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4日星期日

陈小鲁告别式 王岐山习远平送花圈 其父有句名言天下扼腕

陈小鲁是著名红二代,早前因在海南三亚猝逝。

中共开国元帅陈毅第三子陈小鲁因心肌梗塞,在海南三亚猝逝,终年七十二岁,震荡政商界。告别仪式今天4日在三亚举行,共港媒星岛日报日报道,三百多位亲友赶往参加,前中纪委王岐山夫妇、国家主席习近平弟弟习远平、女儿邓榕等致送花圈。

陈小鲁是著名红二代,阿波罗网据公开资料报道,陈小鲁是北京标准国际有限公司、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嘉兴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标准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长,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江西长运股份有限公司、安邦保险的董事。

陈小鲁在赵紫阳时代参加过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工作,六四之后下海经商。

陈小鲁曾是安邦保险集团董事,中国保监会不久前宣布接管安邦保险,原董事长被提起公诉。据报道,陈小鲁曾介绍中共元老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苒(媒体也常写做邓卓芮)给吴小晖认识,令吴成为邓家驸马。邓卓苒的母亲是邓小平次女邓楠,原科技部副部长,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书记处第一书记、常务副主席,是中共第十七届委员;丈夫张宏曾任中科院科技开发局局长。

吴小晖和邓卓芮结婚后,成立安邦集团。

二〇一五年年初,因安邦集团在短短一年间,资本金从一百二十亿元猛增至六百一十九亿元,时任安邦董事的陈小鲁卷入漩涡。

据《南方周末》报道,陈小鲁因掌控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三家公司,而这三家公司合计持有安邦保险集团超过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因此市场有意见认为陈小鲁才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

对此,陈小鲁回应称,自己“不是安邦实际控制人”,并称自己与吴小晖合作快十五年,只是谘询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谘询。”

陈小鲁北京好友吴伟撰文悼念,称陈小鲁生性豁达,在去年十一月鲍彤的生日宴上说,上边这次查安邦也把他查了个底掉,前几天通知他结论是“没有他甚么事”,别人要说甚么就随人家说吧,他要出去旅游了。

王岐山及习远平等致送花圈。

陈毅长子陈昊苏,曾任北京市副,现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兼中俄友协会长。图右,在告别仪式上发言。

陈毅次子陈丹淮,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委员,少将军衔。

陈小鲁的是中共开国元帅陈毅。陈毅非常著名的一段往事是当时任上海市长、主持上海市三五反斗争运动的陈毅说,“全市共自杀五百余人”,事据何济翔著作《沪上法治梦》。

根据中共中央1951年5月底公布的数字,当时全国在镇反运动中已杀人50万,基本达到了毛泽东下达的杀掉全国人口千分之一的目标。但杀戮没有刹车,三反,五反运动接着席卷全国。

1955年11月23日,上海市私营永安股份有限公司实行公私合营。

厦门大学教授谢泳曾撰文记述:“仅上海一处,自杀、中风与发神经者,即不下万人。自杀方式以跳楼、跃江、触电、吊颈者为最多,法国公园与兆丰花园楼丛中,经常悬死三五人不等,马路之上,常见有人自高楼跳下,跳黄浦者更多,棺材店一扫而空,其它天津、北京、武汉、重庆、沈阳、广州各处商阜,以及凡有工商业之全国大小市镇,无不有同样事。”

这不下万人的横死人数,是陈毅承认的数字的20倍。

当时上海市长陈毅每天在沙发上端一杯清茶听汇报,悠闲地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实际上就是问又有多少商人跳楼。“五反”运动使所有资本家在劫难逃,所谓“反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倾家荡产也交不起“税”,想死又不能跳黄浦江,因为会被说成去了香港,家属还要继续被逼迫,只好跳楼而死,让中共看见尸体好死了心。据说当时上海高楼两侧无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来的人压死。

有评论说:死了这么多人,不是一下子一起死去的呀!据说爱民如子、爱和资本家交朋友的陈毅市长可有恻隐之心而加以阻止呢?没有!陈毅市长不但不同情、不设法阻止,反而幸灾乐祸;你听他走进办公室的第一句问话:“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队?”何等轻佻,何等俏皮,何等幽默,何等开心。这样,刚刚为“抗美援朝”捐献过飞机大炮、刚刚上马路游行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的民族资本家只好继续当“空降部队”了。

中国的民族资本家,从发家,到上共产党贼船;从军事接管、土改、镇反、三反五反、扼杀私人资本的新税制、强迫捐献飞机大炮、强迫买公债,以及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中,民族资本家资产在不断被折腾、被压缩、被掠夺;最后在毫无专业知识、而有强烈仇恨意识的工人群众监督下,全国私营企业资产被评为24.1864亿元,不及实际的十分之一。

来源:阿波罗网王笃若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