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5日星期一

衙内免费抢到19亿国企发家 贾庆林周永康批示保他抢

2017年11月27日,陆媒揭秘重庆富豪罗韶宇背后更多神秘的故事,以及其正在经历的债务危机。罗韶宇是东银系“创始人”,亦是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侄子(也有说是堂侄子)。罗韶宇曾凭着罗干的关系,摇身一变成为重庆最大民营企业“东银集团”掌门人,也将洛阳市下属栾川县的富川钼矿吞并,当时周永康等人还将前来调查富川铝矿案的洛阳市委书记判他抢劫国家财富。

罗韶宇

从“十八大”以来,罗干及其家族贪腐传闻一直不断。再加上其缺席“十九大”,其家族正面临政治和的双重危机。

罗韶宇陷入债务危机

陆媒“等深线”去年11月底推出长篇深度报导《重庆富豪罗韶宇债务危机》,称该媒体记者从去年10月下旬就已经在香港、重庆等地展开对东银系的调查。

20年前,罗韶宇创立了中奇汽车(迪马股份前身),并一度成为重庆首富。20年后的2017年11月3日,迪马股份一则公告将罗韶宇卷入了风波中:东银控股及其控制的企业出现贷款逾期的情况。

约有30多家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涉及与东银控股的债务问题,其中主要的七八家银行就涉及了上百亿贷款。

2017年11月27日下午,迪马股份召开2017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根据现场参会的人士披露的信息,股东大会审议了多个议程。

2017年11月6日,东银系旗下另一重要上市公司农业亦披露,东银控股控制的江动集团9亿元债务出现逾期。

罗韶宇的父亲叫罗刚。

罗干

但是,陆媒文章并没披露的是,罗刚就是前政治局常委罗干的哥哥。

罗韶宇的“经济实力”

报导披露,罗韶宇家族以92.5亿人民币位列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23位。

罗韶宇多年前常住的地方是重庆南山密林深处倚山而建的一栋。此处警卫甚为森严,距离别墅区大门岗亭约30米就会触发警告。别墅紧闭的黑色大门上方镶嵌着“1997”字样。

上世纪80年代,罗韶宇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重庆天府可乐办公室工作。

罗韶宇目前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罗刚在香港至少在4家公司中曾以董事身份出现。罗韶宇则至少在17家香港公司及注册非香港公司中担任董事或股东。

罗韶宇在香港的住宅,位于临近香港大学的贝沙湾公园附近,这里是香港有名的富人区,海景和山景交融。罗刚在港登记的香港住址也在贝沙湾公园附近的一处高档社区中。

《等深线》通过对罗韶宇家族掌握的数十家香港公司和离岸群岛公司进行了交叉对比后发现,罗韶宇父母罗刚与彭启惠及罗韶宇、罗韶颖(罗韶宇之妹)均出现在香港一家公司的股东及董事会名单中。

罗韶宇与罗干等人的关系

海外《新纪元》周刊的报导曾披露,罗韶宇1969年128日出生在重庆,父母原是重庆兵工长安厂的职工。罗韶宇的父亲罗刚是罗干之兄(也有说是堂兄)。正因为有当年罗干这把保护伞,罗韶宇在重庆可谓呼风唤雨。罗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过短短的几年,就摇身一变成为重庆最大民营企业“东银集团”掌门人。

1997年,罗干升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当年10月9日,由罗韶宇之母彭启惠与罗韶宇共同出资组建“中奇公司”,主营防弹运钞车和警用车。当时罗韶宇仅出资3万元,占303万元注册资本的1%。

大陆媒体在吹捧这个重庆首富时常说,罗韶宇是3万人民币起家的亿万富豪,然而,在其暴富的过程中,却处处充满非法交易和贪腐黑幕。

1998年12月,罗韶宇把原本属于中奇公司的钱算在自己头上,作为现金增资,使他个人在中奇公司的股权由1%增加为33.3%,一年增加了30多倍。

由于罗干主管政法委,间接管理各地银行的安全工作,中奇的防弹车被指定购买。

2010年1月,大陆网站上出现了一篇爆料文章《江动改制是黑恶腐败势力欺骗下的改制》,揭开了罗韶宇“不花一分钱‘买’到一个总资产18.6亿的国企的黑幕”。

重庆东银集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其集团下属的迪马公司是江动集团投资上市的公司,江动集团第一次投资就是6000万,第二次投资就是4000万,可以说重庆东银集团是江动集团一手扶持起来的民营企业。

而江苏江动集团改制时是官方评估固定资产13个亿、净资产5.6个亿的上市公司。江动改制时重庆东银集团名义上是以1.5个亿收购江动集团,实际上重庆东银集团一分钱也不用自己掏,全是江动集团投资东银集团的钱买了江动集团。正如江动集团董事长打电话动员罗韶宇收购江动集团时说的“你放心,不要你掏一分钱”。

2012年7月,重庆媒体报导称,“携手壳牌,罗韶宇要去国外采石油”,这是在周永康、曾庆红和薄熙来的帮助下,罗韶宇想涉足石油的发财梦,结果,重庆出现了很多罗家的加油站。罗韶宇计划三年投资10亿建加油站,并推动东银壳牌上市。

罗韶宇曾经被人举报过,他被称为重庆第二富的黑老大。罗韶宇家族财富迅速膨胀的时段正好是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薄熙来重庆横行无忌,擅长“黑吃黑”,但遇到比他更黑的罗氏家族,也得礼让三分。

罗干家抢29亿矿山,洛阳市委书记调查,被周永康判死缓

2015年2月26日,财新网刊发《刘宇萍为父申诉路》,称在女儿刘宇萍的奔走和秦城监狱的协助下,五年前被判死缓的原洛阳市委书记、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孙善武再审申诉被山东省高院受理。

根据《财新网》的报道,2005年,主政洛阳四年多的孙善武卷入了洛阳市下属栾川县的富川钼矿转让案。

2003年,栾川县政府对控制该钼矿主要矿区的县属企业进行改制,将其低价转让给钼铁贸易商人滕尚福为法人代表的徐州环宇公司与栾川当地企业共同成立的富川公司。

参与投标的当地其他投标者对此表示不满,认为是“栾川县政府暗箱操作,存在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且招投标程序违法,滕尚福出价甚低却获得高额矿山资产,遂向洛阳市政府举报。

2004年初开始,孙善武就介入该案,直到2006年10月,孙善武被调往郑州转任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后,有关部门对其展开调查,其家人也遭到监视。2007年12月29日,孙善武在省政协会议上被带走。

秦城监狱

而上述的富川公司的代表罗刚,河南当地消息源指,正是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兄长(一称是堂兄)。

孙善武在给中央巡视组的信中提到,在处理栾川“富川钼矿”问题时,曾收到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周永康,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何勇的批示。

2010年孙善武被判死缓。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