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1日星期日

挽回政协"花瓶"形象?汪洋扩权面临重大考验 未来政协将主管藏疆对台事务

作者:吴莉亚

常委汪洋于今年1月24日入选全国政协委员名单,成为唯一一名在列政协中共常委,汪洋在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上担任政协主席基本已经毫无悬念。外界观察到,政协主席已经扩权,除主管中共的统战外,还主管新疆、,分管对台事务等诸多重大事项。未来五年汪洋将面临重大考验。有分析指,中共内部的开明派汪洋主管政协,是习近平有意为之,借以改变中共政协“政治花瓶”的形象,但因政协本就以统战为目的,中共高官不被重用或仕途遇到瓶颈时多数会被打发到政协“打酱油”,还有富商太子党红二代,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汪洋想要力挽政协贪腐、买官等境况属实难办。

汪洋去年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后,料将接管中共全国政协主席,除主管中共的统战外,还主管新疆、西藏,分管对台事务等诸多重大事项。

2月1日至2日,汪洋出席了中共2018年对台;1月16日,其出席了中共全国统战部长会议。

总部设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报导,中共政协被指是“花瓶组织”。但实际上,政协在中共政治体系中的作用应该被外界低估,政协主席以及与之配套的其它兼职绝非虚设,并且随着当前新疆、台海、民族、宗教等议题重要性的骤增而明显吃重。

文章说,汪洋未来五年的担子显然并不轻松。除了宗教方面,新疆、台海以及民族问题,都是中共正在面对的棘手问题。未来五年,由汪洋领衔的中共政协方面的内外施治,或将成为中共政治改革的一个重头戏。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石实表示,中共政协主席作为排名第四的政治局常委,已悄然扩权,自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当局调查、政法委书记及国家副主席被踢出政治局常委后,中共政协主席、委员长的权力都同时扩大。此前,由周永康主管的新疆事务已改由政协主席主管,由副主席主管的事务已由人大委员长接管。

石实表示,汪洋下个月接管政协主席后,将主管中共的全国统战工作,主管新疆、西藏事务和分管台湾事务等诸多重大事项,在当前新疆、西藏民族问题日益凸显及台海关系持续紧张之际,汪洋今后五年面临的挑战的确不小。

习近平看重汪洋的开明?以期改变政协形象?

汪洋是中共共青团出身,仕途起步于安徽,33岁的的汪洋在出任铜陵市市长,就一度引发媒体关注,其“呼吁解放思想”的说法得到肯定。此后汪洋曾在温家宝的国务院出任过副秘书长,后空降重庆,任市委书记,中共十七届汪洋就进入政治局,转任广东省委书记。十八大汪洋遭受江派阻击未能入常。

汪洋在中共广东第十一次代表大会报告中指出:“追求幸福,是人民的权利;造福人民,是党和政府的责任。”他强调,“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

这一受到中共喉舌新华网的高度肯定。但外界认为,汪洋为中共涂脂抹粉,符合了中共精致洗脑的要求。同时汪洋在广东的创新与实干也得到肯定。

阿波罗评论员窦祈新认为,习近平十九大后着力改变中共的形象,而作为花瓶的政协,其贪腐等丑闻更令其形象受损,习近平让汪洋独当一面,执掌政协,显示习近平对政协的重视,并让其成为习近平新时代的标签之一。而目前绯闻缠身“韩正不正”的韩正,铁定出任副总理,这一职位至少是被总理钳制。这也可看出习近平对其所谓新时代中共形象的通盘考量。

难以扭转政协“花瓶”贪腐形象

政协主席、委员的头衔以及荣誉、地位以及享有的特权,一直受外界讥讽。而政协的腐败更是触目惊心。今日(25日)广州日报消息还报导说,“广州花都区政协原主席受贿3571万涉21人买官卖官”。报导显示,其受贿中的部分金额就是在担任政协主席之后。

原中共广东省政协主席、前广东政法委陈绍基,花了1千万元买下广东书协主席职位,凭借这一职位,以及“书法家”的加冕。陈绍基一幅字,能卖到100万的价格。

政协的花瓶角色一直被媒体嘲笑。其名声常作为饭后谈资。中共十八大反腐开始后,迄今有26名副部级以上的政协主席落马,还有8名同级别政协官员造降职等处分。这些人大多为江系。中共政协也被形容为腐败高发机构。

对此有观点认为,中共政协系统向来是江泽民集团的势力范围,也是江派卖官鬻爵的贪腐“大生意”。

香港《明报》1月24日刊登评论文章指出,长期以来,政协系统最为人诟病的问题是,地方政协人事只进不出、只升不降,“花瓶”中的水里逐渐产生污垢,生出虫子。

结合到汪洋出任政协主席,或许显示习近平用强人治理花瓶。

俞正声披露全国政协委员标价5亿元

香港《动向》杂志2016年12月号报导,11月3日,中共国务院、政协下达文件,整顿、彻查港、澳特区各级政协委员若干问题。

当晚,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召开中央有关部委办负责人会议,他在会上着重提到如何整顿、彻查港澳特区政协委员的状况。

会上披露政协委员的黑幕,长期以来中共官员把各级政协委员作为“商品”交易,成了某些部门、有权官员敛财、搞“人情”交易等。各级政协委员有“议价市价”。

所谓“议价”,是把部分名额在社会知名人士、商贾中“投标”,如中共全国政协委员由80年代后期捐赠或投资企业金额2千万元上升至5亿元以上,省级政协委员由80年代后期捐赠或投资企业金额5百万元上升至3千万及1亿元,地级政协委员视所在地区经济状况及地理位置,现已上升至1千万至3千万元。

报导称,虽有名额限制,但竞争十分火爆,导致中央部门、省级政府都向上争“名额”及在本地区增设名额。被俞正声点名的有广东省、福建省、上海市、北京市、江苏省都违规超额任命政协委员近一倍。

此外政协作为吸纳港澳富贾名流、政商人士的最高机构,其统战目的昭然若揭。新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2158名委员中,"特邀香港人士"124人,加上藏在其他界别的港籍人士,新一届全国政协港人多达200人,是34个界别(即代表团)中人数最多;若加上澳门29人,新一届全国政协港澳人士多达230人,堪称"超级大军团"。

港澳人士在全国政协占如此高比例,彰显中共当局仍然重视港澳在国家层面政治生活的"花瓶"作用。查实,全国政协选兵注重当事人对中共国家事务的所谓"贡献";故今届全国政协新丁突出特点仍是"政治酬庸"。

来源:阿波罗网吴莉亚报导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