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习近平在中纪委赞王岐山 习王5年打庆亲王功败垂成

Image result for 习近平 王岐山 site:dwnews.com

为期3天的中共第十九届中二次全会13日闭幕。习近平在会议上表扬了中纪委自以来所做的反腐工作,并用一句话评价中纪委原书记王岐山。时评人士陈思敏撰文表示,王岐山在任内虽没有实现外界高度预期所谓周永康之后的“专案”拿下庆亲王曾庆红,但在过去5年对曾庆红出过4个杀伤力的招数。此外,作为江泽民“大内总管”的曾庆红,在江泽民时代和后江泽民时代,将特务机构发挥到了极致。

习近平表扬王岐山

2018年1月11日至13日期间,中共第十九届中纪委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跟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一样,习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除李克强外访)一同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还表扬了中纪委自十八大以来所做的反腐工作。

习近平说,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贯彻中央决策部署,忠诚履职尽责,做到了无私无畏、敢于担当,向中央和人民交上了优异答卷。

外界分析,习近平的上述讲话,很明显是在表扬王岐山主导中纪委时期所做的工作。

此外,会议开幕日,中纪委通报2017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纪律审查情况,其中提及2017年共处分省部级及以上官员58人。这也似乎在总结王岐山的打虎成绩。

在过去5年里,王岐山全力协助习近来铁腕反腐,〝坚持、苍蝇一起打〞,反腐风暴席卷党、政、军、商。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5年来共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及其他中管官员440人,其中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43人,中央纪委委员9人;厅局级官员近万人,县处级以下官员达到140多万人等。

王岐山5年4招制约曾庆红;功败垂成

时评人是陈思敏13日撰文披露,王岐山“打虎”已成过去式,任内并没有实现外界高度预期所谓之后的“专案”拿下曾庆红,虽然如此,但过去这5年还是可以稍稍概括出王岐山对曾庆红形成杀伤力的4个出招。

文章说,一是,2014年“首虎”之最苏荣落马。

王岐山打虎以来,媒体报导产生了各式各样的首虎,而首虎中的首虎,当属王岐山2014年6月14日拿下的第一个副国级高官──中共政协副主席苏荣。

苏荣案情披露,他是在四个正部级岗位上统统捞钱的第一人,也是被官方定性有毒且蔓延多地的大老虎,主要是因为他少人能及的仕途。苏荣起步于吉林,官至省委副书记,2001年到西部省份青海直接升任省委书记,2年后到隔壁省甘肃任省委书记,再2年调任党校常务副校长,又一年多后于2007年苏荣赴江西重操省委书记,直到2013年3月退居中共政协副主席。

特别是2006年,时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庆红把苏荣调来当副手,这看似突兀的调职,实为苏荣避风头,原因是苏荣在2004年以甘肃省委书记之职因为迫害法轮功被尚比亚高等法院传讯,潜逃回国闹出了国际丑闻。

2014年苏荣被查,拉开了副国级以上高官落马的序曲,这一年成为王岐山打虎大年,也是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博弈的高峰年──主要反映在宣传系统的反腐报导。

二是,2015年打响“庆亲王”。

如上述王岐山2014年拿下苏荣、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的打虎关键年,刘云山主管的中宣部媒体却经常失声,甚至官方反腐报导多次被,包括习近平的言论也被全网封杀,如当年著名的“6•26讲话”,习近平首抛“生死论”,反腐深陷胶着状态。

 

2015年2月,中纪委率先提出了“庆亲王”,当时外界观察高度认为,中纪委刊文大谈“庆亲王”,就是保证要让外界能准确地对号入座。果然海内外舆论都无法不替曾庆红对号入座,虽然曾的秘书施芝鸿在当年两会期间曾激动地为“庆亲王”辩护,但是从那时候起,“庆亲王”毫无疑问的成为曾庆红的代名词。

三是,打虎5年启用财新网代言反腐。

王岐山要另辟反腐的前哨网站,也是反腐报导被封杀的现实。众所周知选择财新网的主因,财新总编胡舒立昔日团队曾揭露报导《谁的鲁能》。曾有消息指出,鲁能案是习近平耿耿于怀的国有资产流失,当年山东第一大企业,经过肖建华旗下迂回而复杂的财技,被仅以37亿元收购,变相淘空了700亿国家财富,事后被踢爆肖建华是曾庆红儿子曾伟的“白手套”。

四是,2017年十九大前肖建华落网

2017年1月底,肖建华被从香港带回北京。此前肖建华在香港酒店深居简出,但2014年6月即苏荣落马前后,外媒因《纽约时报》刊登了有关肖建华透过发言人的谈话,让习近平家族处于风暴圈。据信一场显然是被设局的交易,肖建华接货的背后,是曾庆红的阻击阴谋。

亲信苏荣,作风庆亲王,财新网揭鲁能案,白手套肖建华,就这四点已够王岐山针对曾庆红。

“中共情报首长”是鬼不是人

中共把自己从事情报工作的特务称作是“与魔鬼打交道的人”,陈云曾指斥“康生是鬼不是人”。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说〝曾庆红是中共情报系统的最高总管〞,有人把他比作〝当代康生〞。对比康、曾二人,都当过〝组织部部长〞和〝国家副主席〞。

2000年《北京之春》12月号文章指出,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曾经是中共建政初期主管特务系统的内务部长,曾庆红可以算是中共情报特务系统的“子弟兵”了,相比较中共党内开明的民主派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主张,曾庆红在父荫庇护的惯性之下,更得心应手地利用特务系统提高传统政治机制效益,且不说在打倒政治对手时他曾亮出的铁腕,就是在海外著名流亡者被批准回国和前不久曝光的密使事件中,曾庆红都充分的展现了他在这方面扮演的特殊角色,如同历史上出现过的东厂,曾庆红以最高当权者江泽民的名义,只须对江负责,绕过政府的职能部门和现行的政策法规,不受任何制约,我行我素......

阿波罗网也曾报道,曾庆红被称是江泽民的“大内总管”,长期辅佐江泽民。曾利用海外掌控的特务系统,在香港不断制造事端。在1997年至2010年拔任的、担任了13年港澳办主任的廖晖,被视为是曾主管港澳事务多年的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的心腹。

曾庆红除了通过廖晖渠道外,还安排1995年就进驻香港的其弟曾庆淮,成为当年在港澳事务上的特务总头子,为其收集港澳的情报、法轮功的动向、对香港娱乐圈搞统战等。当时,中共向香港派遣了大批各种头衔掩护下的特务。

江派的张德江在2012年接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后,通过国新办发出香港问题“白皮书”,变相改动“一国两制”的定义,引发香港“雨伞运动”,与江派在香港的特务互相配合,在香港制造事端,给现当局搅局。

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