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4日星期三

鲁炜被双开 欺君罪引习近平震怒 成中共用词“最狠”的大老虎

13日,中共原宣传部副部长、原网信办主任鲁炜被通报〝〞,中纪委对其定性罕见严厉,《人民日报》微信号称他为官方〝用词‘最狠’的大老虎〞。新华社记者在曝鲁炜的同时,还指控鲁炜和他背后的人反宪政,支持贪官搞暗杀。除人奶门之外,鲁炜还多次欺骗习近平。

鲁炜背后的直接领导是刘云山。

北京时间2月13日晚间,中共中纪委发布鲁炜被〝双开〞的消息。

经查:

鲁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干扰中央巡视,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

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群众纪律,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以权谋色、毫无廉耻。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文章称,鲁炜成为中纪委定性〝用词‘最狠’的大老虎〞,并称,〝罕见的严厉用词,可见问题之严重〞。

据香港《明报》报导,关于鲁炜涉贪腐的举报材料,早在两年前已送达中纪委有关专案组。报导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称,鲁炜的问题主要发生在任职新华社期间。

据称,巡视组2013年进驻新华社后,曾接到对鲁炜的举报资料,但巡视组并无调查权力。消息称,鲁炜所涉部分问题较为严重,举报有真凭实据。

门”欺君罪

在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为营造“万邦来朝”的盛况,鲁炜安排互联网大会的部分与会人士,假冒外国留学生及在华工作外国人士。此事后来被习近平得知,引震怒。

“带鱼门”欺君罪

鲁炜还利用习近平重视网络工作的机会,试图习获得的信息,包括一意孤行安排有很多问题的网络人士周小平,参加习主持的文艺工作座谈会,损毁了习近平的形象。不过鲁炜落马后,周小平的反应是落井下石。

对恩公反咬一口的周小平

中央宣传部长鲁炜落马了,以前他当网络信息办主任时对网友们上网的掌握着生杀大权,那时候他对周小平这个“带鱼作家”有知遇之恩,是他把周小平推到习近平面前的,周小平能以国家御用五毛的姿态上窜下跳表演了这几年,与这位鲁炜大人的撑腰不无关系。

可如今鲁炜大人掉井里了,周小平的大石头就冲着鲁大人掉下去的那口井里呼啸而去。

人奶宴事件/江系反宪政/江系支持贪官搞谋杀

2013年7月,新华社记者周方在网上发文指,有宣传部门现任正部级,当年还是副部级时曾参加一位大老板在北京高级会所的〝人奶宴〞,还做了〝很过分的事〞。

周方在新浪博客发表文章《人奶原来是道“菜”!?》。他的贴文全文如下: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某年某月某日,这位先生(当时为副部级)当年参加一位大老板在北京某会所搞的宴会,席间,人奶是作为一度菜上来的,不过这道菜并非盛在任何器皿中,而是在每位食客旁边,都来了一位全裸的美艳少妇。

网上流传周方当日的贴文

请客的大老板指着少妇们对客人说:“大家请随意,想喝奶的请喝奶,想‘吃人’的就‘吃人’。”在座者心知肚明。于是乎,大家便纷纷停止了交谈,放下了手中的一切,开始专心致志地对付这道“菜”。顿时餐厅里传来一片“喳喳”的声音,其间,有些人按奈不住,还带着自己的“奶妈”到里间潇洒去了。

“人奶”是当天宴席上最贵的一道“菜”,每位标价5000元。

据我所知,,那位当下已是正部级的宣传口领导,参加这种宴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本人如果记性不好,我可以找人帮他回忆,到中纪委茶室里谈或者跟老婆回家反省都行。那天请客的大老板目前还在狱中,提审起来很方便。

写出这段故事,就是想告诉那些装得人五人六的领导们,你们别他妈一天到晚装蒜,就你们这么一天到晚瞎折腾,又是“反宪政”,又是支持贪官搞谋杀。惹急了,老子就把你们这些糗事,带着你们的真名实姓,一桩一桩地公布出来。看看你们是怎么自己玩儿“大时代”,却禁止人民享受一把“小时代”的。

本人只要求你们他妈的别来干涉我写跟你们并无直接关系的文字(迄今为止我坚持不点名揭露从媒体出去的领导),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咱们就比比看谁死得更快!”

随后,有海外中文网引述新华社内部消息称,文中所指正是刚刚上任的网信办主任鲁炜,周方因此遭到鲁炜打压。

2013年8月,新华社内部消息称,周方已被控制,指使打压周方的,是新任的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

当时,有京城消息称,鲁炜所涉的问题并非杜撰,但有关部门是否启动调查将完全取决于最高领导人的态度。

鲁炜长期把持文宣系统称网络沙皇

现年56岁鲁炜记者出身,长期在江派人马把持的文宣系统工作。2013年担任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翌年5月,鲁炜出任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

被称为中共网络沙皇。就在鲁炜落马的前一周(2017年11月14日),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公布“2017网路自由”,报告披露,“众多法轮功学员因在微信或QQ上发布有关这个信仰团体(法轮功)和人权侵害的信息或登陆被禁的网址而遭监禁。”

报告称,中国连续三年在全球网络自由度排名中垫底,是全球网路讯息控制最严重的国家。

鲁炜落马网络不会变自由

美国《华尔街日报》分析称,“鲁炜的落马不太可能意味着互联网政策会发生什么变化,因为由他协助制定的中国互联网战略的执行力度在他被摘掉“网络沙皇”帽子之后有增无减。

来源: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