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2日星期一

虎口余生!毛时代 习近平的爹险遭活埋

多年前还在北京时,就听“小道消息”说过,入主中南海以后,有两个地方没有再踏足,一个是近在咫尺的北京故宫,另一个是曾经成为中共“陕甘宁边区”首府的延安。

毛某年青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小职员时,想必参观过故宫;至于延安,那是他发迹的主要根据地,按他自己跟女作家丁玲“鬼混”时打情骂俏的说法,叫做“偏安的小朝廷”。

毛某为什么当上“准皇帝”以后,不愿意再进故宫看看?为什么不愿意到那个老解放区的宝塔山下故地重游?是不是有什么心理上的障碍?那就要进一步“研究研究”。

这里要着重谈的是延安。那是最早唱起《东方红》,把毛某歌颂为“红太阳”的地方;那是刘少奇第一次创意提出“毛泽东思想”,树立他的“绝对权威”的地方;那是他领导“延安整风运动”,用恐怖威慑手段整肃折服大批知识分子的地方;那是他指挥全国“解放战争”,最后武装夺取政权的地方。

至少,他建立成为“伟大领袖”后,也应该去看望那些为革命作过巨大牺牲和贡献的陕北百姓吧。为此,难免令人猜疑个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私隐”。(博讯 boxun.com)

议论比较多的是毛泽东率领他的工农红军“长征”,1935年间落荒到达陕北以后,为了夺取最初领导革命武装在那个边区打游击,创立了一片根据地的刘志丹等人的领导权,蓄意谋害他们。毛某按照他的拿手好戏“先打后拉”的老办法,危言耸听地谴责刘志丹执行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上纲上线定性成“为消灭红军而创造红军根据地的反革命”,诬指他的红26军部队内潜藏奸细,要进行“肃反”。毛某以“中央”的名义把刘志丹等人抓起来监禁,动用酷刑搞“逼供信”,冤杀了不少刘的部属。

习仲勋当时是刘志丹手下的主要之一,也被关在瓦窑堡的一所监狱里。他在回忆当年的恐怖情景时,提到活埋了许多陕北的指战员。他说:“埋人的土坑都已经挖好,我们随时都有被活埋的危险。”

就在这个关头,掌握了刘志丹服从党中央,拥护他的领导权威,已经整服陕北人的毛泽东,适可而止地变换一副“英明”的面孔,下令制止抓人和杀人,把刘志丹等人全部释放归队,宣布“肃反”是严重的错误云云,他便不但不必承担滥杀无辜的责任,反而成为“救命恩人”。就这样,习仲勋才逃过了被活埋的浩劫。

即使过了这一关,毛泽东对于陕北土生土长、甚得人心的刘志丹等领导干部,仍然不放心,处心积虑必欲除之而后快。阴险的毛某便号称为了“抗日”的目的,打发刘志丹率部“东征”。结果在黄河以西的三交镇渡口,与阎锡山的军队发生遭遇战,报告说是一廷敌人的枪在扫射进攻的红军时,打中了刘志丹的心脏,使他“壮烈牺牲”。毛某为了利用刘志丹在陕北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威望,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把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以资永久纪念,并为他亲笔题词等,实际上是“烟雾弹”罢了。

刘志丹死时,年仅33岁。对于他的死因,当地干部在当时就有许多疑点,要点是一起参战的战友知道他既不在冲锋队伍之中,更不在交叉火力点之内,而是在离现场200公尺外的小山头上观察战事。刘死时,他的警卫员被支走找医生,只有毛某派去“保护”他的政治保卫局特派员;一看其胸前伤口,明眼人都知道子弹不是从胸口打进去的,而是从背后打出来的。

在刘志丹死后,他所部的两位指挥员杨琪和杨森,也同样在战斗中离奇地“被击毙”了。但是,慑于毛某的淫威,谁都“心知肚明”却不敢吱声。直到毛泽东于1976年死掉以后,一些老陕北的干部才逐步有些人士提出审查党史这一笔陈年公案。

与刘志丹之死的案件相关还要提到,60年代初,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的夫人李建彤(1920–2005,曾任中国地质科学院党委副书记,喜爱擅长写作),写出一部描述她丈夫的兄长刘志丹英雄一生的长篇小说。1962年脱稿后,尚未出版就被一些报刊连载、转载,好品如潮。不料在1962年9月间“毛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八届十中全会”期间,有一个与会叫阎红彦的云南省委第一书记兼“昆明军区”(大军区)第一政委,向康生告密,说这部小说是有意炮制的“政治阴谋”,目的是为陕北以及高岗“翻案”。阎红彦也是陕北出身的老干部,曾派到莫斯科留学,和康生关系密切;刘志丹死后,毛某就委派他接替刘掌管陕北的部队,成为其可靠的代理人。毛某依据康、阎的报告,在全会上亲自宣布把《刘志丹》定性为“反党小说”,点名看过小说原稿的习仲勋是“黑后台”,揪出了一个“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反党集团”,立即撤职查办,“一网打尽”。

进入“文革”以后,“《刘志丹》文字狱”继续升级扩展,以配合毛某的“炮打刘邓司令部”,不但西北老干部被揪斗、被关押、被残酷迫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株连延安地区陕北红军老根据地的一般干部、普通群众,多达60,000人受害。连已经死去30年、过去被肯定为革命英雄的刘志丹,也追究给他扣上“叛徒”的帽子,进行批判。《刘志丹》不过是赞颂一个革命人物的小说,通篇内容既不反党,也不反毛,毛泽东为什么那么仇视刘志丹呢?这里面就大有值得探索的“猫儿腻”了。

关于刘志丹之死的疑案和《刘志丹》的文字狱,对于中共来说还有一系列没有完全认真解决的问题;远未把真相向人民和历史作个清楚的交代。吾人期望国务院已故前副总理、有“好干部”声誉的习仲勋同志,即将在党的“十八大”出任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儿子同志,能够像乃父做一个正派的、正直的政治家,抽出一定的时间,把这几档子事处理好,加以正确的了结。

来源: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本文标签:,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