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

高铁扒门多诡异!官方辟谣后 政法系出来喊冤 火上浇油

安徽合肥女教师罗海丽近日以等待丈夫为由,用身体强行扒阻车门,延误高铁发车的事件火爆网络。事后罗海丽被所在学校,并处以2000元。不过看似应该平息的事件,反而因官媒要求舆论放罗海丽一马,而变得愈演愈烈。网传又指其丈夫是刑警大队队长,后又被官方辟谣,但大多数网友不买账。

网络消息说,合肥阻挡高铁的罗海丽,女,永红路小学教研组主任,其夫:章韧,男,合肥庐阳分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堵车原因:老公没有买票,直接电话给高铁乘警对讲机电话上车,结果被较真的检票人员拦下了,导致女教师敢拦堵高铁。所以老师名声虽然臭了,胆子还是借了警察大队长滴。

安徽铁路公安在线1月10日微博发布消息指,1月5日16时44分, G1747次列车合肥站准备开车时,旅客罗某以等丈夫为由,用身体强行扒阻车门关闭,不听劝阻,造成该次列车延迟发车。

1月10日上午,罗某到合肥站派出所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罗某的行为涉嫌“非法拦截列车、阻断铁路运输”,扰乱了铁路车站、列车秩序,当地公安对罗某处以2000元罚款。

事件发生后不久,扒车门女子罗海丽被曝是合肥一所学校的教师。于是网络兴起对罗海丽不遵守公共秩序以致延误全车人的做法与教师应有的道德不符,其所在学校将罗海丽停职。

本来事件看似已经解决,不过罗海丽在事后对高铁扒门事件澄清的一篇文章,重新将舆论推向新高度,网民也为此吵开了锅。

罗海丽的文章主要围绕两个主题:一是介绍高铁扒门前后的情况、背景,对自己行为做出解释;二是,对学校将其停职表示不满,认为扒门行为和教学没有关系。自己犯了错,可以由警方来处理,但学校不应该因为工作之外的事情,对其做出处罚。

罗海丽说她丈夫没有迟到,她也没有拦动车,当时高铁已经晚点,她和女儿先进了检票口,那时检票口还没关,但是丈夫在后面拿着行李被检票人员拦下了,当时一家人的证件都在老公身上,而距离开车还有两分钟就希望楼上可以放行,但是没人理睬她,她就挡在高铁门口,跟车站工作人员理论这个事。

不过罗海丽的辩解并未得到网民的认可,多数网民认为这是一种自私行为,且文章有狡辩嫌疑。

岂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1日,面对网络铺天盖地的舆论声浪,官媒开始坐不住了。当天政法微信公号“长安剑”刊发题为<我们为什么呼吁〝保护〞高铁扒门女教师?>一文称,日前,公安机关对涉事女教师罗海丽,处以2000元罚款,当事人接受央视采访时也公开道歉。

文章说,本应为人师表的老师,却在公共场所用一种几乎撒泼的方式,阻碍高铁正常发车,舆论场对其批评谴责,毋庸置疑。但是也应当看到,一部分网友对这一事件“出离愤怒”。

文章称,一部分人认为处罚太轻,在批评谴责之外,反而对其人肉搜索,曝光了该女子大量个人信息,甚至还有人假冒该女子微博发表一些态度恶劣、火上浇油的

文章说,对违规者的愤怒可以理解,高铁扒门也的确有错,但是人肉搜索、大肆曝光个人信息也同样越过了红线。

新京报也发表题为“高铁扒门事件,大家的炮口是否太集中于个人了?”的说“合肥女子阻拦高铁发车”一事,引起了舆论对该女子铺天盖地的讨伐。

报导说,人家老公其实就在火车站,不过被拦在闸机外面。一家三口一起跑步赶火车,两个人顺利上了车,一个因为拿着行李跑慢了却被拦住不让上,如果你遇到了类似的事情,心中难道不会有不平?

评论还质问,如果说,阻拦高铁发车的行为不妥,但事发铁路部门就很无辜?当然,因为照顾个别,也许会对其他乘客造成影响,但影响也最多不过十几秒乃至分把钟的事,我想其他旅客并非不可承受。

对于中共官媒接连刊文公开呼吁“保护”高铁扒门女教师,引来大批网友声讨。

有网友说,这是典型的喉舌为体制内人士洗地,这妇女属于蛮横霸道之人,如今又有舆论助威。当年“我爸是李刚”、“我爸是李双江”都没人敢这样力挺,从罚款2000元,到官媒站出来保护她,可见“来者不善”啊!

还有网友建议,必须要彻底查办才对,纵观此事件全过程,此教师非一般老师,泼皮无赖,蛮不讲理,事后又对校领导指责,看得出此女平时在工作中的态度,保护隐私不应纵容犯罪者,要增加犯罪成本!

也有网友表示,原因不过是因为她丈夫是刑警队长,可见中共对刀把子的依赖和偏袒严重程度。

据网传消息指,罗海丽丈夫是刑警大队长,没有买票,已被公安部免职审查。不过*安徽铁路公安在线1月12日通报指,该消息不实,发帖人戴某某(女,48岁)已被合肥市警方查获。但政法系公众号跳出来为高铁扒门接锅,的确不太寻常。

有网民表示:“造谣影响恶劣的拘留理所当然,可阻挡高铁运行,就可以只交罚款不拘留了吗?希望执法公平公正!”

安徽前官沈良庆对大纪元分析说,在中国,有一定特权的人,把开车闯红灯、上火车不买车票当成荣耀,完全没有公德心。“中共流氓政权的社会,让人变成做违法的事情光荣,做有道德的事情吃亏。”

他说,涉事者的社会地位不是特别高,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并被网民曝光,如果地位高的,他们直接跟高铁打个招呼,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沈良庆认为,按照法律,罗海丽的行为已经违法,警察完全可以采取相应措施,但是当时警察并未采取强行措施。

旅澳学者李元华表示,在正常的社会里,例如西方民主国家,出现上述情况时,人民会选择报警,警察会很迅速地解决这类事情,不至于影响到后续列车的运行。

“这个不像是特殊情况,不能无限度地帮衬。有可能因为这一个人,有些着急赶车的人会错过下一趟列车,也有可能因为列车晚点出现调度故障,造成更大损失等。”

李元华说:“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会带来的危害,把赶不赶得上火车看得高于一切。而这些个案有着深厚的社会原因——中共败坏人的道德,让人失去公德心。”

来源:阿波罗网吴莉亚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