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9日星期二

李柱铭:中共已在香港实行一党专政

作者:李柱铭

立法会预计最快可在本周内完成《》修订。数据图片

立法会预计最快可在本周内完成《规则》修订。相信至今仍有不少市民不明白,为何要「无所不用其极」地拖延议会工作,甚至不理这样「捣乱」会牵连民生议题。难道他们已不肯为民请命,又不怕下届议席不保吗?

有人甚至会觉得,立法会如今越来越像数十年前的台湾立法院,开会时时会发生暴力冲突,而始作俑者前立委朱高正是一位哲学博士,但以在立法院内抢咪和揪打同事而闻名。1985年,笔者曾与访港的朱高正会面,当时我问他:「你这般高学养,为何也会在立法院内抢咪呢?」他反问我每年在立法局可发言多少次,我响应说每次会议的每一项议程,每位议员都起码可以发言一次。他听罢便说:「根据我们立法院的编配,我每年只可以发言一次。」我恍然大悟,说:「若我在立法局都是每年只可发言一次,那我都一定会去抢咪!」

拉布抗争迫不得已

经过32年的发展,台湾议会文化渐趋成熟,香港却反而倒退。回归初期,立法会仍沿用源自英国民主议会的《议事规则》,事事讲求规矩与程序,而民主派亦一直循规蹈矩地扮演少数派的角色。由于当时有零七、零八双普选的目标,在议会外获较多市民支持的民主派,虽因不民主的制度而沦为议会少数,仍愿意耐心等待民主的来临。另方面,属议会多数的保皇党亦不敢放肆,免得他日实行民主政制后,执政的民主派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奈,香港落实民主无期,无惧「风水轮流转」的保皇党越来越横行霸道,立法会不仅没有监察及制衡政府,还听命于西环,处处为政府施政失误护航。而且他们如今更是「有风驶尽??」,把握几位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于立法会补选前的「空窗期」,趁火打劫修改《议事规则》,务求将民主派作为议会少数的最后板斧都要剥夺

笔者近年撰文时一再重申,民主派之所以需要采取拉布、点人数等被动的抗争手段,乃是迫不得已。大家试想,如果零七、零八双普选已经落实,民主派在多数选民的支持下,早已执政。而在民主选举制度下,必然有政党轮替的可能,故为免他日在野时被报复,执政党都会认为有需要维系议会内公平的议政空间,绝不恃多欺少。

记得2004年梁国雄(长毛)晋身立法会后,社会上对他在议会内的「出位」言行有不少非议,当时我曾撰文指,「若香港的论政空间继续收窄,而立法会又在无理规范的掣肘下无法发挥其监察政府施政的功能,试问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议会内会否有更多的长毛出现呢?」不幸,这个情况真的出现了,面对保皇党「伪多数人暴政」的赶尽杀绝,民主派真的不能不采取激烈去力挽狂澜,例如现时只要有20位或以上议员站立提出呈请,就可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如梁振英涉收受澳洲公司UGL5,000万元事件。保皇党如今要把呈请人数门坎增至35人。但如该问题能获35位议员支持,根本就毋须以呈请的方式提出调查,况且,呈请所提出的调查,通常都是政府的忌讳,保皇党又岂会倒戈。可见,即使已是具份量的少数,他们都要彻底扼杀其议政空间,令民主派无法再藉此捍卫市民的权益,如他们还不顽强抵抗,又怎能向选民交代?

保皇党声称修订《议事规则》,是为了提升议会效率。事实上,任何民选议会的效率,永远都不及高压专权政府。大陆在一党专政下,身为立法的全国人大就只是举手机器,附和政府决策的橡皮图章,形同虚设。而特区亦不遑多让,因不民主的选举制度,领导政府的特首,不是党员,就是不会说「不」的傀儡,而立法会的保皇党亦可长期主导议会,因而越来越变本加厉地摆明车马与中联办狼狈为奸,视市民权益如无物,只因保皇党议员的政治前途与「钱」途,均是掌握在西环、中共手上。

中共已透过他们挑选的特首和保皇党在港实行一党专政了!

来源:苹果日报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