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1日星期三

张扣扣案曝出司法造假细节 习近平未禁报道要借力?

汉中男子张扣扣为母杀人案近日一直在网路很活跃,尚未得到中共当局的封杀,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可能是习近平要为整肃司法系统铺路。按统的大白新闻的报道,张扣扣的姐姐说是老二最后杀死张母,如果此事属实,老二还活着,需要追究老二的杀人罪责。张扣扣父亲和姐姐曝出出政法系统伪造张母死亡时间,还有大量伪证。此外,很多都认为应追究当年与张扣扣母亲一案相关的公检法。

中宣部为何一反常态未下报道禁令?

近日,网友们关于陕西省汉中张扣扣一案在网络上议论纷纷,并没有像从前一些案子一样被噤声。

美国媒体人、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如今刘云山下台,习近平的人马主管宣传口。尤其习近平要整治司法系统,需要舆论的铺垫,这个案子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公检法在江泽民时代成为一个独立王国,形成了政法系这么个第二中央。在江泽民的高压和收买下,中共政法系统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招数,最后都扩展到其它团体和个人身上。政法系统的黑暗达到了中共建政后的顶峰。

政法系统贪赃枉法伪造案情

据云影传媒报道,判决书上提到了妈妈被打以后,晚上七点多出的事,死亡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间隔几个小时。为什么没有去医院抢救?

张扣扣姐姐张丽波说:当时打的时候,满头是血,头骨裂缝了,没几分钟就死了,根本来不及抢救。

张扣扣父亲张福如:这时间不对,我今天又看了...

张丽波还说:王家老大当年是两河乡乡长,上下买通,让村民出庭作证,说是我妈不对。难道我妈把天下人都得罪完了吗?我个个都跟你有仇。谁做证给谁钱。我爸爸他穷,他连状纸都写不起。

我弟弟12岁,亲眼看到别人把娘一棒子打死了。当时我弟就抱着我妈哭喊:妈妈!妈,我要给你报仇。妈,我要给你报仇。一个12岁的孩子都知道仇和恨了。

那时候我16岁。我记得王家老三判了七年。他坐了三年零六个月。那时候我弟弟也小,他也说不上一句话。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仇恨在心中越积越多,积了22年。

我妈已经死这么多年了,我回来听我爸说,王家老头说:“噢,老子把你女人打死了,你也没把老子咬一口。”我爸听了这话,眼泪哗哗哗往下流,最后把我弟弟气得咬牙切齿把他瞪了两眼,也没吭气。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分析,按政法系统的大白新闻的报道,张扣扣的姐姐说是老二最后杀死张母,如果此事属实,老二还活着,需要追究老二的杀人罪责。

呼声要求究责政法系

另外,网友这两天披露出当年关于王家打死张扣扣母亲一案的宣判书。

陕西省南郑县人民法院,当年对张扣扣母亲汪秀萍死亡一案的判决书,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五日。

网友要求,法院的这些官老爷,现在都还活着吧,升官发财了吧,出来走一个!

审判长:刘永生

审判员:王汉娉

代审判员:王志钢

书记员:袁小丽

网友郭海燕说:张扣扣的悲剧并不在于以暴易暴,以血止血。而是他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没有出现。等到他报完仇,已经不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出现了。一个正常的人只能把实现公平的希望寄托于鱼死网破的挣扎,这种绝望的世界,不该是现代人类的世界。但它可以是中国人的世界。

有法律学者提出本案疑点,建议调查当年凶器是否有王氏父子其他人的指纹,便可知杀人者不止一人。

另有网友说:杀母之仇岂可不报!快意恩仇,真英雄也!义释妇孺,令人敬佩。中国更需要几个爷们...

还有网友给张扣扣封为“扣扣侠”!说:“可惜没把当年受贿的法官和警察杀掉!”

不是所有杀人都是犯罪

陆媒时局文摘近日一篇署名沉雁,题为《满屏力挺复仇犯,打了谁的脸?》文章说,连国际政法研究院陈中华院长都呼吁“尽快释放张扣扣”。

文章说,堂堂政法研究专家也跟人民群众一样的“低俗”?我终于发现了“大道至简”的丰姿绰约,越是真理越是简单到经学大儒与村野匹夫没有差别的共识,谁也挡不住自然法则的神光,这应该就是某些人最避讳的普世常识吧。

如果人人都用自然法则维护自然正义,但由于人的理性有限,实施自然正义时就不可能精确计算,要么实施过度要么实施不足,无论过度还是不足,都会毫厘不差转化为高昂的社会成本。张扣扣就没有精心计算,仇家只杀了他妈一人,他却一气之下宰了父子三,这就叫自然正义实施过度的巨大社会成本。但这能怪张扣扣吗?不能,因为有限理性也是人性,其本身也是自然正义的组成部分。正因为如此,为了降低自然正义的社会成本,就需要一个能够精确计算正义的公共法官,这个公共法官就叫国家。如果国家这个公共法官从不缺席,张扣扣还会过度酿造手刃父子三的社会成本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令人震惊的是,杀红了眼的张扣扣并没有杀黑了心,他对不相干的仇人妻儿子女毫发未损,因此,有人称之为“灭门案”是严重不对的。准确说法应该是:冤有头债有主,好男儿不伤无辜。尽管对父子三下手狠了一点,但张扣扣是一个有尊严的汉子,复仇的熊熊烈火并没有焚烧他的自然人性,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放过了仇家毫不相干的弱势群体,这就叫人性尊严。嫉恶如仇又护弱爱幼,比武二郎混得有档次。古往今来没有谁对武松有半句微词,让我又能对张扣扣说什么呢?

有人说,张扣扣报一己私仇不算英雄,英雄应该是为公义而战。我就特么奇怪了,我看很多人经常热转胡适的“争取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怎么到了张扣扣这里就成了“报的一己私仇”?只有黑社会内部成员才有私仇之说,那是因为分赃不均但又不可见光的个人恩怨,所有能见光的仇恨都不是私仇,都是国家这个公共法官渎职而遗留的公共仇恨。为金钱犯罪是个人有罪,为面包犯罪是国家有罪,为尊严犯罪是我们人人有罪,他人的不幸就是自己的不幸。试问你我,还怎么有脸说张扣扣是报的一己私仇?

张扣扣是不是英雄不重要,但他让我觉得很解气特别重要,这就够了,他就是为我而战。我看满屏都在力挺张扣扣,说明大家都很解气,他当然就是为公义而战。母亲是所有男人心中的至爱,为爱而战就是为尊严为幸福而战,大家一起力挺张扣扣,不但打了国家这个公共法官的脸,也打了一心沉迷老婆孩子热炕头者的脸,他让所有丧失爱心为欲而战的苟且偷生者无地自容。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