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栗战书为何没接中纪委?真正原因曝光

中共十九大前,外界一直认为如果王岐山隐退,是最佳接替人选。不过栗战书最后出人意料的成为人大委员长的接班人。外媒披露,其背后原因是为了保障委的顺利运作。

中共新一届常委中排名第三的栗战书,预计将接掌中共人大委员长的职位,并分管港澳事务。相较于汪洋、王沪宁和赵乐际等其他新晋常委相比,栗战书鲜少单独出席公开活动。

从10月25日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后,直到11月27日,栗战书才首次以常委身份单独出席公开活动。当天他出席中共农工民主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会见全体与会代表,并代表中共中央致贺词。

对于新入常的栗战书为何这段时间如此低调,海外《大纪元》获悉,这跟他接手人大一职有关。

在“十九大”前,一些港媒推测,栗战书是接替王岐山任中纪委书记的最热人选。当时港媒曾报导说,若王岐山卸任中纪委书记,栗或会接任。

《大纪元》得到的消息指,当初栗战书没接替王岐山的最大原因就是国家监察委的设立,需要中共人大的支持,需要加强人大的作用。这就需要一个靠得住的人选,而以栗战书过去的党务经验,他无疑是最佳的人选。而江派常委张德江执掌人大,暗中作梗,没少给习近平添乱。

栗战书处事沉稳,对习近平忠心耿耿,深得习近平的倚重。

在中共的权力体系中,全国人大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但向来被外界认为只是一个“橡皮图章”、举手的机器。不过,在程序上中共行政官员的产生必须警告人大的“选举”和“任命”,人大还“立法权”。人大一旦落入反习人马手中,也会如同张德江一样成为非常大的障碍。

今年11月7日,中共公开征求意见的监察法草案中提到,国家监察委员会由全国人大产生,主任由人大选举产生,副主任、委员由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该草案将于2018年3月提请审议。

此前香港《南华早报》报导,伦敦大学教授史蒂夫(Steve Tsang)表示:“习近平任命亲信栗战书出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长,目的是以全国人大的支持为基础,为推进立法改革布局。”

上海政法大学教授陈道银表示,背后有了习近平的支持,一旦栗战书掌人大,在接下来的五年间中共全国人大的地位将会强化。

崔士方:国监委吞并反贪局,中纪委有了侦查权

外界认为,新任中纪委书记将兼掌监察委

当局酝酿成立的监察委,将实现对公务人员的全覆盖。外界认为,这将是中纪委的一次大扩权,不仅是管辖范围扩大,而且职权也将大增,会成为习近平当局反腐打虎的更有力工具。

11月7日,与国家监察委对应的《监察法》(草案)公布。

《大纪元》时政人士崔士方的文章比较了王岐山主导的《监察法》与之前的《行政监察法》,总结了几点不同,其中之一就是国监委吞并了检察院反贪部门的监察委,权力大大增强,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增加了侦查权。

文章说,中共的检察院反贪局与局都具有侦查权,只是前者一般侦查「官」,后者一般侦查「民」。

在中共治下,虽然侦查权经常被被公安、国安滥用,但纪检系统作为党务部门,与侦查权却从来似乎有条楚河汉界,案件的侦查借助司法机关来执行。

但在监察法草案中却首次出现了「侦查」,即:检察机关认为需补充核实的,应退回监察机关补充调查,必要时可以自行补充侦查。其他只提调查。但这唯一的一次提及侦查,就已机关尽泄——监察委是有侦查权的。

另外,原来《行政监察法》中的「双指」(类似中纪委的「双规」)变成了留置。

也就是说,新的监察委未来实际上具有了侦查和拘留权,只不过监察委明确是党务机构,所以名义上不能「侵占」司法机关的权力而已。

张德江手下暗示能让习近平靠边站

2014年,中共江派常委张德江掌控的中共人大落闸“真普选”、激化香港紧张局势之后,人大内务司副主任委员、原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日前在喉舌党媒撰文力撑中共的伪人大制度,香港普选,甚至暗示人大可以罢免主席,挑衅习近平。

李慎明曾担任社科院副院长,同此前发表“阶级斗争论”引爆舆论的社科院副院长李伟光,都曾是薄熙来主导的“重庆模式”的吹鼓手。李慎明本人曾担任王震秘书。

9月28日香港警察用催泪弹及胡椒粉镇压和平的香港示威民众引起民愤,抗议遍地开花。2天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李慎明的文章,力挺在香港局势激化中起催化作用的中共人大。并且指责香港普选,称“在当今中国,搞一人一票的竞选制,必然会很快步入一个动荡、动乱甚至内战的局面。”

李慎明甚至引用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话,把人大比喻为“如来佛的手掌”,“我们的主席、总理,都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出来的,一定要服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甚至威胁“我们的主席不能解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相反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罢免主席。”“主席也不是政府,国务院不向他报告工作。我们中国是一个大国,叠床架屋地设个主席,目的是为着使国家更安全。”暗示相对于中共人大的“最高权力”,习近平的主席位置只能靠边站。

今年8月31日,江派常委张德江操控中共人大就香港普选问题全面落闸后,香港局势围绕“占领中环”一触即发。

9月22日习近平会见香港富豪团时在公开讲话中,不仅避提张德江在人大通过的政改问题,也没有撑张德江。10月10日,抵德访问的李克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谈,同样没有提张德江暗中运作搞的香港“一国两制”白皮书和人大有关香港政改决议。

阿波罗网李华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李华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