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9日星期一

中共官员退二线“吃空饷”阵容庞大 养官总数与费用古今中外不曾有

wordcount=1815;

近日,官媒自曝官场潜规则,阵容庞大的“退二线”官员长期不上班“吃空饷”,奖金、工资还比一般官员多。2016年党媒首次披露官员为716,是中国史上官员最多的,而他们的三公消费,据2013年统计就已经高达9千亿,是2012年全年财政收入的10%。

退二线,吃空饷

据大陆官媒1月28日报导,一些领导干部因身体、年龄、岗位、压力等原因,由实职改虚职“退居二线”后,不上班拿工资成常态。

报导例举,广西某县教育局副局长改当科员后,长期滞留北京,一些必须其签字的文件长期堆积,“他以治病为借口前往北京,实际上与在京工作的儿子在一起。”当地纪检人士说。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县扶贫办主任因“工作压力大”,申请改虚职后,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长期待在农村老家,偶尔在单位现身也穿着运动装。

某沿海城市畜牧水产局局长2年前改任主任科员后,局里安排他在休渔期进行渔船巡查,但他几乎没巡查过,“除了非参加不可的会议外,平日在单位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该局工作人员告诉陆媒记者。

报导称,这样长期“离线”的干部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西部许多县直机关的科级领导干部中,这样的干部大约占总数的30%,有的县比例甚至更高,“占编不谋事、在编不在岗”已成人人皆知的潜规则。

一名县区纪委书记告诉陆媒记者,这样的干部有的全心思投入第二职业,安排的会不开、工作不做,有的人甚至未经批准擅自出国旅游。

而许多这样长期不在岗的干部奖金、工资还不少,“别看他们长期不干活,但绩效工资是我们的好几倍。”一名基层干部说,不少干部觉得不公平,也学着得过且过。

之前,中共官员频繁曝出上班时间淫乱、赌博等丑闻,如,湖南曾通报,郴州市有四个县区的14名官员上班时间浏览色情网页、看淘宝网页、在电脑上玩游戏。有网民曝料,湖南省高级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肖明多次在上班时间与不同女子开房发生性关系;四川省绵阳市中院办公室副主任唐某和该院女庭长高某在“上班时间通奸”。

中国史上官员最多的中共统治时期

据陆媒中国经济2016年6月21日报导,据人社部5月30日发布的《2015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下称公报)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716.7万人。

2016年4月23日,湖北省武汉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考点,考生冒雨参加笔试。(网络图片

此前大陆媒体还称,除了中共定编的700万公务员外,吃财政的其他人员,保守的数字早已超过6000万之众。如果再加上冠以各种名目的地方人员,包括各类城管、协警、联防队员,这个数字可谓达到“灾难”的程度。中国的“官民比例”应该至少是1:21。

早在2005年,中共中央党校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了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

署名“感性的冷眼看世界”发表文章表示,全世界23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7000万人口的国家也只有区区16个,这个数字只比越南、埃及少一点点,而比伊朗、土耳其多一点点,等于一个法国或英国,再加一个希腊或白俄罗斯或比利时或葡萄牙或匈牙利。

从历史看,各朝代政府官员与人口的比例是:汉朝为1:7000;唐朝为1:3000;明朝为1:2000;清朝为1:900。现今中国的“官民比例”约是汉朝的350倍,清朝的45倍。从横向看,日本官民比例为1:200,大陆的官民比例约是日本的10倍。

养官,超巨额的财政支出

据中新网2013年3月报导,据专家估计,全国三公消费总额近年来突破了9000亿元,相当于2012年全年财政收入的10%。

由于官方无相关数据公布,只能从前报导的只言片语中推算。2006年3月12日,《中国青年报》引用时任中共政协委员刘光复的话报导,“每年各级政府官员公车私用费用达2千多亿元”。当年10月31日,《瞭望》周刊报导:2004年官员公款吃喝3,700亿元。《中国统计年鉴》的数字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千亿元。”仅这三笔款项加起来,三公消费就已达9千亿。

中共推行的养老金双轨制和官方“三公消费”一直备受舆论诟病(网络图片)

有媒体报导的数据更高,前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主持的电视节目《天天看》第十期透露,2012年中共的三公消费高达3.9万亿。

中共政府除了公开的项目,仍有未公开的行政管理费用等项目。庞大的财政支出造成的浪费,挤占了教育、卫生、医疗、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