,也就逐渐变得习以为常。

国保方面,公安国保不甘心情报蛋糕被国安蚕食,也在越界扩张,把触手伸到了海外。这种公安国保“你我不分”的情况在1999年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后大大加速。原因是,法轮功学员再加上家属,国内外的加起来,是个过亿的庞大基数。中共的强力部门为了完成江泽民的迫害指标,即便倾巢而出都不够用,国安和公安情报系统在迫害法轮功中“共同进退”,加上公安本身也有涉外业务,如港澳台办、出入境管理、国际刑警等,也就越发令国安和公安的情报功能变得界限模糊。

2017年6月中共颁布的《国家情报法》,其第三条规定“中央国家安全领导机构对国家情报工作实行统一领导”,但同时“中央军事委员会统一领导和组织军队情报工作”。第五条规定,“国家安全机关和公安机关情报机构、军队情报机构(以下统称国家情报工作机构)按照职责分工,相互配合,做好情报工作、开展情报行动。”

崔士方认为,这意味着,虽然国安被整编后,中共的对内对外情报可能会分家,但公安本身的情报功能较大可能依然会存在。此外,军队情报系统虽然单列,但因为目前军委主席和国安委主席是同一人,所以最终结果依然“归一”。只是这个“一”,将会从此前的军政有别的曾庆红、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变成军政合一的习近平本人。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导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