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4日星期四

习2018对抗川普元年?反对中资石油船列黑名单

韩国媒体报道,中共海运公司通过把自己运营船只的船籍放在第三国(改变船籍),以跨过安理会制裁的边界。包括去年底被在丽水和平泽港的“巴拿马籍”船只在内。另外,中共反对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将10艘违反对朝国际制裁的船只,列入黑的提案。2018年美中关系到底如何,美国之音4日关于美中关系展望报道中,探讨了川习是否会反目成仇。

中共变船籍逃避安理会制裁

韩国日前宣布扣押了一艘怀疑违反国际制裁决议向朝鲜运输石油的巴拿马籍“KOTI”号油轮,目前被扣押在韩国西部城市平泽附近的一个港口。

据韩媒朝鲜日报报道,该船只截止去年上半年,还是马来西亚船籍。东京谅解备忘录组织的资料显示,该船只隶属于地址为中国辽宁大连的公司“大连宏洋船舶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中国公司挂着第三国国旗在运用的船只。

其它被美国认为涉嫌违反安理会制裁的6艘第三国船只,情况也类似。在美国上月向安理会要求制裁之前还是巴拿马船籍的“KAIXIANG”号,目前换上了塞拉利昂国旗。东京谅解备忘录组织的资料表明,该船隶属于中国山东的“山东通达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

在被美国怀疑违反制裁的船只中,还有曾经是“大韩民国”船籍的船。被怀疑和朝鲜进行秘密交易的“XIN SHENG HAI”号,截止去年上半年还是韩国海运公司持有的大韩民国船籍。但去年6月,中国公司购买了该船后,将船籍改成了伯利兹。

朝鲜日报报道,像这样换了国旗的船只们还随时进出韩国,往返于油类交易枢纽——丽水丽川港的船只尤其多。

被扣押在平泽和唐津港的油轮“KOTI”号,去年6月左右换成巴拿马船籍后,忽然频繁进出韩国港口。经确认,在8-12月的5个月期间,该船进入韩国港口的记录就有9次。进入安理会制裁对象目录的另一艘油轮“ Billions Number18”号,仅在去年就进出丽水丽川港27次。

虽然不能确认这些船只每次进入丽水都从事了违反安理会制裁的行为。但有视频拍到,被扣押在丽水的香港籍油轮“方向永嘉(Lighthouse Winmore)”号,在公海上把从丽川港运走的油类交给了朝鲜船只“三井2号”。

早前,美国侦察卫星捕捉到朝鲜船舶在西海公海上30多次从中国船舶上进行油类走私的现场,并通报给韩、日方面。韩国紧接着宣布扣留了在香港注册的Lighthouse Winmore号油轮,船上有25名船员,包括23名中国公民与2名缅甸人。港媒报导船主是中国广东人。

随后中共否认关联,声称它充分执行联合国制裁朝鲜的所有决议,但美国官员向媒体披露,美国握有中共偷运石油给朝鲜的证据。

中共不同意安理会把10艘反对朝国际制裁的船只列入黑名单的提案

据华尔街日报2日报道,外交官员表示,中共反对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将10艘违反对朝国际制裁的船只列入黑名单的提案。

报道称,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提交了解密情报报告,敦促正式认定这些船只违反制裁规定,此举将使联合国成员国禁止这些船只入港。韩国官员周五表示,该国已扣押一艘被提议列入黑名单的船只。

但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周四通知联合国的制裁事务委员会称,该国只会同意将上述10艘船只中的四艘列入黑名单。中共告诉该委员会,其余六艘船只不应列入制裁名单。

在中共做此表态之际,对于对朝制裁海上违规行为的担忧日益加剧。这些制裁是对朝鲜进行核武和长程导弹测试的回应。

中共同意列入黑名单的四艘船只包括三艘悬挂朝鲜旗帜的船只,分别为Ul Ji Bong6、Rung Ra2和Rye Song Gang1。第四艘是悬挂巴拿马旗帜的Billions No.18。

中共不同意列入黑名单的船只是Lighthouse Winmore、Xin Sheng Hai、Yu Yuan、Glory Hope1和Sam Jong2。

2018年美中关系会如何?

据美国之音4日报道说,目前川普在金正恩核武问题上求助的幻觉已近破灭,中共部署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羽翼也逐渐丰满,因而2018年将成为美中争霸元年,激烈争锋在所难免。华盛顿与北京之间有哪些根本的厉害冲突?2018年美中关系会不会出现逆转?美中最有可能在哪些问题上摊牌?

胡平:美中关系今年属竞争元年,经贸来往会紧张

时政评论员胡平说,美中关系过去一年不同寻常。我早在2016年就提出过,认为川普会把共产中国当作美国最大的对手,认为2017年将是美中关系巨变的一年。现在,我们看到,美中关系的确经历了很大起伏,总体是跌宕起伏,好时超过奥巴马、布什时代,差时则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列为最大对手。我推测,2018年将是美中竞争元年。

现在,美国的政界和学界对于中国的本质仍然没有看清楚。毕竟今天的中国大大有别于毛时代。当时是共产主义、极权主义;今天用同样的概念来套中国是否合适是个问题;如果说它是威权主义,究竟是左翼还是右翼?也说不清。两国除非因为偶然事件出现而激化;否则要做出重大改变现在看还为时过早。

双边贸易经过这么多年反而使得两国关系比原来更紧张,这显然不是因为有互利。我认为,两国之间最要紧和最根本的冲突是价值观的对立。

这因为两国在制度和价值观上高度一致。从地缘政治着眼,美中两国其实最不容易发生冲突,因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最大的冲撞是制度和价值观。至于各自的利益问题,我认为,笼统地谈论各自的利益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一个人代表的是他所理解的利益。如果中国民主了,那么习近平现在所宣称代表的利益到时就完全不同了。许多人对美中关系表现出来的忧虑其实都是基于价值观的差异。

2、章立凡:中美关系必然逆转,防范中共称霸是共识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川普上台时,我说过全世界将面临三位个性领导人,其中包括普京。他们如何斗智商是个问题,还要斗志、斗勇、斗实力。

朝鲜危机的解决方式将影响后续中美关系。总体而言,中美关系逆转毫无疑问,只是早晚问题。美国总统把中共列为竞争对手,目前还没有得到国会的全部认同,但是由总统提出这个概念非常有影响力。

中共急于当经济全球化领袖,特别召开全球政党大会以来,世界各国都开始警惕了。这样一股防范中共称霸世界的思潮正在逐渐形成。中共可能因为美国的一些措施而显得被动,比方美国减税迫使中共也要减税;美国缩表,中共现在也在降准。这些博弈已经开始,而且美国现在货币政策可能导致中国制造力削弱、竞争力衰竭。这会影响到中国政府税收,之后加剧国内矛盾,权力部门资金来源紧张;中国制造的削弱以及经济政策上的失误等因素会进一步激化国内矛盾,从而产生牵一发动全局的可能性。未来两国关系何时发生逆转,需要拭目以待。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