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日星期一

2018新年贺词 习近平突出一字避谈一事

1月1日零时起,中共武警部队正式划归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同时,中共武警天安门护旗队也更名为三军仪仗队国旗护卫队。北京当局将这次武警改革视为〝重大政治决定〞。分析认为,这两项决定的实施,意味着一度被视为〝江家军〞的中共武警部队,正式转为〝习家军〞。此外,习近平在2018新年贺词中突出“我”字,避谈反腐。认为因为中共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的地位,才有了其在致2018年新年贺词时可以突出“我”。而这也无疑意味着习近平即将承担的责任更大。

习近平2018年新年贺词突出“我”字

2018年习近平贺词通篇都在突出一个字,而且未涉及广泛关注的一件事。

这突出的一个字就是“我”,即代指第一人称的“我”,而不是“我们”。刨除开篇相同表达问候时的“我”外,“我”字出现的频次2017年贺词中为2次,贺词中为1次,2015年贺词中为1次,2014年贺词中为4次,但基本都是“我代表”、“我向大家表示感谢”、“我坚信”、“我希望”。而2018年贺词中不仅频次为9次,而且所指代的内容有更多内涵。

具体来说,这9个“我”出现在以下内容中:“我为中国人民迸发出来的创造伟力喝彩!”“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时,我去了香港”,“我还参加了一些世界上的重要多边会议。今年年初,我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作了讲话,后来又出席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等。在这些不同场合,我同有关各方深入交换意见……”。

“我又收到很多群众来信,他们的故事让我深受感动……让我感到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同时让我感到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我了解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就是教育、就业、收入、社保、医疗、养老、居住、环境等方面的事情……。”

时评人是周晓辉表示,如果将上述这些更具个性化的“我”所指代的内容与以往几年的“我”所指代的内容相比,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这再度证实了此前所分析的,即在中共十九大习近平完成了高度集权后,以往的集体领导制已被废除或弱化,其在政治局具有高度的话语权,其所获得的“核心”地位非江、胡可以相比。

他认为,也正是因为中共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这样的地位,才有了其在致2018年新年贺词时可以突出“我”。而这也无疑意味着习近平即将承担的责任更大。

新年贺词,避谈反腐

至于习近平在贺词中避谈的一事乃是过去五年备受国内外关注的反腐问题。在过去五年中,习近平为了扫除施政障碍,通过高调反腐,拿下了背靠江泽民、曾庆红的诸多“大老虎”如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苏荣、黄兴国、孙政才、令计划等以及各级“老虎”和“苍蝇”。根据中共中纪委公布的数据,十八大以来,共有440名军级以上将领和中管干部落马。

周晓辉分析说,正因为反腐如此重要,是以几乎在过去三年习近平致的新年贺词中都会提及,或回顾,或展望。

如2017年贺词中提到:2016年“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继续纯净政治生态”,2017年要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继续发力”。

2016年贺词中提到:“‘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推动了政治生态改善,反腐败斗争深入进行”,要“着力营造政治上的绿水青山”。

2015年贺词中提到:“我们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以零容忍的态度严惩腐败分子,显示了反腐惩恶的坚定决心。”“我们要继续全面推进从严治党,高举反腐的利剑,扎牢制度的笼子……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查处一个,有腐必惩,有贪必肃。”

他表示,蹊跷的是,在习的2018年的新年贺词中,却无一处提到相关话题。要知道,在过去的2017年,被拿下的重量级高官就有原市委书记孙政才、中宣部元副部长鲁炜、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军委原政治部主任张阳等,甚至还有传言一次未遂政变被破除。

周晓辉认为在反腐尚未夺取压倒性胜利的情况下,在其曾言的“直捣黄龙”、即抓捕江、曾尚未实现之际,习近平的贺词避而不谈反腐,不知意图何在?或许在暗示在自己夺取权力后,这已不是一个重点话题?或许在面临着诸多挑战的情况下,有意放某些人一马,换取某种妥协?

天安门武警护旗兵改名换姓

2018年第一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新年首个升旗仪式,这是首次由中共军队仪仗队和军乐团执行升旗仪式。武警天安门护旗队从当日起,正式〝改名换姓〞。过去36年来由武警国旗护卫队执行的升旗仪式,正式成为历史。

12月21日,武警天安门护旗队已经进行转隶工作,除部队人员外,同时移交的还有礼炮中队。目前,火炮和牵引车已经移到中共三军仪仗队院内。

据悉,中共建政后,天安门的升旗长期由北京市供电局负责。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部队才正式接过这一任务。

1977年至1982年12月,北京卫戍区部队负责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任务。1982年底,武警进驻天安门地区,负责天安门广场的升降旗和护旗任务。

护旗队是中共武警的三支特殊队伍之一,外界称为中共的〝面子部队〞。此次被撤销番号,转隶军方三军仪仗队,外界认为这标志武警已由〝江家军〞正式转为〝习家军〞。

此外,中共武警部队也于2018年1月1日起按照新编制运行。

武警指挥权正式划归军方

中共官媒此前通报,从2018年1月1日零时起,中共武警部队归中共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归入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入中共国务院序列,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

据中共军方内部人士透露,武警部队已经由80万人减少到40万人。武警部队所属的14个机动师全部被裁撤。被裁撤的14个机动师所属的56个团,改为机动支队,编入武警驻各省市自治区内卫总队和新成立的2个机动总队。同时所有部队全部移防。

中共武警部队数量庞大,除了各省市的总队之外,还有十多个机动师,数量高达100多万人,过去武警的指挥体制,表面上属于军委与国务院双重领导,但实际上是由中央政法委和各省市一把手所统辖,中央军委的领导被架空。

针对此次武警改革,中共原总参谋部退役上校,反恐专家岳刚在微博称,此前武警部队施行双重领导存在重大弊端,武警作为〝第二武装〞存在不稳定隐患,弱化了中共军委对武警的管理。

岳刚举例称,周永康长期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兼武警第一,〝自恃手握第二武装,野心膨胀敢于搞团团伙伙,索取更高权力。〞在重庆王立军叛逃事件中,当时掌控重庆的薄熙来动用武警部队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造成恶劣影响。

岳刚暗示武警部队曾参与了薄周针对习近平的政变。

武警部队历来被指是江泽民的私家军。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领馆,曝光了江派人马企图政变阴谋。周、薄政变所倚重的重要武装力量正是武警部队。包括王立军逃馆事件中,薄熙来曾动用武警包围美领馆。随后的〝3?19〞政变中,周永康动用的也是武警。

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中,武警部队也是迫害中的重要一环。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曝光后,大陆多个省市的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机构,均被指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取暴利。

习近平掌权后,武警也成为对习最大的一个威胁。周永康被调查后,武警部队一直处于被清洗中,直到十九大前,武警部队高层几乎被一窝端。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