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6日星期一

和黄奇帆儿子合作 重钢背债365亿董事长诡异死 黄大松一口气

被称为重庆第一僵尸企业的重钢(重庆钢铁),近日陆媒指它初步确认的债务超过356亿人民币。而中共前任重庆市市长黄奇帆的儿子黄毅,外资投行摩根士坦利中国区高管,瓜田李下2009年深度介入重钢收购亚洲钢铁事务,去年七月亦被海外媒体披露涉嫌估计约数十亿的贪腐。

黄奇帆儿子如何成数十亿级的富豪

据《观察报》十五日报导,十二日,重庆钢铁公告,截至今年十月十日,重庆钢铁管理人共接受1,450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为383.66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75家债权,金额合计356.39亿元。

去年七月一日,长期关注重庆政局的前中国大连记者,现居的姜维平在自由亚洲发文披露,有一位重庆商人和他聚餐时透露,国营重庆钢厂每年亏损三十多个亿人民币,但却源源不断、舍近求远的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给外方输送巨额利益,外方代理中间商就是黄奇帆的儿子,黄的儿子早已是数十亿级的富豪。

黄奇帆,中共前任重庆市市长

黄奇帆,走入中共仕途是一九八三年,早年长期在上海工作,并从事过宏观经济管理。零一年十月,黄奇帆就任重庆副市长,在一年后被提拔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国资、工业、教育、金融等领域。一零年一月至一六年十二月,任重庆市市长,继任者张国清,黄奇帆的常务副市长任期是零二年五月到一零年一月。

据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总第732期《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黄奇帆在任内进行了一系列经济促进措施,布局笔电产业、离岸结算、开通“渝新欧专列”、申请一类口岸和保税区等。

黄奇帆并曾表示,“市长只是个职务,而学者是终生的。”据说他八零年代任职上海市经济信息中心主任的经历对他记忆数据很有帮助,重庆媒体印象是他对经济数据能力的记忆超强,重庆方言称为“电子脑壳市长”。

黄奇帆先后在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孙政才六任重庆市委书记手下工作,担任了十五年的重庆市副市长、市长,被称“六朝元老”。重庆商人指,是因为有钱上供,因此黄奇帆不倒。

摩根士坦利来重庆,谁为其攻城掠地?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号的《证券市场周刊》,刊登了调查《国际投行中国精英谱》,列出了在中国呼风唤雨的外资银行服务的二代网络的不完全版,引来广泛关注,其中就有重庆黄家(黄奇帆)。

总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摩根士坦利在零九年一月十二日,与花旗集团成立新合资公司摩根士坦利美邦公司(Morgan Stanley Smith Barney),成为全球最大券商,拥有著20,390位营业员、管理著1.7兆美元的客户资产。

摩根士坦利的金融业务领域包括股票、债券、外汇、基金、期货、投资银行、证券包销、企业金融咨询、机构性企业营销、房地产、私人财富管理、直接投资、机构投资管理等。

它的总部下设股票研究部、投资銀行部、私人財富管理部、外汇债券部、投资管理部等九个部门。

零九年初,摩根士坦利作为顾问公司,将亚洲钢铁推荐给了重庆市。时任重庆市长的黄奇帆指定重庆市国资委牵头负责该项目,摩根士坦利同时担任收购项目的投资顾问,重庆市国资委和重庆钢铁安排亚洲钢铁作为唯一尽责考察的澳大利亚铁矿项目。在摩根士坦利的牵头下,重庆钢铁与重庆对外集团、宬隆集团控股收购其全资子公司亚洲钢铁进行了交流磋商,双方一拍即合。

也就是当年,摩根士坦利帮助重庆钢铁收购亚洲钢铁之后,重庆钢铁便开始出现巨额亏损。那时,摩根史坦利中国区的副总裁正是黄奇帆的儿子黄毅。他任职后,摩根士坦利在重庆的商业机会也增多了。

摩根士坦利曾参与重庆市政府的多个金融项目,包括重庆最大房地产企业龙湖地产的香港上市。

据财新网报道,重钢从二零一一年以后就背上巨额负债,从二零一二至二零一六的五个完整财年,亏损总额已经高达131.76亿元。

去年中共巡视组对重庆“回头看”,十一月六日进驻重庆。

姜维平说,中纪委巡视组经过八个月的审计,发现黄奇帆及其家族以权谋私的严重经济问题

重钢屡换将前董事长受审猝死

虚拟的中国未来总理揭薄熙来逼经济造假

据新华社今年一月二十四日报道,重庆市二零一六年清理“僵尸”企业,光是房地产类,就达六百二十七家。

据陆媒《经济观察报》去年四月报道,二万名职工,六十亿巨亏,折合人均亏损金额高达三十万元。不仅创下重庆公司的亏损金额之最,在重庆钢铁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七月四日消息,经市委批准,市纪委对重庆钢铁集团原常委、副总经理董荣华(已退休)进行了立案审查。

重钢原党委常委、副总经理董荣华二零一三年九月退休。

2016年4月8日,重钢集团监事会主席、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袁进夫被免去所有职务。袁进夫曾担任重庆钢铁董事,是重钢集团的第三把手,在重庆钢铁工作了二十多年。

在袁进夫被免职之前三年,重庆钢铁已换掉三任董事长。最新一任董事长刘大卫2015年底才上任。

前任重钢董事长:董林

前任重钢董事长董林1977年在重钢设计院工作,2000年一月,任重钢集团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2003年十一月,任重钢集团总经理;2006年二月,任重钢集团董事长。2016年四月被调查。

有大陆传媒人今年六月三日在微博上披露,重庆钢铁集团前董事长董林在讯问期间突然昏迷,送院抢救后终不治。

网上流传一份重庆市政府应急办的内部文件指,重钢前董事长董林(六十七岁)涉职务犯罪,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于四月六日决定对他监视居住。六月一日晚上十时,董林在其位于长寿区的指定居所内接受办案人员讯问时突然昏厥,办案人员将他送至医院抢救,延至翌日凌晨一时五十分不治,董林由昏迷至死不足四小时。

董林的死被视为官方机密,内部文件右上角印有“内部掌握请勿外传”字样。

重庆是中国制造重地,但在汽车制造用钢板领域,重庆钢铁因生产工艺的原因,仅占少量份额。

有海外消息指重庆国企一直是黄奇帆掌控的利益地盘。

目前重钢债权审查仍在进行。

来源:阿波罗网金德旺综合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