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1日星期日

澳大利亚将阻挠中共华为海底光缆项目

华为海洋将铺设从悉尼到所罗门群岛的一条逾4000公里的海底光缆,但澳大利亚如今准备自己为该1亿澳元项目出资。

澳大利亚将阻止华为海洋的一笔交易,根据交易,华为海洋将铺设从悉尼到所罗门群岛的一条逾4000公里的海底光缆。澳大利亚如今准备自己为这个1亿澳元(合7800万美元)的项目出资。

“华为方面的这笔交易引起了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注意,”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分析师乔纳森•普赖克(Jonathan Pryke)表示,“新的国家安全法显然促使澳大利亚行动起来了。”

澳大利亚已私下表示,不会为华为项目授予光缆登陆权。但该国提出为这条光缆出资表明,中澳围绕对南太平洋关键基础设施影响力和控制权的斗争加剧。这条光缆将改变所罗门群岛的互联网连接状况,并将包括一段连接起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延长线。

所罗门群岛一发言人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澳大利亚评估团队最近访问了该国,并且该国对利用开发援助共同为这条光缆融资的提议表现出“强烈兴趣”。

他表示:“自然,如果所罗门群岛政府接受澳大利亚的提议,那么毫无疑问华为海洋的交易就不得不取消了。”

海底光缆对于全球通信至关重要,它承载着97%的国际互联网流量,其中包括电邮以及每日价值10万亿美元的流转。但西方防务专家担心,华为和其他某些他们声称与中国党有联系的中国科技集团可能会受中国政府指使,利用它们在海底光缆行业的影响力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或从事间谍活动。

分析人士列举了越南的例子,2014年,在越南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造岛后,中国投资者冻结了越南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去年,越南最大的两个机场的显示屏被黑客入侵,屏幕上显示出批评越南在这个问题上立场的信息,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研究人员撰写的一份报告称,这次攻击证明了有着中国建造的数字基础设施的国家容易受到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

美国网络司令部(US Cyber Command)信息战官员罗伯特•“杰克”•贝伯(Robert“Jake” Bebber)表示:“海底光缆系统的所有权以及对其安装与维护的掌控力,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送上了巨大的战略机遇。”

他警告称,对海底光缆的控制可能让中国能够触及全球几乎所有通信,包括美国通信。贝伯表示,这可能让中国能够任意选择在何时何地中断通信。

过去,华为一直自己从事过间谍活动或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该不爱露面的董事长任正非在1982年之前曾在信息技术研究部门服役。在2015年的达沃斯(Davos)论坛上,他告诉观众,中国政府从未要求华为去从事间谍活动。

华为海洋是华为与英国全球海事系统(Global Marine Systems)共同出资成立的合资企业,后者在通信系统安装和维护方面拥有逾150年的经验。

全球海事系统公司为其与华为的合作进行了辩护,称华为“受到逾170个国家的运营商、企业和消费者的信任”。

在与传统上主导这一行业的企业——总部位于法国的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瑞士所有的TE Connectivity——竞争的过程中,成立于2008年的华为海洋在几乎每一个大洲都赢得了合同。但咨询公司Ovum的数据显示,华为海洋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和非洲尤为成功,这些地区推动了海底光缆市场的繁荣。2016年,海底光缆市场规模扩大了一倍多,从2014年的4亿美元增至10亿美元。

华为的成功引发了来自竞争对手的指控,称其受益于北京方面的补贴,因而能够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获得大量合同。该集团面临的另一种质疑围绕的是其为赢得合同而愿意向客户提供的各种激励。

所罗门群岛议会账目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呼吁警方一笔4000万所罗门群岛元(约合5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据称由华为方面向时任总理梅纳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所在政党提供。华为方面强烈否认了这一指控。

华为方面发言人称,这些指控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该公司从未给予、暗示或承诺过任何有关这一项目的政治捐款。

他补充说:“网络安全仍是华为的首要任务。我们在所有业务流程中都贯彻了严格的安全保护措施,我们依然保持开放态度,愿与各国政府和各个行业共同应对全球网络安全挑战。”

华为已被美国和澳大利亚禁止竞标某些国家合同,此前,两国的安全机构表达了自己的担忧。2012年,美国众议院进行了一项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无法相信”中国的华为和中兴(ZTE)两家企业“不受外国政府影响,因此,(它们)对美国以及我们的体制构成安全威胁”。

包括英国、新西兰在内的其他西方国家一直热烈欢迎华为的投资。华为与英国电信(BT)紧密合作,为后者的英国宽带网络供应接入产品。

2012年,华为承诺向英国经济投资20亿美元。为了减轻安全专家和议员们的担忧,华为在牛津郡设立了“华为网络安全评估中心”(Cyber Security Evaluation Center)来评估设备,以确保这些设备不会给英国带来安全风险。该中心由一个独立的委员会主持,英国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GCHQ)的网络安全主管担任该委员会主席。

华为一发言人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们可以确认,我们从未被要求提供对我们的技术的访问入口,或向任何政府或其机构提供任何公民或组织的任何数据或信息。”

但在对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越发感到担忧的美国和澳大利亚,华为的成功并没有获得安全部门的称贺。

“中国电信企业与中国政府存在关联,”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执行董事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表示,“这带来了渗透、知识产权盗窃的风险,并可能赋予北京方面在爆发危机时关闭澳大利亚国内网络的能力。”

来源:金融时报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