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3日星期六

支付宝普及率独步全球 背后使用者风险惊人

中国大陆行动支付普及率独步全球,却牵涉金融、经济、个资甚至人权议题。和微信APP一扫一过,生活轨迹都流入被收编的支付业者资料库,进而能分析其人的“倾向”或“程度”,对敏感议题”有想法的人,就可能成为被关注的对象。此外,“支付宝”的用户个人信息可在引擎上被随意搜到。还有人在支付宝个人账号、密码等没有泄露的情况下,账户却被偷去7千多元。

行动支付在中国相当盛行。研调公司Forrester指出,2016年中国行动支付市场规模达9兆美元,是美国市场规模1,120亿美元的90倍。

支付宝成搜集网络个人资料平台,方便中共维稳

中共央行日前发布通知,要求中国行动支付业者的业务处理必须透过网联平台。外界解读,此举即是中共收编支付宝的讯号——中共要搜集庞大的个人资料数据。

海外大纪元时报16日报道,中国异议人士王中义(本名王睿)表示,中共要掌控人民,建构大数据是其中一环,“也许一个月下来,我的生活轨迹全都出来了,我可能去哪,都会被排出来。”

他说,如果人民的消费、旅游、交通等生活都仰赖电子支付,这一连串的资讯记录,就能勾勒出一个人的轮廓,包括民众的喜好、和什么样的人接触、去了什么场所、思想倾向等,都能被中共掌控。

换言之,中共搜集大数据绝对有“维稳”的成分,因为那是对社会的掌控,包括对每个人的分析、什么样的人属于共产党划分出来的“危险分子”。

只是,现实生活不像电影《全民公敌》剧情般危机四伏。王中义也说,真正所谓的“危险分子”,根本不会使用泄露个资的东西,“我就完全不用!”

他表示,自己在淘宝网买东西都是请人代买,“首先,我对电子支付不太感兴趣;其次是,要求填写的资料太多了,信息资料都被暴露了。”但他也坦言,知情者才会这么谨慎,多数使用电子支付的民众,不太会牵扯政治,也不太在乎自己的个资外泄。

王中义说,假设想永远当个平民老百姓,行动支付并没有太大危险,除非有一天醒悟了,觉得应该站出来维护自身权益时,“比如,阴霾让呼吸很困难,或毒食品开始让身体衰弱”。

这样的情况下,一旦这个人想发声或反抗,就很危险。他说,“因为中共已经把你的所有数据掌握得很澈底,它知道你的所有习惯、所有动向。”若这个人被划分成“危险分子”,他将无所遁形。

支付宝信息可被搜索出

据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曾报道,网民发现可以在和360等搜索引擎中搜索出大量的用户转账的个人信息。

谷歌显示的搜索结果中,出现带有用户信息的搜索简介。(网页截图)

报道称,记者使用限定范围进行搜索(site:shenghuo.alipay.com)在谷歌显示的搜索结果中前面两页只显示该页面的入口等的信息。从第三页开始就不断出现带有用户信息的搜索简介,其中可以看到用户的名字、号码和邮箱,甚至还有交易多少钱,用处是什么。本台记者再点击这些信息,均提示错误页面,但是在链接处末端的数字都有改变,因此也说明每一个连接实际上是每一笔交易号,只有通过交易信息中的当事人账号登入才可正常访问页面。

当记者根据搜索到的汇款人名字及电话致电给当事人查问时,当事人说:“他们把我的电话泄密了?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子,没办法。”

而致电支付宝客户服务热线咨询的结果是:“这样的信息肯定不是通过支付宝这边泄露出去的,因为我们这边相互打款时的个人信息都是隐去的。”

记者:你们是不是搜索引擎屏蔽没有做好,因为这次是通过搜索引擎都可以搜索得出来。

工作人员:您在谷歌搜索出来的东西是否是属于一个真实的情况还需要确认,但我可以和您肯定的保证这些是肯定不会由支付宝通过搜索引擎泄露出去的。具体是为什幺会显示出他们之间互相交易的情况有可能是用户通过其他的导致的。

然而支付宝的回应并不符合外界所看到的情况。

报道说,搜索引擎使用“网络爬虫”技术在互联网中收集数据,使用户在搜索过程中找到最需要的信息。如果涉及到隐私,相关服务商需要将网站做信息加密处理避免被网络爬虫扫描到,在中国以前也曾发生过用户邮箱中的内容甚至不对外的日记等博客信息都被搜索出。

网络技术专家东小兴说:

“通常我们相信他们是无意泄露的。因为他们对于屏蔽搜索引擎和其他一系列的东西这方面做得可能并不是很完善。因为网络爬虫在网站信息界面进行搜寻的时候,它们网站随机生成的属于编号之类的玩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索引到的。但是由于可能是某些人把这个链接分享出去了,比如说丢在了新浪微博或者其他的一些社交网络,然后搜索引擎查到了这个社交网站并且把它索引下来了,之后这就会扩散到别的帐号上,这就属于一种比较严重的信息泄露了。如果网站管理员不希望他的敏感信息泄露的话,会用robot(机器人)软件限制搜索引擎对他网站内容的索引,到头来说还是他的网站维护上有一些缺失。”

潜在风险:支付宝没余额竟被人花掉7000多

陆媒今日头条2016年曾报道,湖北的何先生在支付宝账号密码没泄露,绑定的银行卡没丢钱,支付宝却突然花掉了近7300块钱。他发现自己的支付宝在淘宝上“自行”购买了2部手机和1张手机存储卡,可蹊跷的是,他本人没有进行过任何操作或购买任何物品。

报道称,经调查发现,何先生支付宝里的这次消费是通过“蚂蚁花呗”功能实现的,也就是网上透支消费。

这时,何先生才想起来,2月初的时候他走亲戚的时候曾将钱包遗失,里面装有一张手机卡,而这张手机卡号和他的支付宝账号一致,并且绑定为安全验证手机。因为何先生购买手机卡时并没有进行实名登记,所以手机卡丢了以后也没有办法进行补办或挂失。

捡到何先生手机卡的人正是利用手机号码登录了支付宝,点击忘记密码,通过绑定手机号码重新验证的方式更改了支付宝密码。随后,对方利用“蚂蚁花呗”功能透支了7299元购买了2部手机和1张手机存储卡,在接到收货短信后自行前往快递网点取货。

佛山的朱小姐去年11月购买了一个新手机卡,并且未经注册环节,直接用手机验证码的方式,误登录到别人的支付宝账户中,而朱小姐一直以为这是自己新注册的支付宝账号。随后,她将原账户内的1万元钱转入新账号,万万没想到的是,新手机号是“二次放号”的号码,她的这个操作将钱误转入到手机号前任主人的支付宝账户中。可当她想使用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登录“新支付宝账户”,更没有办法取出里面的1万元钱。

今年1月,重庆一男子发现自己银行卡内莫名被转走了5万元钱,报警后发现,正是自己早些年弃用的手机号惹的祸。这个手机号码被通讯公司“二次放号”后,对方通过手机号,修改了原机主的支付宝账号密码并登录了支付宝,紧接着就通过原先绑定的银行卡往支付宝充了5万元钱,直到银行卡被冻结。原因就是原机主注销了手机号,却没有解绑支付宝。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