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星期六

刘鹤出任副总理 能解决中国经济的系统性问题吗?

作者:林枫

中共局委员刘鹤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度会议上讲话,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在旁聆听。(2018年1月24日)

据路透社独家报道,刚刚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言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重要智囊刘鹤将在今年中共“两会”后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经济和金融。刘鹤星期三在达沃斯向全球政商领袖表示,中国要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候推出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举措,有些甚至超过国际社会预期。有观点认为,不能对刘鹤的任命和他在达沃斯论坛上的发言寄予过高期待。

刘鹤达沃斯提出改革方向

刘鹤目前的头衔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他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言时表示,中国未来几年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是要实施好“一个总要求”、“一条主线”和“三大攻坚战”。“一个总要求”就是中国经济要从高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一条主线”就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三大攻坚战”即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精准脱贫和防治污染。

刘鹤表示,中国还要扩大对外开放力度,包括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对外开放,、特别是保护知识产权,以及扩大进口。他还说,中国将利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机会推出新的改革举措。“至于这些举措是什么?中央政府正在研究,但是在这儿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向各位报告,可能我们有一些措施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他说。

何清涟:对中国改革期待值不应过高

旅居美国的独立中国经济何清涟认为,作为即将出任中国副总理的刘鹤来说,他在达沃斯上的表态更多地是展现一种姿态,考虑到中国经济的现状和种种结构性问题,外界不应对刘鹤本人和他所说的超出国际社会预期的改革举措抱有过高期待。

“因为这一次刘鹤是在达沃斯首秀,是向全世界表明,今后中国的金融就是由他这个很有可能出任副总理的人主管,那么他在这个上面当然要展现一个比较积极的姿态,”她说,“他说的话我也看了,当然能够给人一些遐想的空间,但是我个人觉得,大家还是要深切理解中国这些年来对改革二字内涵的定义,就像我讲的不管往哪个方向,只要动了就是改革。想到这一点也就不会有太高的期望,也就不会失望。”

刘鹤表示,“要坚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针对突出矛盾,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充分发挥企业家的重要作用,鼓励竞争、反对垄断,完善宏观经济调控机制。”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业与政治经济研究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发推文说,“我们不要(对刘鹤)期待值过高,刘鹤在过去几年曾为多个政府干预政策辩护。”

旅美独立中国经济学者何清涟认为,刘鹤在担任主管经济和金融的中国副总理后,将接过一个十分棘手的烂摊子。她说:“中国的金融问题,债务很多,影子银行系统基本接近崩溃,还有就是外资。由于中国控制外汇的流出,很多外资企业的利润不能变现,再加上川普的税收改革,导致美国已经成为一个洼地,很多资本都回到美国。这些都对中国具有极大挑战。”

刘鹤本人在达沃斯表示,中共政府未来要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他说,“我们将……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形债务等突出问题,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

他并没有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也没有给出判断是否达到目标的具体标准。纽约时报1月25日的报道说,“(这)表明中国政府可能在未来几年弱化有债务驱动的经济增长,转而加强解决棘手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其中就包括借贷激增。”

中国或有办法解决短期问题

独立经济学者何清涟认为,由于中国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特性,中国政府是可以通过一些行政手段解决债务问题。“它到时候可以通过行政命令,通过,让一些大国企和民企来认购。这也不是做不到的。”她说。

就在1月26日,中国国家发改委等七大部委联合发布市场化银行债转股具体方案,支持各类所有制企业开展债转股。这显示,中国政府正进一步使用这种方式来降低企业杠杆率,弱化相关风险。

为改革松绑?

独立经济学者何清涟认为,无论是什么样的改革措施,外界都不应对中共的经济改革寄予过高期待值。她表示,19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归根结底是邓小平希望以资本主义救党。“既然过去靠资本主义救这一点比较成功,它今后也不会放弃。但是,它绝对不会让资本主义超越共产党,而是要让资本主义为共产党服务。”她说。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