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习扫黑四重困境 党媒罕见证实周永康保护的黑社会一次吞3000亿

近日,中共党媒发文揭露了一些黑社会行贿中共高层大肆敛财的内幕。其中刘汉在前中共书记周永康的关照下,资产一次性从10亿增长到3000亿,300倍的涨幅令人咋舌。评论员“在水一方”分析,只是刘汉一个黑社会到底黑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就难以想象了。有学者分析,党媒发表这篇文章,是为了配合习近平提出的扫黑运动,而“扫黑除恶”既面临危机,又是一举四得的运动。

在接到起诉书后,刘汉精神几近崩溃,后来他几乎是每天一哭。(网络图片

政法委保护的黑社会敛财惊人

1月28日,中共党媒《北京日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发文,揭露了一些黑社会行贿中共高层官员大肆敛财的内幕。

文章又重提,前中共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勾结黑社会老大刘汉照顾他的儿子周滨,作为回报,周氏父子帮助刘汉打倒其商业对手袁宝璟,将袁氏三兄弟灭门,并让刘汉以10亿元资产购得300万亿国有资产的股份。

文章直言,刘汉兄弟背后最大的就是正国级“大老虎”周永康。2001年,周永康之子周滨看上了九顶山旅游,后因开发难度大放弃,刘汉知晓后,一个“赔本赚关系”的买卖开始计划。当时调任公安部长的周永康亲自打电话告诉刘汉,“要照顾好周滨”。于是,刘汉以近2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个仅价值几百万的旅游项目。至此,刘汉与周滨相识并开展合作,在水电站等项目上共同发财,刘汉也开始构建自己的矿产、资本帝国。

文章指出,有了金钱铺路,刘汉开始计划染指云南兰坪铅锌矿,甚至周永康都从北京亲自打电话给时任云南的白恩培,请他帮忙照顾刘汉的购买行为。在白的大力关照下,这个价值五千亿、亚洲最大、全球第四大的超级矿区,让刘汉以10亿元就控股了60%。

对此,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指出,刘汉在周永康这个保护伞下,资产一次性从10亿增长到3000亿,300倍的涨幅令人咋舌。而对于刘汉来讲,这个矿产并不是他唯一的项目,难以想象,刘汉到底黑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而周永康之子周滨的项目和所敛的钱一定不会比刘汉差。刘汉是黑社会,他利用中共中央级的保护伞瓜分国企、盗取国资的金额是普通老百姓想象不出来的。中国大陆的周永康刘汉们,到目前也是大有人在。

“扫黑除恶”一举四得

时事评论员胡平认为,党媒发表这篇文章,是为了配合习近平提出的扫黑运动。

胡平分析,周永康从被控制到判刑,前后拖了两三年之久,因为高层意见对立。江泽民一派反对立案审查周永康,更反对给周永康判重刑。其理由就是所谓“刑不上常委”。习近平、王岐山不能直接打破“刑不上常委”的禁忌,于是就采取了“剪裙边”战术,先扫除外围,先收拾周永康下面的人。因为这些人都不是常委级别,江泽民明知来者不善但却无法出面制止。等到周永康下面的人,从四川官场、石油系和政法系的亲信到刘汉和周滨相继被大张旗鼓的审讯判刑,周永康这只大老虎呼之欲出,再也包不住了,江泽民想保也保不了了。于是乎周永康就被押上审判台,彻底打倒了。

胡平指出,就在周永康被判刑之后,中纪委网站连发三篇文章《讲政治顾大局》、《突出执纪特色》和《创新审查方式》。文章批评个别纪委干部在工作中违反程序,搞“先斩后奏”,搞“倒逼”;严厉警告纪检机关不得成为“独立王国”,等等。明眼人一望而知,这里批的就是中纪委,批的就是习近平王岐山。“剪裙边”就是搞“倒逼”,就是玩花招“先斩后奏”。这几篇文章显然代表了江泽民一派的声音,可见江泽民一派对周永康被打倒是何等的恼怒。这三篇文章的发表,表明江泽民一派试图遏制对方嚣张的权力,但以后的事实证明江派的遏制依然没有成功。

还有学者认为,习近平的这次的“扫黑除恶”是因为中共面临多重困境。

在1月30日的美国之音的政论节目中,主持人问到:“有评论称,这次习近平希望在政法系统中清除他的敌对势力。这次新一轮的“扫黑除恶”是不是意味着习近平的政权面临很大的威胁,国内的矛盾在激化?”

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博士回答道:“这个时候提出所谓运动式的扫黑,本身就是面临着很大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危机。现在习近平面临很大的问题和困难是,在经济上美国已经要执行所谓的贸易战,在上的土地财政也越来越走向尽头。所以他必须要通过一种突出的所谓运动式的方法来摆脱困境。在我看来,组织上的政法委是否能忠于习近平的政权还是个问题,所以他要检验这些组织是不是足够的忠心。扫黑在政治上是一种对民间势力的威慑,财政上是救急,组织上是进行所谓的检查练兵,社会上是维稳。在政治、财政、组织和社会四个方面多管齐下,希望通过这种威慑式运动式的方式,来度过他目前可能要面临的极大的困难。”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