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6日星期六

杀官增多 党委书记被捅死 民众欢呼杨佳呼兰大侠杀警

江西省市日前发生一起民杀官案件,一名遭辞退的乡政府工,持刀将乡党委书记在办公室捅伤,送医不治身亡。目前,这名清洁工已被抓,但官方未公布其犯罪动机。另外,近年,民杀官的现象越来越多。而此前,约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黑龙江省呼兰县出了一位〝呼兰大侠〞,专察,为民除害,中共公安部一个专案组驻扎呼兰多年,专门侦破此案,始终无果。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没人敢穿警服上班。

江西再现民杀官

据陆媒报道,1月5日上午10时许,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南台乡党委书记徐强遭原乡政府清洁工黄某群捅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晚19时12分,南昌市官方微博发布了这起案件消息。

报道称,当地一名接近徐强的人士告诉记者,徐强37岁,事发前他正在办公室上班,黄某群持水果刀闯进徐强的办公室,将他捅伤。黄某群被当场抓住,后遭带走。徐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据接近案件的知情人透露,黄某群60岁左右,是进贤县南台乡湖滨村村民,曾经是乡政府的清洁工,2016年10月遭辞退。具体什么原因导致他要捅杀徐强,目前还不清楚。

有分析认为,这名遭辞退的清洁工选择在办公室杀死官员,说明已经做好了被抓的准备。很可能遇到了让他走投无路的事情,才会做出鱼死网破的杀人行为。

这起清洁工杀死乡官的案件,一经报导立即引发网友围观。众多海外网友纷纷留言。

网友〝Bingwood〞说,就如杨佳所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对于流氓极权只能这样,什么〝上访〞,什么跪拜,都是在做〝无用功〞而已!!中共在不改弦更张,这类惨案将层出不穷!!

网友〝随你怎么玩〞表示,不给低端活路,低端走投无路也会反抗的。

近年民杀官越来越多

近年来,由于中共体制腐败,民怨一触即发,老百姓上访无门,没有活路,导致民众杀官事件接连爆发。

2008年7月1日,北京青年杨佳孤身刀挑上海闸北警局,杀死6个警察。〝杨佳杀警案〞轰动中国,引起民间对杨佳的普遍同情和对警方不当处置引发事端的质疑。更有民众拍手称快,把杨佳誉为〝现代荆轲〞、〝快刀大侠〞等。杨佳一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的名言不径而走,广为流传。

2012年5月22日,湛江东海岛东山镇调青北园村,因为拒绝强拆,朱惠来、朱培忍父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开车冲向征地官员,并拿出镰刀乱砍,导致一公安局治安大队长身亡,民众则拍手叫好。

2015年2月,河北青年贾敬龙因婚房被拆,女友也在其父母压力下和他分手。加之拆迁又不给补偿,愤而持钉枪射杀村长。

2016年11月16日,陕西延长县村民黑延平将村长曹英海一家八口杀倒在地,造成包括村长本人在内的4人死亡。

2016年11月18日,山西长治市屯留县西贾乡茶棚村村委会副主任赵云飞一家5口被杀,村长夫妇和三个孩子全部死亡,杀人者为村民冯建岗。

2016年11月19日,广西玉林博白县再发生一起持刀伤人事件,致1人死亡3人受伤,死者为村主任。

2016年11月20日,湖南耒阳市大和圩乡陡岭村3名村官被村民雷秀保刺杀。中共官媒报导,雷秀保被抓捕时〝面带微笑〞。

3月17日,江西近62岁的明经国怒杀带队强拆民居的村官,被网民封为〝好汉大伯〞。

北京媒体人徐祥认为,在中共的独裁暴政下,〝以暴制暴〞的事件不会停止,只会愈演愈烈。

〝呼兰大侠〞杀警成迷

黑龙江省呼兰县位于哈尔滨之北呼兰河畔,前些年出了一位〝呼兰大侠〞。

据说这位大侠杀人要精挑细选,想除掉的都是民愤极大的公检法败类。他昼伏夜出,耐心跟踪暗杀目标,等到僻静之处,果断出手,一击毙命。

杀第一个警察的时候,他在尸体上留了一张纸条,上写〝呼兰大侠〞。以后一连几年,他每年都要杀上几个,从未失手。当地流传着民谣:〝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对于这样一个民间侠客,中共公安部一个专案组驻扎呼兰多年,专门侦破此案。可小城十几万人口,差不多逐个过了筛子,没有找到任何

据说,呼兰大侠作案多起,当局破不了案。外界猜测,一是,呼兰大侠特别精明,把活儿干的干净利落,二是,说明广大民众包庇袒护大侠,不愿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线索。

还有人认为,呼兰大侠本人便是警察,所以他的反侦察能力极强。

据传,1986年3月28日夜,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有52人惨死家中,均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一个平静的小县城,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县公安局,迅速勘察、封锁现场,并立即向上级通报。

同年4月2日,328专案组正式成立,共计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来的专家组,省厅的骨干力量,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

据说,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取证、研究、分析、排查、走访,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此后,该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调查。

1986年4月6日夜,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王某,在呼兰县公安局招待所被杀。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惨死家中,连带家属4人。另两个专案组成员(职务不详),在住所被杀。

案发现场,墙壁上,四个字:〝呼兰大侠〞。与328案件相同,为一人作案。刀法纯熟,一刀致命。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呼兰、哈尔滨、阿城三地,先后有人遇害。其中,警察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属56人。与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偷袭,一刀刺穿颈部,而后,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经刀痕比对、鉴定,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

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没人敢穿警服上班。

呼兰县公安局某退休领导扬言,〝别说抓到凶手。谁能提供凶器(那把匕首)的线索,我个人悬赏10万元!〞

同年9月26日,这位领导惨死家中。凶手用匕首,在墙上留下一行字,然后,将匕首扎进墙里,〝杨局长,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把刀,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

据说呼兰大侠的最后一次行动,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天夜里。他跟踪一个败类刑警,等该刑警骑车到家门前下车的时候,他在背后开枪行刺。

这名刑警经验丰富,听到身后有动静,没回头立即拔枪,朝响枪的方向还击。两个人同时负伤,警察倒地,大侠遁去。

案发后,当局动用警犬沿血迹追踪,连人带狗一通折腾,竟然还是一无所获。

从此,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弃刀归隐。

据坊间传闻,呼兰大侠迷案至今未破,身份依旧不明。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