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7日星期一

为什么大家都开始烦罗胖

作者:青朴山

最近有两个非官非爵的普通人比较火。

一个是有孤独斗士之称的崔永元,直接单挑高院院长,引起一片错愕与掌声。另一个则是罗胖,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跨年演讲,苦口婆心劝诫大家去找小,接受大趋势,结果引发了一波近乎同仇敌忾的讨伐。

有两个罗胖,都很胖,也都很能说。一个卖的是手机,一个卖的据说是知识。本文的罗胖,特指卖知识的那个。因为卖手机,最坏也就是卖点质量追不上情怀的产品,死不了人,更没法把一个社会推坑里。

罗胖不同,他卖的是知识,而知识直接影响人群的思维与行为模式,而他的烦恼也正来自于此:他自视甚高的跨年演讲,完全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而是引起了一片嘲讽。大多数人在指责他贩卖的是焦虑,而不是知识。

贩卖焦虑并没有大错。在中国,贩卖焦虑是一门生意,且很容易博得庞大受众。罗胖自己也很委屈,说就算是焦虑,这焦虑也不来自于他,他卖的只是健身卡,至于是否减肥成功,并不取决于他。

这个辩解的逻辑听起来几乎无懈可击。但,罗胖忽略了一点:焦虑也是分种类的。

站在社会大众公共利益的角度,告诉大家真相,叫醒装睡的人群,这种焦虑,听完了,内心也会不好受,但大家会认。

比如崔永元单挑高院院长,告诉大家依法治国依然任重而道远,这会必然带来焦虑,但大家会认。因为所有人都明白,教育、医疗和法律是一个社会必须坚守的三大底线行业。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底层就会有上升的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与尊严;只要法律秉持正义,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

再比如去年一度喧嚣尘上的民企完成了历史使命,该退出历史舞台论与实践。一些有识之士不顾重重压力,勇敢站出来曝露民企的生死困境与艰难挣扎,奋力为民企鼓与呼,这也会带来焦虑,但大家也会认。因为所有人内心都清楚,如果民营企业的产权与权益不能得到保护,我们每个个体也绝无可能独善其身,如果占企业总数90%以上的民企玩完了,我们大家也就都玩完了。

罗胖的焦虑,是另一种焦虑。他把贩卖焦虑完全当成了自己谋利和赚钱的模式,而完全忽视和罔顾这种焦虑的社会价值,某种程度上,甚至刻意把人群往坑里带。

以罗胖之聪明,他内心一定非常、非常清楚大多数个体样本之所以再苦、再累、再好学,也很难实现财务自由、身心自由的真实原因,却顾左右而言他,刻意误导成你之所以还是苦苦挣扎的屌丝,是因为你的知识不够、知识跟不上时代的原因。他完全忽略了,哪怕法院系统唯一读到了双博士后的助理审判员清,也难保障自身。

尽管不经过自己思考的知识永远不会是自己的知识,尽管得到上那些五花八门、花里胡哨的碎片化知识对多数一出生就输了的底层向上攀爬并无啥用,哪怕你会误导很多不具备独立思考的人群,相信和接受自身生活的不堪,就是因为知识贫乏,其实多数明白人也不会去怼你,毕竟大伙闲来无事去学学“知识”,缓解和满足一下自身被“社会列车”拉下的焦虑感,总好过去打游戏,去刷快手,去吸毒。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罗胖也是人,也要做生意,人艰不拆。

大家之所以突然开始烦罗胖,开始怼罗胖,不只是因为他揣着明白装糊涂。真正触怒大家的原因,是他试图劝诫和引导大家安于现状,无涉社会,无涉家国,安安心心做一棵糊涂的被收割韭菜。

这就是他在跨年演讲上,花了4个多小时,絮絮叨叨炫耀了一堆朋友圈后,唯一有点逻辑的阐述:大趋势,是我们必须接受的。我们要做的是,是去发现丛林里蝴蝶煽动翅膀的小趋势。

这里的逻辑瑕疵显而易见。在所有小趋势合并形成大趋势前,你基本无法对任何一个小趋势做出最终方向与影响力的判断,更无法据其做出行为决策。里至少有上亿只蝴蝶,你知道去跟踪哪只蝴蝶?

所谓的接受大趋势,追随小趋势,本质其实就是麻醉和怂恿所有个体原子化,只在极其有限、极其逼仄的小范围内做撞大运式的、无规则的布朗运动,自身命运的大环境、大方向,则完全拱手他人。

这已经不是做生意了,这是作恶。

我们这个社会,粗略划分,大概分三类人。

一类人是真的糊涂,既不看大方向与大趋势,也不试图以微小之力量,去影响或者修正社会方向,从来都只是被动接受社会潮流的绑架与裹挟。在社会滚滚洪流面前,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和能力,所有一切都只能被动接受和顺从。

第二类人,就是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类人多数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他们谈不上高尚,但也并不坏,好脾气,有自己的底线与原则,内心也明镜一样,知道问题的真正所在,但多数时候,他不发声,只是冷眼旁观,独善其身。

第三类人则是“聪明的坏人”,他们非常聪明,,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甚至刻意利用和放大社会瑕疵与问题,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生活本就不易,所以这三类人平素并不会互怼,尤其后两类人,多数时候,都是互相容忍,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如果第三类人自以为是地跳到阳光下,不无得意地炫耀和推广自己的“商业模式”,并试图挖坑,诱导和固化这种模式下的人群分野,第二类人脾气再好,也会出来说上几句的。

据说关在监牢里的犯人都有一个鄙视链,那就是高智商犯人鄙视暴力犯罪者,认为他们没有技术含量。而前两者则是一起鄙视强奸犯的,原因是他们认为“盗亦有道”,身为一个男人,不仅使用暴力,而且侵犯弱势群体(女性)核心利益,这是踩踏最基本的底线,是最无能和无耻的表现。

盗亦有道,这是丛林社会与文明社会的分野,也是人类进化的终极力量。

来源:格隆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