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9日星期二

“一代奸相”周恩来曾给毛泽东下跪 卖国成就金三角毒瘤

1月8日是前中共总理周恩来的42周年忌日。中共一直以“人民公仆”的伪形象宣传周恩来,但越来越多关于周恩来的内慕被披露出来。1971年林彪在蒙古机毁身亡,并被定性为〝投敌叛国,自取灭亡〞,有学者指出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合谋下的套。学者朱学渊指出,由于周恩来随意出卖中国领土,造成中缅边境的果敢成为毒瘤‘金三角’的一部分。毛泽东保健医生李志绥在回忆录中提到,一次检阅前,周恩来跪在毛面前解释检阅车行经的路线。

1月8日是前中共总理周恩来的42周年忌日,海外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 BOOK)正热传周恩来在政坛中和在“文革”中“两面三刀”的文章。

周恩来虽然已经去世超过四分之一世纪,却一直饱受争议。据研究周恩来的专家,美国狄金森学院研究员宋永毅说,在中国大陆,有关周恩来的书,都是带有使命的涂脂抹粉之作。在这些书中,周恩来被描绘为识大体,顾大局,廉洁奉公,忍辱负重,勤政爱民的完人。要如此煞费苦心,编造故事,掩盖真相,美化周恩来,是中共维护统治的需要。

因为自“文化大革命”以来,中共内部各派互相残杀,互揭短处的结果,令多数领导人的圣徒形象崩塌;毛泽东的神话自“文革”结束以来陆续被揭穿,走下了神坛;毛氏保健医生李志绥的回忆录揭掉了毛氏头上剩下的光环。只有周恩来成为中国共产革命硕果仅存的道德楷模,支撑着满目疮痍的革命圣堂。

根据中共官方内部材料写成的《晚年周恩来》一书出版显然有助于海外的周恩来研究。此书作者高文谦原本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室务委员和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长期从事周恩来资料的处理和研究,采访过与周恩来有过关系的许多政坛人物,参与编写过中共官方的“周恩来年谱”,“周恩来传”等书,熟知官方有关周恩来的资料。

“文革”中两面三刀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提到,文革中周恩来尽管是被毛泽东拖下水的,但是他本身极力想紧跟,在政治上保全自己,因此充当“文革”执行者的角色,为毛跑腿办事,在不少事情上欠账。

作者认为,如果没有周,毛就下不了发动“文革”的决心。毛泽东采取的手法是成功联合林彪、拉拢周恩来后,方有信心发动“文革”,搞整邓小平、倒刘少奇的运动。

《晚年周恩来》书中详细叙述了周恩来先是专案小组的牵头人,后来又附和江青给刘少奇定罪的经过。高文谦认为,没有毛的首肯周不会做出任何事情来,特别是像刘少奇的那些人,周是不会援之以手的。

他指出,周恩来是个复杂的人物,“文革”中他扮演了双重角色,既是毛发动“文革”的执行者,又是对“文革”造成的补救者。虽然他见机而作、上下其手,包括抓经济建设、拯救一些老干部、批极左、提出四化目标,但是前提是执行毛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的“文革”路线,因此最终并不能把中国从十年浩劫中补救过来。

给毛泽东下跪

书中还谈到一个细节,毛泽东保健医生李志绥在回忆录中描写了毛泽东在“大革命”检阅红卫兵时的一个细节。书中提到,一次检阅前,周恩来跪在毛面前解释检阅车行经的路线。

李志绥本人和许多看过此书的人都不齿周恩来的作为,认为周跪倒毛的面前,完全不符合总理的身份。在高文谦看来,周恩来更大的问题是精神上跪倒在毛泽东脚下,跪倒在中国皇权主义传统之下。高文谦书中谈到许多周在毛面前低声下气的细节,说明周的确在精神上匍匐在毛脚下。

邱翔钟认为,中共全党长期接受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领导,受到沙皇俄国专制黑暗统治的产物的影响。“中”加“共”,即中国的中央集权和皇权至上传统同现代共产组织手段的结合造成了中共实行的核心制;谁当了核心,谁就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对全党全国发号施令,可以发动导致天怒人怨的“文革”;可以在自己首都的广场上用坦克机枪射杀自己的学生和民众;可以把以”真、善、忍”做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打成x教;江泽民可以以中共军委主席身份垂帘听政。

毛,周虽然都已作古多年,苏联已经烟消云散,但是,中国共产党的集权传统遗风犹存。

果敢前世今生周恩来的卖国成就世界毒瘤

学者朱学渊2015年2月刊文指出,十九世纪英属印度并吞缅甸前,缅甸王朝和中国云南行省之间有一大堆归属不甚确定的土邦,他们既向满清政府,可能也向缅甸王朝贡献方物。

中缅勘界工作进行了几十年,直到五十年代中期仍然存在北段,中段和南段三大争议,北段是克钦邦北部的归属,南段即萨尔温江以东的佤邦的归属。

周恩来主事划界,他口头上是‘互惠互利’,实际上是‘予取予求’,基本上全盘接受了英国人的边界主张,即便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的佤邦地区,亦予一九五六年自动放弃,而缅甸军队至今也进不去,于是那里成了世界毒瘤‘金三角’的一部分。

学者:毛泽东周恩来合谋下套逼林彪叛逃

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指出,当通过中央团报告林彪的动向后,本来就直接听命于毛泽东,而且又急于洗刷自己与林彪关系的汪东兴自然不敢耽搁,会马上报告毛。因此毛在第一时间便知道了林彪后院起了火。这对一直苦于抓不住林彪多少把柄的毛泽东来说正中下怀,采取了幸灾乐祸的态度,有意让林彪充分暴露,并且通过汪东兴直接北戴河警卫部队的行动,遥控事态的发展。

从直接听命于汪东兴的中央警卫团后来并未尽力拦阻林彪出走的事实中,也可以看出毛泽东这一意图的影子。尽管当时林立衡苦苦哀求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把林彪留下来,北戴河的警卫部队也为此做了几种应变方案的布置。然而,后来他们却没有像对林立衡所保证的那样,全力阻止林彪从北戴河出走,甚至在山海关机场警卫部队已经将256号专机团团围住的情况下,仍然没有人出来拦阻林彪,而是眼看着他们一行升空了。

对毛泽东让林彪充分暴露的意图,周恩来马上心领神会,于是打消了原想去北戴河找林彪面谈,作最后挽回的打算,转而又贯彻执行毛的意图,抓住往北戴河私调专机一事穷追不舍,旁敲侧击。他亲自打电话给叶群,佯作不知情,不动声色地盘问叶群。叶群则做贼心虚,先是支吾其词,企图遮掩过去,但很快便露出马脚,又改口承认确有一架专机,称如果明天天气好,林彪打算〝要上天转一转〞。周见状,随即以夜航不安全为由加以劝阻,说:〝别飞了,不安全,一定要把气象情况掌握好〞;临了,又临机虚晃一枪,表示:〝需要的话,我去北戴河看一看林彪同志。〞

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周恩来这一虚晃一枪的举动以及随后下令封锁256号专机,给了林彪致命的一击,迫使他最后走上了绝路。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