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1日星期四

金正恩对华发动“经济恐袭” 中共反应出人意料

为应对经济封锁,朝鲜近期骤然加强伪造假人民币并输入中国。这种行为在国际上被称为〝经济恐袭〞,但官方竟然毫无反应,堪称奇葩。美媒披露,朝鲜有一个秘密“财政机构”叫“39号室”,由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亲自主持大量印刷各国伪钞。

日本《产经新闻》报导,随着联合国对朝鲜展开全面制裁,中国输入朝鲜的商品停滞,朝鲜对华出口的铁矿石、铅、煤炭等产品也逐渐中断,但日前海关在朝鲜进口中国的商品中,又发现许多假人民币。

报导引述韩国媒体消息称,朝鲜有一个秘密“财政机构”叫“39号室”,专门制造大量,该机构制作的假钞技术高超,让每日与金钱打交道的中国银行员工根本无法识别真伪。

“39号室”由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1974年成立,其地点在朝鲜劳动党3号楼9号室,因此得名“39号室”,但对外叫“朝鲜劳动党财政会计处”。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11月15日报道,“朝鲜正以级技术大量伪造人民币”的消息经常刷爆朋友圈,最后矛头一般会指向劳动党39号室。

《时代》周刊的大卫·沃夫曼(David Huffman)2015年曾这样说:“很少有例外,只有联邦储备银行配备的豪华验钞机可以识别这些假货。”

在韩国的脱北者智库朝鲜分子团结会介绍说,根据他们从朝鲜得到的可靠消息,印刷假人民币的中心在朝鲜平安南道平城市的一家造币厂,该厂专门负责印刷假币。

美国陆军大学战略研究所一篇论文指,“39号室”实际直属朝鲜最高领导人,主要负责朝鲜海外的“地下经济活动”,暗中从事伪造货币、伪造香烟,甚至出口军火、鸦片种植、毒品等交易,意在赚取资金突破国际经济制裁。

而大规模印刷假人民币始于2013年,印刷假币采取“三步走”策略:首先,假钞在朝鲜流通,以测试是否有破绽;接着送往第三国使用,以检测其安全性;最后大规模输入中国。

报导还举例说,2012年一名关押在韩国的朝鲜女性曾透露,她原本在辽宁省沈阳市经营的一家风俗店工作,2000年前后,她开始在中国使用假钞,金额高达100万美金。

类似情况在中国还有很多,如一些在中国工作的朝鲜商人,会将假币混入真币之中,发给打工者,令打工者打白工。

多维网援引另一位曾经在39号室工作过的脱北者说,朝鲜光在2007年就购入了可以印刷折合20亿美元各种假币的纸。这些钱通过39号室的各个工厂和公司、朝鲜驻外机构直接和间接的流向了国际市场。

美国财政部在2010年已经将劳动党39号室指定为与非法经济活动有关的,通过秘密资金管理以及非法创收,向朝鲜核心领导层提供援助的秘密机构。并将39号室所拥有或掌管的朝鲜大成银行和朝鲜大成贸易总会社等2家机构追加指定为制裁对象。显然这些制裁没有成效,朝鲜版伪钞依旧泛滥。

针对朝鲜大量输送假钞行为,外界称为“经济恐袭”,属于较大的外交问题。但中共当局却未对朝鲜提出抗议。

迄今为止,除中国个别网站出现“朝鲜制造假币”字样提醒民众外,多数官媒保持沉默。

有观察人士批评,对倒提钱袋子养活独裁政权60多年的中共“老大哥”,朝鲜不但毫无感恩之心,反而设立专门针对中国的人民币制假机构,祸害中国;其金主却对此不好作声,堪称地球上的奇葩一景。

但其实“老大哥”在翻脸不认人方面,也不遑多让。中共夺取政权多亏中国农民,但建政后迅即出尔反尔,掀起多次政治运动,把农民手中的土地收归党有,甚至连种葱种蒜的一丁点自留地,也作为“资本主义尾巴”给割掉了。

在中国大陆的搜索引擎百度上,随便一搜就可以找到带有联系方式的销售朝鲜假币信息。

另外,朝鲜边防人员还利用边境检查,用〝调包〞的手段,将伪钞与游客、商人的真钞对换。

除了假币外,朝鲜还大量制造鸦片和化学毒品,以及假烟、假冒药品,其主要受害地区还是中国东北。

这些罪恶行径在时期得以大行其道。江泽民与朝鲜金家〝交情深厚〞,为了这个〝共产小弟〞的生存,一直默许这种行为。甚至江泽民治下〝闷声发大财〞的中共高官还参与其中,帮助朝鲜祸害中国同胞。

2016年9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李峰被免职,去向不明。李峰曾先后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省政法委书记。网上有知情人爆料,他是中共高层帮朝鲜在中国境内贩卖假钞、毒品的中方接应人。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驻北京记者帕尔默(James Palmer)稍早也指出,在中共政坛中,朝核存在很大分歧。一派认为朝鲜是流氓国家,威胁中国发展;另一派坚持与朝鲜“称兄道弟”,称朝鲜是中国唯一盟友。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