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

外媒曝马晓红公司仍在暗通朝鲜

马晓红

尽管中共一再强调遵守国制裁朝鲜的决议,但中共当局暗地里仍在私通朝鲜从事贸易活动。11日美媒披露,北京前年调查涉嫌为朝鲜核武提供帮助的中国丹东女富豪马晓红,但北京至今仍〝未发现〞她协助朝鲜的证据,而其旗下许多子公司仍在运转。韩媒披露,最近朝中边境地区想偷渡出境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中途的人数也不断增加了。美媒指,马晓红案凸显了北京制裁朝鲜的矛盾心态。

《纽约时报》1月11日报导,2016年9月当局宣布对丹东鸿祥公司董事长马晓红展开调查,但15个月后的今天,马晓红的下落依然不清楚,目前还不知道她是否被捕或人在何处。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上周回应《纽约时报》记者的提问时称,马晓红等人面临〝经济犯罪〞调查,但调查人员〝尚未发现丹东鸿祥公司及马晓红等人直接参与朝鲜核导开发活动的事实或证据〞。

这也是一年来中共官方对该案件的首个声明。

美方很早就指控马晓红的公司参与向朝鲜出售用于核弹或导弹的化学制品。但直到2016年8月,美国官向北京通报了新泽西州法院对马晓红的一封秘密起诉书后,辽宁省公安厅才宣布展开调查。

不过,在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上周发布声明前,当局没有对外公布任何相关信息,最初出现在官媒上的有关报导后来也遭到审查,这表明有人试图把此事的关注降到最低。

《纽约时报》报导说,当局已部分关闭了马晓红的贸易帝国,其主公司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份已被冻结。但三名和马晓红一起受到美国起诉的合伙人的股份,被短暂冻结后即解冻,说明对他们的犯罪指控已被撤销。

而马晓红旗下的一些子公司一直在继续营业,直接向朝鲜政府提供收入。其中一家是位于沈阳的七宝山饭店,这是马晓红和朝鲜政府的合资企业。该饭店直到日前才刚刚关闭,这是中方执行安理会去年12月的新制裁决议的结果。

12月底,另一家朝鲜餐厅,以及附近一家出售朝鲜艺术家画作的画廊仍在营业。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两家企业都在马晓红名下,但经营者是她丈夫。〝他老婆被逮捕了,但他没事。〞

还有一家丹东的运输子公司仍在运作。该公司一名似乎是负责人的女子粗暴地拒绝回答《纽约时报》记者的问题

报导说,和朝鲜的秘密贸易造就了马晓红庞大的企业。在国内,马晓红被评为丹东十大杰出女性,2013年还〝当选〞辽宁省人大代表,这表明了她和中共官方的联系。

韩国政府12月29日证实,扣留一条在公海上向朝鲜船只走私油品的香港货船。港媒调查发现,该船由一间香港空壳公司持有,背后是一名广州男子。

“光是元旦就有20多名”脱北民在中朝边境地区被捕,了严控

1月9日专门报道朝鲜新闻的韩国媒体“每日北韩”称,据悉,最近朝中边境地区想偷渡出境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中途被捕的人数也不断增加了。也就是说,在朝鲜当局的严控措施下,被捕百姓增多了。

7日,两江道消息人士跟DailyNK通话时表示:“最近,在慈江道与两江道临界处试图偷渡越境而被捕的两个家庭在内,已经有10多名百姓被捕了。”“他们以为1月1日的时候士兵也会过节日休息,边境警戒会松懈一些。凌晨三点左右偷渡过境的时候被捕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国家保卫省估计最近边境地区企图越境的人会增多,责令情报员们密切关注百姓们的动静。消息人士说:“不久前,对邻居说出去做生意后在山上躲了十几天,趁元旦企图偷渡过境的一家人(在鸭绿江边)现场被捕了。”

海上偷渡等人们的偷渡手法越来越多样的情况下,有关机构也尽全力采取了防范措施。再加上中央司法机构责令下级单位严管的情况下,基层单位需要出成果。

据说还加强了针对住宅的搜查力度。消息人士说:“如果几天没有动静,保安署会携同人民班长打碎锁头进入住宅进行调查。”“如果房间里的东西都没有异常,就会认为出远门做生意了。但是一有异常就会当作脱北事件进行搜捕工作。”

“边境地区的保卫部(公安局)和保安署(派出所)中企图偷渡被捕的人数比去年还要多,忙得不可开交。”“据了解,两江道地区企图脱北二被捕的人数比去年增加了1.5倍。”

“去年1月初被捕的人数为30-40名左右,可是今年光是1日就有20多名被捕了。再加上从中国遣送回来的人员,审讯室和牢房都不够了。”

金正恩执政以来去年来到韩国的脱北民人数最少,“原因是加强了中朝边境警戒”。

去年,来到韩国的脱北民人数为1127名,是金正恩执政的2012年以来最少的人数。据分析,中国和朝鲜加强了边境警戒和检查等,直接了脱北行为。

5日,据韩国统一部介绍,去年共有1127名来到韩国,其中男性189名,女性938名。这是2011年末金正日去世,继承人金正恩执政以来最少的人数。2011年进入韩国的脱北者人数为2706名,2012年急剧减少到1502名,之后2013年1514名,2014年1397名,2015年1275名,2016年1418名来到了韩国,一直处于1000多名左右。

据分析认为,这是因为朝鲜当局在边境地区加强了监视和严控措施。而且还利用重新回到朝鲜的人员批判韩国社会等,开展了积极的宣传,这也对人数减少起到了一定的影响。

守望朝鲜(NKwatch)代表安明哲对DailyNK表示:“金正恩执政后逐渐加强了脱北监视和严控等。”“不仅彻底封锁了边境,还利用重新回到朝鲜的人员进行宣传等,导致脱北人数减少了。”

中共当局协助朝鲜当局有组织地进行搜捕脱北民活动也是原因之一。实际上中国也报道过逮捕脱北民遣送回朝的案例。

安明哲说:“就算脱北民支付高额的费用偷渡鸭绿江或图们江进入中国,但因为中国国内的搜查力度非常强硬,很难来到韩国。”

一位来自朝鲜的朝鲜人权组织负责人表示:“中国加强了取缔力度对进入韩国的脱北民人数减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相对来说,从朝鲜进入中国并不是难事。”

“因为中国的打击力度过强,蛇头们都不敢把脱北民引到安全地区。”“如果中国今后继续保持目前的强硬措施,就算人们冒着生命从朝鲜逃到中国,也很难进入韩国了。”

据了解,来到韩国的脱北民中女性比例依然占多数。去年来到韩国的1127名脱北者中女性为938名,占83%。已经定居在韩国的31339名脱北民中,女性人数为22345名,占71%。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