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1日星期四

郭伯雄遥控古田会议对抗习近平

11日港媒指,房峰辉是前副主席郭伯雄旧部,郭当年在宾馆内遥控手下在古田会议会场上对抗习近平。郭伯雄被调查后原来享有的一切特权都被剥夺,因而极度恐慌。在2017年中共全军“古田会议”后,郭伯雄在福建古田住了很长时间。红二代罗宇分析,共同贪腐成为江泽民时期笼络各路权力和利益的粘合剂,到了习近平时代,除了反贪便无路可走。

张阳和房峰辉2017年9月被传落马。去年11月,官方称张阳〝自缢身亡〞。今年1月9日,党媒公布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被军事检察机关。

郭伯雄遥控古田会议对抗习近平

11日,港媒《东方日报》评论文章指,房峰辉被移送军法,是当局清除郭伯雄、徐才厚余毒的又一突破。

文章指,房峰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年8月21日。当时正是中印洞朗对峙最严峻的时刻,也是中共十九大前人事酝酿的关键时机。而彼时房峰辉、张阳还处在军机重位,如果中印爆发战争,不排除二人会藉机浑水摸鱼,或以战谋位,或故意战败,在十九大前给习近平制造一场空前的危机。

房峰辉是郭伯雄老乡和老部下,张阳则是徐才厚的亲信。按照郭伯雄、徐才厚当年的规划,房峰辉、张阳在十九大时双双晋升为军委副主席,成为他们的前台代理人。因此,随着郭伯雄、徐才厚被擒,房峰辉、张阳被拿下是迟早的事,否则必留后患,特别是在〝枪杆子〞关键部位。

文章认为,习近平拿下房、张,仍然不是决定性的胜利。因为中共十八大军委的组成是郭、徐规划的,那届军委委员中还有其他的〝郭、徐余毒〞。

文章披露,习近平当年在福建上杭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时,郭伯雄就在会场外的宾馆里,遥控指挥手下大将们在会场上与习近平明顶暗抗。习近平当时讲完话之后就拂袖而去,当天就离开。

郭伯雄和徐才厚被指是江泽民的军中代理,曾架空胡锦涛。二人在军中卖官鬻爵,令中共军队腐败不堪,丧失战斗力。两人掌权多年,提拔的军官遍及军队中上层。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曾扬言:〝一半将军都是我家培养提拔的。〞

郭、徐二人倒台后,〝肃清郭、徐余毒〞一直是军队的重要〝政治任务〞。

对于房峰辉和张阳二人在中共十九大前突然落马,而没有等到一个月后正常退休,外界分析,很可能军中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更有猜测称二人可能〝图谋不轨〞。

美国之音媒体观察海涛说,房峰辉事件很多媒体报道。尤其如此高层人物,无论地方还是军队,只要新华社一报就会引发铺天盖地的海内外议论。这条消息星期二由新华社宣布,星期三有报道逐渐爆出新内容。

《军报》评论直接说房峰辉有政治问题。从前被拿下的军虎都被有被正式提及政治问题。此外,《新京报》也马上说,房峰辉是涉嫌涉及徐才厚和郭伯雄的案子。这可以看出,他倒台绝不是如新华社说的贪腐,更主要的是《军报》和《新京报》所说是政治问题。

习近平在古田开会后郭伯雄去住了很长时间

港媒《东方日报》13日最新报导称,郭伯雄在位时为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副主席,在军队内“一言九鼎”,刚退下来时仍享受高官待遇,据说过年时到三亚渡假,空军专门为其安排两架专机,供其一家大小和警卫护理人员搭乘。而当其子郭正钢被查后,郭伯雄也失势。

在这种情况下,郭伯雄惶惶不可终日。去年中共全军在福建上杭古田召开政工会议后,郭伯雄在古田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内心非常焦虑,奢望习近平能放其一马。但随之而来的是郭家大小尽入法网。

陆媒报道称,2017年10月30日至11月2日,中共中断15年的高规格“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军方400余人出席。习近平在会上首次公开提及徐才厚案,称要肃清徐案影响。中共军报则透露机密,“这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是习近平亲自提议在古田召开的”。

今年中共两会召开前夕,中共军网对外公布了近期查处的14名军级以上官员贪腐案件情况。郭伯雄之子郭正钢赫然在列,“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军事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

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前总参谋部大校罗宇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房峰辉从新疆转战广州再北上京城,十多年一路走来升到将军,正值郭伯雄和徐才厚当政时期,他的升官路程当然铺满行贿的脚印儿。

因为整个军队靠的都是行贿受贿,房怎能不行贿?否则他如何可能步步高升?我已经多次说过,中国军队是一滩烂泥。一个朝代如果发展到买官卖官的程度,军队的战斗力也就无从谈起了。能够稳定已经就相当不错了。这就是中国今天的形势。

罗宇:贪腐粘合中共权力,习近平已无路可走

罗宇还说,中共军内贪腐从邓小平时期开始有苗头。我在书中也写过,我当时在总参装备部,而邓小平的女婿贺平等已经开始贪污。他们倒卖军火收回扣,把军火卖给伊朗、伊拉克还有沙特,利用机器做交易时吃回扣。

这是军内贪腐的开端。不过,当时还没有发展到买官卖官。所以,我个人当时与邓小平和杨尚昆等老辈之间关系日渐紧张的原因也是起源于这类军队生意。六四开枪之后,形势大变。他们开始明目张胆地把权力转化为金钱进入流通领域。

党、政、军在短短几年之内完全丧失信念而在道德上全面崩溃。当官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获得物质回报,手段是贪污。

江泽民时期所谓的闷声发大财就是这种形势的体现。江泽民何德何能如何胜任总书记呢?共同贪腐成为他笼络各路权力和利益的粘合剂。到了习近平时代,除了反贪便无路可走。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