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5日星期五

贺卫方新年发声谈薄王关系崩盘原因 激辩退党

新年之际贺卫方再发声

中国著名法律学者、北京法学教授贺卫方日前发声,称的力量能够改变中国,“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强权到和这个国家的14亿民众对抗。”2016年4月贺接受外媒时表示,取消共青团中央的预算供养和行政级别,但其并不赞同退党。2016年5月贺卫方与著名人权律师原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之间进行了一场是否要退党的辩论。

1月3日,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的新年讲话视频在海外网络流传。视频显示,贺卫方正在参加一场饭局,他站在前面侃侃而谈,周围围满了举起手机拍摄视频的听众。

贺卫方在短短的2分多钟说了一个主题:民众是推动中国发展的主要力量。

他说,重庆事件前夕,当时网上的一些言论直率地批评重庆当局践踏人权,红色文化沉渣泛起;当所有的人都在这样说的时候,和王立军逐渐地就会感受到他们是在做坏事,他们最后是一种崩盘的状态。

如薄熙来打王立军一个耳光、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去,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因为所有的国民都在说“你们是在做坏事”。

贺卫方进而从薄王事件中得出,中国离不开每个中国人努力地想去改变它,无论是在企业里去改变它,还是到街头去示威等方式改变这个国家也好,每个人对政府的想像发生著变化,每个人对这个国家应该怎么走,走向哪个方向的想法发生著变化。

他说,中国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强到跟14亿民众对抗,人民的力量是最强的。

直至2017年12月26日前中共党魁毛泽东诞辰日时,他重新在微博发声,希望“毛粉”离开他的朋友圈。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崇毛我恨毛,何必厮守一圈!”

近年,贺卫方发表的敏感言论备受外界关注。

2015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6周年时,贺卫方在微博贴文称,“我的祖国可能是齐国,也许祖上本身就是外来人。无论如何,既然说祖国历史悠久,文明灿烂,那就绝不是这个刚刚六十多年的国家。事实不符,逻辑难通。”

他说:“古人知道朝廷如流水,故国河长在,但若用‘本朝’的传统说法,又仿佛至今仍是个帝国。诚是大难!”他认为中共不等于中国

2017年1月14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表示“司法独立”是西方思想,并称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影响,决不能落入西方“司法独立”的“陷阱”。

同日,贺卫方则在微博批评周强言论,指其把司法独立说成是西方观念,“是真正的祸国殃民,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贺卫方还对法院弊端有过尖锐批评。

他曾在薄熙来主政重庆倡导“唱红打黑”的鼎盛时期,发表《致重庆法律界的公开信》,质疑重庆当局破坏法治,重大影响。

贺卫方

贺卫方谈取消团中央

2016年3月27日,贺卫方在其微博发出的公开信中呼吁:1、公开共青团中央人员和职级配备等情况;2、全国人大公布团中央本年度预算详细数字;3、共青团本是一个群众团体或非政府组织,不应该由政府提拨供养费,应招募志愿者、透过〝团费〞或〝募捐〞来自养;4、取消团中央及类似团体的行政级别。

4月1日,贺卫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中国现在的这种国家治理模式严重地混淆了政党与国家,社会组织与政府之间的一种基本的界限。

他举例,共青团完全是一个社会组织,必须要自己来负责经费筹集,自己来进行管理,而不是依附在国家政权之上的,靠纳税人的经费来供养。

贺卫方表示,作为一个学者,一个法学的教授,他有从法学的角度向更多的公民表达,让大家能够理解法制基本的道理,比如权利义务之间的平衡,要行使权利,必须要承担义务。

虽然贺卫方呼吁取消共青团中央的预算供养和行政级别,但其并不主张退出中国共产党

2016年5月6日,著名法学家、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与著名人权律师原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之间进行了一场是否要退党的辩论。

据维基百科介绍,张雪忠以敢言著称,多次就敏感话题发表直接观点,因此屡受打压。

张雪忠长期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专栏文章。知名文章有《中国需要去马克思主义化》等。张曾在校方的年终考核中被评为“不合格”,据信与这些文章有关。

2011年5月13日,张雪忠发表致教育部与教育部长袁贵仁的公开信:“关于取消大学及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科目以及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等课程从大学公共必修课程中去除的公民建议书”。建议书长达万余字。张的新浪微博被删号。

贺卫方2016年4月1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我相信中国共产党逐渐地可以通过某种和平性的推动,通过意识形态的改造,能够走向民主,走向我们心目中希望的特别良好的社会秩序的建构。

张雪忠表示,中共成立已有九十多年,执政也有六十多年,仍未转变为民主政党。它未来是否会走向民主,是个事关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

他还表示,中共历史上确有政策的变迁,但它从成立至今,无论是它的政治理念,还是施政实践,都完全是反自由主义的。

如果一个人既不认同政党的理念或不服从政党的纪律,又要坚持保留党员的身份,那我们就可以说,这个人甘愿在政治立场上处于一种自相矛盾的状态。

九评》促〝三退

2004年11月,海外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社论,次年成立〝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中国人声明〝三退〞的大建立起来的同时,明确三退〝是指退出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的共青团、少先队等组织〞。

目前,在退党网上发表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经突破了2亿9千4百万人。

旅美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表示:〝中共的腐烂程度非常惊人,这让党内还有一定良知,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还有一定责任感的,或者说起码是对自己有责任感的党员选择了退党这条路。而且无论他们用什么方式退党,也至少是在心理上、在精神上摆脱中共,最后在命运上要摆脱中共。〞

辛灏年认为,〝三退〞人数的直线上升,就是人们用这种方式来表示对中共的彻底绝望。随着〝三退〞的人数增加,对社会产生的积极影响也会越来越大。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