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星期六

中共是否真的对美国构成威胁?

中共海军人员在舟山一处基地举行的集体婚礼上挥手向他们的新娘告别。(2017年12月29日)

在川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与国防战略把中共与俄视为繁荣与安全的核心挑战之际,美国亚洲协会旗下有关中国议题的网路新闻杂志《中参馆》最近与一些中国问题专家探讨了中共是否真的对美国构成威胁的问题。

霍尔姆斯:中共不对美国构成立即的威胁,但威胁逐步增加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负责海洋策略的霍尔姆斯(James Holmes)认为,中共与俄罗斯并不对美国的繁荣与安全构成立即的威胁(immediate threat),但是美国整体的经济与安全的一个逐步增加的威胁(incremental threat)。

霍尔姆斯指出,自从二战以来,美国把视为海洋商贸自由体系的护卫者,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欧亚强国,在欧洲和东亚驻有军队,而且在这些地区依靠同盟关系来保障美国在欧亚大陆的战略利益。北京与莫斯科则基本上公开的要在他们关注的海洋地区,像黑海和南中国海,按照他们自己的利益来修订海洋自由的规则;他们都希望削弱美国的联盟体系。如果他们成功的实现这一目标的话,美国将在亚洲不再拥有战略地位。而如果美国失去这一战略地位,这会使海洋商贸体系置于那些想要在体系中取代美国的国家的手中,那么美国的繁荣可能会受到影响。

在他看来,中共与俄罗斯的策略就是逐步的实现这些目标,而不会促使美国及其与它们打一场战争,或者至少在爆发战争的时候使他们看起来是坏家伙。因此,他把中共与俄罗斯看作是对美国的繁荣与安全的一个缓慢移动的威胁。

莫里斯:中国理论上可以对美国构成生存威胁

兰德高级政策分析师莫里斯(Lyle Morris)指出,从军事理论上来说,威胁是能力与意图的结合。从这个角度来讲,毫无疑问,中国与俄罗斯对美国构成最大的生存威胁。这两个国家不仅有能力在与美国爆发的区域性冲突中获胜,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也有在一些最可能的情景中与美国军队对阵的政治意愿。对于中国来说,这些情景包括、朝鲜、日本(东中国海争端)以及菲律宾(南中国海)。

莫里斯:美国对中国态度的转变缘于中共的所作所为

莫里斯说,很多观察人士对华盛顿对北京的看法的改变感到吃惊,但是这种转变是对中国在亚洲的目标的信任逐步受到侵蚀的结果。在他看来,中共过去10年的所作所为,而不是美国急于给中国贴上对手的标签,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与国防战略这样的文件的出台提供了可能。

这位分析师认为,中共日益选择了一条与美国及其盟友与伙伴进行对抗与胁迫的道路。在南中国海的争端上,中共选择无视国际司法裁决,而是继续通过对有争议岛礁进行军事化、威胁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以及威胁那些寻求正当使用其专属经济区的资源的其他争端方来巩固它对南中国海的控制;中国国家主导的工业间谍活动以及盗窃知识产权继续不松劲,而且越来越多的把经济胁迫作为惩罚北京不认可的行为的手段,包括针对美国的关键盟友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

莫里斯:美中并没有进入一个战略敌意的新时代

不过,莫里斯并不认为美国的国家国防战略开启了一个美中两国都把对方看作是敌人而不是战略竞争者的战略敌意新时代。他说,国家国防战略是美国国防部职责的体现,即以敏锐的眼光审视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的长期威胁并制定遏制这种威胁的战略,并在必要的时候在军事冲突中取得胜利。他指出,国家国防战略的职责并不是交朋友或是在潜在的对手身上找到共同点。后者是国务院和白宫的职责。他认为,美国国务院与白宫会继续在合适以及可能的情况下在与中国有共同利益的领域进行合作。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