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7日星期日

惊动胡锦涛 法媒:薄熙来派狙击手欲杀王立军

王立军6年前投奔美领馆的事件引发了中共政坛上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暴。有法媒爆料称,当年王立军即将离开美领馆时,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曾安排狙击手埋伏在领事馆附近,欲伺机狙杀王某以灭口。曾被薄熙来王立军陷害的北京知名律师李庄2017年初曾发文披露,当年重庆当局整人的残酷手段,竟残忍的往被审者黑头套内注入‘致幻剂’,以摧毁其中枢神经。

2012年2月6日,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的王立军携带着指控薄熙来及其家人违法犯罪的资料,驾驶着他的亲信王鹏飞所提供的车辆秘密去到成都,随即以洽谈工作为由,于当天14时31分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当时的王立军情绪很激动,他称自己因查办案件而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请求美国提供政治庇护。在王立军书写政治避难申请时,美国领事馆工作人员立即与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取得联系,骆家辉又马上同美国国务院高官联系。

美国高层随即与中共高层联系,就王立军事件展开协商。最后,中方同意从北京派出国安人员将王立军从美领馆带回北京而不交给重庆方面来处理。

与此同时,薄熙来得知王立军出逃后,立即召集重庆市领导开会商讨应对措施,并允许薄的妻子谷开来参与会议。随后,在谷开来的建议下,重庆官方让当地某医院出具了一份王立军罹患精神疾病的诊断证明。

同时,薄熙来还派出70辆警车闯入四川欲成都美领馆,而四川省官方接报后为防备不测立即派出大批川警一路鸣笛追赶,最后把重庆派来的警车堵在了距离成都美领馆几条街的地方。

当时,川警和重庆方面派来的武警双方一度发生争执,情势剑拔弩张。与此同时,美国海军陆战队也在领馆内围设立起防御线,持枪待命。

法广针对王立军事件的报导还披露了更多详细内幕

据法广的报导,有来自重庆警方高层的消息披露,当时薄熙来还指示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带着重庆武警总队的一支反恐突击队的狙击手,埋伏在领馆附近,欲伺机击毙王立军。但此事被武警上报北京高层后被制止。

2月7日,王立军离开使馆。有美国官员称中国高级官员将王立军带出总领事馆的时候,与守候在外的重庆高官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等重庆市领导和市政府秘书长等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重庆方面的官员希望将王立军交予他们,但未能成功。最后王立军仍随国安部官员前往北京。当时有消息说,是时任中共党总书记的胡锦涛和薄熙来打了,薄才无奈收兵回渝。

英国《金融时报》曾在相关报导中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王立军闯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后,向美国官员提供了据称与薄熙来相关的罪案证据,甚至据称提供了在薄熙来命令下,进行〝谋杀〞的证据的指控。

当时海外舆论认为,这是美国继通过媒体放出〝周永康和薄熙来联手阻止习近平接班上位〞之后的又一颗重磅炸弹,也是王立军在无路可走的绝境下,夜闯美领馆,给美国送上的一份意外的大礼中的一部份。

2013年2月,美国资深媒体人比尔?戈茨(Bill Gertz)在美国自由灯塔发表长篇文章,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王立军向美国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层腐败的材料,其中包括有关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材料,涉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还有薄熙来这些强硬派如何想整垮习近平,不让他顺利接班的计划。

2013年8月26日,山东济南中级法院官方微博先后两次删除庭审记录,随后再补上。被删除文字为:在同意出具王立军虚假诊断证明的问题上,薄熙来一再强调是基于上级的指示。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薄熙来那时候是25个政治局之一,他的上级只有政治局常委,当时有九个人。

共产党内部人士说,薄熙来有来自某些最高领导人的强烈支持,特别是周永康,他当时监管警察,司法和中共情报部门。

当年如果王立军在美领馆被枪杀,等于薄熙来在美国领土杀人,在当时双方剑拔弩张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引发双方枪战而酿成极其严重的外交事件。

名律师李庄曝光薄熙来王立军黑打注射药物摧毁神经

中共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时,发动了两场有争议的政治运动:一是“唱红运动”;二是“打黑运动”。王立军事件导致薄熙来下台后,“唱红打黑”运动即告终止。

2017年1月14日,北京前律师李庄发表微博说:“今从重庆警界一位官员处得知,当年黑打攻坚,不厚与护士长们为得到‘最佳’口供,竟残忍的往被审者黑头套内注入‘致幻剂’,以摧毁其中枢神经,使其对时空幻觉,导致自我歪曲和思维分裂。”

李庄案可以追溯到2009年11月20日,龚刚模等34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重庆提起公诉。律师李庄担任龚刚模的辩护律师,他调查取证过程中,被重庆检方控以伪造证据罪和妨害作证罪,于12月12日下午,李庄在北京市龚刚模妻子程琪的病房中遭到重庆警方的抓捕。

一审时,李庄大声喊冤,拒绝妥协,被以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半。二审时,李庄以藏头诗写下一纸悔罪书——“全盘认罪”,被法院改判一年半。听到判决李庄当庭“反水”,曝“诉辩交易”,当庭“认罪”有假,指责重庆有关部门违约失信,没有承诺认罪就判缓刑,当时被认为是中国司法史上最惊人一幕。

李庄出狱前,重庆方突又以妨害作证罪的“漏罪”,上演了“李庄第二季”,不多日检方自动撤诉。李庄刑满出狱后,一直在为自己冤案在奔波,准备上演“李庄第三季”。

龚刚模在披露的一份揭发材料中说:李庄没有叫自己翻供,实际上李庄仅仅讲了些程序而已,我说我遭吊起受了伤,他说我可以在法庭上举起手,要求申请验伤,他走过来看我的伤,他们就利用他走过来的动作编造了跟我眨眼等情节。

龚刚模还表示自己检举李庄后日子才好过点,并说“我什么材料都签,看都不看,因为看了也没用。”龚刚模还让律师转告李庄,我这一辈子欠他的,最后他还强调说,“我愿意承担因为我造成的李庄案的一切法律责任。”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