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星期四

陕西当局被迫“合议”张母被杀案 张扣扣案再现无耻一幕

陕西汉中退伍军人张扣扣为母复仇案持续发酵。21日大陆官方通报称,陕西高院已委托汉中中院合议庭对当年案件进行合议。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办案法院不可能自己说自己当年把案子办错了。张扣扣报仇之前留给父亲的四万元养老钱,被中共警察以取证为由拿走,无耻至极。政法系腐败透顶,从警方通过刑讯逼供到到法院胡乱的判决,制造了一个个冤案。时事评论员横河表示,在中国不能把“依法”当回事。

陕西汉中市南郑县新集镇王坪村村民张扣扣,大年三十(2月15日)持刀杀死71岁的邻居王自新、其47岁的长子王校军和39岁的三王正军。事发当天,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因为有事没有回家过年,从而躲过一劫。

血案发生后,网上几乎一面倒地力挺张扣扣替母复仇,甚至将其比做杀警案中的“杨佳”。

1996年年仅13岁的张扣扣和姐姐张丽波,目睹自己的母亲汪秀萍,被王家父子殴打致死的过程。

据《新京报》援引当地村民白先生的话说,当年王家的三个儿子在当地势力较大,原本判决17岁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但仅服刑3年后就出狱。

南郑区新闻办相关工作人员说,南郑区法院已经将此事向陕西省高院汇报,高院已委托市中院合议庭进行合议,有了最新结果会进一步通报。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在强大的民意面前,涉事法院迫不得已装装样子而已,当年办案的法院自己查自己,查不出什么结果,不可能自己说自己错了。

1996年南郑法院一审判决王正军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由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9639.3元。

陆媒每日人物21日报道,张扣扣父亲张福如称,当时到手的赔偿有1500元,至于丧葬的费用,“自己也不知道王家到底花了多少。”那1500元,都用于姐弟俩的教育费用。

时间倒回去九天,当天的晚上,张扣扣把四万块钱交给父亲,说:这笔钱留给你养老。这笔现金在出事后被公安带走,作取证用途。

爆料,张扣扣割喉王向军,枪杀王富军,最后,准备要杀王自新时问了两句话:第一句:当年杀了我妈后你们家托人找关系总共花多少钱?

第二句:明明是王富军打死我妈,为什么却让王向军顶罪?当年审判长刘永生收受王自新35万元现金,审判员王汉娉收受15万元现金,代审判员王志钢收受王自新11万元现金。

据云影传媒报道,上提到了妈妈被打以后,晚上七点多出的事,死亡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间隔几个小时。为什么没有去医院抢救?

张扣扣姐姐张丽波说:当时打的时候,满头是血,头骨裂缝了,没几分钟就死了,根本来不及抢救。

张扣扣父亲张福如:这时间不对,我今天又看了...

张丽波还说:王家老大当年是两河乡乡长,上下买通,让村民出庭作证,说是我妈不对。难道我妈把天下人都得罪完了吗?我个个都跟你有仇。谁做证给谁钱。我爸爸他穷,他连状纸都写不起。

政法委勾结祸害社会

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专题节目中分析表示,在中国,“依法治国”本来就是说说而已,所以也不能把它说的当回事。

横河认为,中低层的官员,都是江泽民腐败治国的受益者,所以他们对反腐的抵制是自然的,而且是属于自身的利益。在感情上他们怀念江泽民统治时期腐败治国也是顺理成章的。我们知道实际上中共的,特别是不受监督和制约的权力是腐败的来源,这种腐败是不可能通过反腐,或者其它任何方式消除的,只有改变制度让中共退出舞台。

时事评论员周晓辉也指出,中共通过“把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间接地将黑恶势力与中共官员联系在一起,也就是扭捏承认了黑恶势力猖獗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背靠的“保护伞”——中共各级官员。

当年江泽民的心腹周永康落马后,中共官媒曾公开点名其子周滨与黑社会勾结,周永康是中国最大黑社会团伙的保护伞。在周永康任公安部和政法委书记期间,公检法人员与社会黑恶势力相互勾结,鱼肉百姓已是常态。

统计显示,正是在此期间,中国严重刑事案率居高不下,黑势力横行,中国大陆刑事案件每年以17%至22%的幅度上升,公安部门成了百姓公认的最腐败、最黑暗的部门,各地民众对社会治安不满意程度逐年上升。无疑,政法委系统成了打着法律旗号为黑恶势力开道的最大黑社会,周永康也成为了最大“黑帮老大”。

周晓辉认为,虽然周永康等政法系高官被拿下不少,但其余毒并未在政法系统消除,公检法人员徇私枉法、黑道白道都涉及,明里暗里与黑恶势力勾结现象依然十分普遍,且遍及全国各地。去年的四川赵鑫案、山东辱母案等,背后就都有警察和黑恶势力的影子。

政法委在江泽民时期坐大一直反向执行习近平政策

港媒东方日报2016年5月12日报道,中共司法系统腐败透顶,草菅人命已成为一条流水作业线。从警方通过刑讯逼供、诱供、指供,把冤案打造成铁案,之后进入司法部门,经过检察院的起诉,再到法院胡乱的判决,冤案就如滚石下坡,一路冲关夺隘,势不可当。

美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邓小平1997年死后,江泽民大权在握,焖声发大财上行下效,特别是1999年,江泽民推行镇压法轮功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灭绝”、“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给几千上万的奖金,还可以升官发财。同时给从中央到地方610系统播发巨额经费,政法系变成了利益集团,靠“抓嫖”、“罚款”等手段榨取民众财产,靠瓜分巨额“维稳”经费自肥。在镇压法轮功过程中,政法系迅速坐大,同时把镇压法轮功的手段推行到一般民众。

在习近平上台至今,政法系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不被清算,一直在跟习作对,对习的政策“反向”执行。

时评员横河表示,江泽民1999年创立针对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后,赋予公安和政法委系统超级权力,自上而下系统破坏法律体系。政法系不会只把这种权力用在法轮功学员上,迫害必然会扩大到普通民众和其它群体。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