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1日星期五

深度报道:两大官媒热议央行入市买股票 吹的什么风?

两大热议央行入市买股票。

官媒《中证报》和《证券时报》周四同时发文,热议央行入市的可能性。在中国经济衰退之际,中国也成了全球表现最差的股票,且很可能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触发点。很多分析认为官媒是在提前吹风,但也有清醒专家如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等认为,入市对股民并非好事儿。

两大官媒热议央行入市

1月10日(周四),官媒《中证报》和《证券时报》同时发文,讨论央行入市买股票的可行性。

《证券时报》头版发布评论文章,题为《央行直接入市:日本经验的借鉴意义不大》。文章提到,2010年后的日本央行直接入市,目的主要在于提高本国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更多地充当一种货币工具,而不是为金融稳定。

《中证报》则在第二版发布文章,题为《专家热议央行购买股票ETF可行性》。文章汇总了多个对央行入市的观点,一部分认为此举具备一定可能性,另一部分认为没有必要也不合法理。

一部分分析师则建议,可以考虑尽快推出平准基金,既可以达到稳定金融市场的目的,又可以保证央行专注其货币供应功能的实现。平准基金又称干预基金,是政府通过特定机构(例如证监会、财政部、交易所等),设定基金,对冲大型价格波动和其他风险。

这波热论由日前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的一篇文章引发。张认为,各国中央都大量持有外国股票资产,作为其外汇储备多元化投资策略的一部分。出于稳定市场等多种原因,中央银行持有本国股市资产,并不出格。

股市危如累卵,野村证券猜测央妈2019年入市

2018年全球最“熊”,截至2018年12月28日封关,上证指数全年下挫24.59%,沪深300指数收全年重挫25.31%,市值抹去16万亿人民币(2.4万亿美元),为2002年开始统计以来全年最大亏损,并超越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的亏损规模。

中共政府于去年10月8日开始救市,连续释放诸多利好消息,但是收效甚微。而且最大的危险—-巨额股权质押依然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陆媒《华尔街见闻》称“只要三万亿元的股权质押一日未解除,捆绑在金融机构身上的定时炸弹就随时会演变成为‘系统性风险’。”

野村控股亚洲研究部负责人Jim McCafferty认为,中国股市是中国政府眼里重要的政策工具,将采取超越以往的措施来刺激股市。他认为,中共央行可能在2019年开始购买中国国内股票。

对于突如其来的央行进入股市的热论,中国网民猜测可能是政府管理层在寻求解决方案,或有民意试探之意。

网民“可来聊聊”1月10日对两大官媒热议央行入市买股票点评说,中证报和证券时报都在讨论央行买股票的事儿,看来真如昨天的猜测——这是一次民意试探!管理层大概是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如何实施、何时实施,恐怕还有分歧,但这个至少应该已经成为了政策工具箱里的备选方案之一了。

《三十六计》第七计叫做“无中生有”,就是将本来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表演出来,吹一番风,当人们都习惯了的时候,不会在意这件事的时候,这件事情就真的发生了。

中共官媒的热议,也在“无中生有”的吹风,以便可以在一个“非常时期”进行操作。

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央行买股票ETF”这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实施。因为,这种政策一般都是在非常时期,比如出现长期市场低迷,通货紧缩才会启动。

实际上,中国经济已经处在一个非常时期了。1月10日中共官方公布的最新消费数据和工业需求数据出现不小的跌幅,中国经济通缩风险正在上升,许多危机都可能在着这个非常时刻爆发,股市仅仅是其中一个导火线而已。

请神容易送神难金融学者贺江兵:央妈再入市“是饮鸩止渴”

在大部分人关注点放在央妈入市的可能性,券商和银行分析师以及许多股民盼着央妈救市的同时,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则以自己在央行、金融媒体多年工作经历,写了一篇文章《央行炒过股,玩的还很大—但现在不能了》,指出这个梦股民们还是不要做的好。

贺江兵说,十多年前财政部对商业银行改革无信心,于是时任央行周小川和副行长郭树清成立中央汇金公司,动用外汇储备,向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注入外汇,其后将建行和中行上市。“财政部才傻傻的明白,投银行原来能发财啊”。其后,财政部主动向工行和农行注资,与中央汇金公司各占一半股份。

贺江兵说,汇金公司也买过券商和其它公司股份。这才是中国股市唯一的大牛。后来,央妈把汇金这个摇钱树免费送给了财政部。

但是,贺江兵指出,指望央妈再炒股,是饮鸩止渴。

他说,在中国炒股史上,谁也没有央妈赚的多,不论什么系,在央妈面前,都是个浮云。

下面这段话,他似乎是针对股民说的:“论炒股,谁都干不过央妈,你们何必逼着央妈进场?你们是想找抽吗?还是嫌被割的不够?”

贺江兵还转了一条推文:“央行炒股,最后只有央行一个在炒!????”他评论:“你能不能把我的不能说的说出来???我说这句其他网站绝对不敢转了。哈哈??”

对于贺江兵的观点,经济分析人士秦鹏表示赞同,他说:

“我前一阵在国家队5只基金跑赢大盘时研究了一下,发现中国股市国家队证金系汇金系、大社保基金、大央企中信证券和各路不同来源权贵金融机构,才是中国股市主力和赚钱机器,社保基金除2008年金融危机都赚大钱,中国股市就是政府权贵联合收割韭菜的。珍惜生命远离中国股市。”

据记者查询,秦鹏所提到的他那篇分析股市国家队收割股民的文章,首发于希望之声。文章中,他分析了中国股市里面现在这些规模数万亿的国家队,政商不分、它们才是中国股市最大的操纵者。

秦鹏:珍惜生命远离股市,来源:推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