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6日星期二

清代官场毒誓应验的两则记载(图)

文:陆文

来源:

在清朝咸丰年间,遵化直隶州(今河北省遵化市)有位刺史,“刺史”在清代是知州的别称,是一州的最高行政长官。这位刺史为了标榜自己很廉洁,提了一幅对联挂在大堂中:“我如枉法脑涂地,尔莫欺心头有天”,然而实际上他却是一个贪官,枉法贪污之事干了不少,以至于一州百姓大多都能说上几件。他的对联不过是欺人,掩人耳目罢了。

由于当时腐败,这刺史居然平安退休,回老家河南某县养老。某日他在登山途中竟失足坠落,头碰巨石,顿时头破脑裂当场死亡,脑浆都出来了。真的应验了对联中所说的“我如枉法脑涂地”。

青浦县(今市青浦区)有位县令,想要加收漕运费用为自己牟利,每石粮食要多收数百钱,县民纷纷提出质疑,反对声四起。他召集百姓,当众率领与漕运相关的胥吏(也就是办事员)二十人,到城隍庙中对神发,誓言为“所加公费出于不得已,非以肥私橐也,办漕加费,涓滴归公。有沾染一钱者,官不能保首领以没(死时不能保住脑袋,身首分离),胥吏等皆立受显罚。”当时人们普遍信神,看到县令都带人在神像前发了毒誓,也就相信了,钱很快收上来了。然而这县令却和胥吏们一起中饱私囊,把这些钱瓜分了。

不到一年,这二十位胥吏竟全部相继死亡,县令头颈部也溃烂生了一个大疮,病情日益危急。一天县衙门的守门人,突然在恍惚中看见一个长相打扮和城隍神一样的人進来了,转眼间又看见他提着县令的脑袋,缓步离开。他悟到这是城隍神来了,急忙向后院跑去,看县令情况如何,当时县衙都是前院办公,后院给县令居住。刚跑几步,他就听见后院传来家属的痛哭声,原来县令刚刚去世,死时“颈烂头落而死”,城隍神真的让他应验了“官不能保首领以没”的毒誓。通过胥吏们和县令的死亡,人们也都知道他们都违背毒誓,贪污了多收的费用。

这两则实例均记载在清代薛福成(西元1838-1894年)所著的《庸庵笔记》中。薛福成本人早年为曾国藩幕僚,后随李鸿章办外交。历任浙江宁绍台道、湖南按察使,晚年任出使英、法、比、意四国大臣,深知晚清官场内情,因此其记载真实性极高,可谓真实不虚。

相关阅读得道高僧揭示人类、外星人、人生真相之谜

共产党 伊斯兰国

中共邪教

这两则真实的事例不仅告诉我们善恶有报的道理,更告诉我们人的誓言有神在听,是会起作用,是会应验的,不能随便发誓言。当今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不知道,他们都发过一种极可怕的毒誓:很多中国人都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在加入时都发了“牺牲一切”,“贡献出一切力量”的毒誓。中共是什么?中国人心里都清楚,它是一个独裁的党,发动各种政治运动整死了不知多少人,现在更是造就出无数贪官污吏,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没干过什么好事,全社会都被它害苦了。有高人更是指出:中共就是邪教,中共背后是邪灵,就是来害人毁人的。然而善恶终有报,上天必定报应它,让它遭大恶报而灭亡。当中共有一天要灭亡时,那么党、团、队员们发过的毒誓都会兑现,就真的就要为中共当牺牲品,做陪葬了。在无知中加入过中共组织的人,就只能等死吗?不是的,只要能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化名退出也可以),就能废除毒誓,走向新生未来天灭中共的大难就与你无关了。

资料来源:《庸庵笔记.墨吏设誓受谴》

本文标签:,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