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星期二

特朗普为何扬言贸易战?这是背后深层次的原因

特朗普在竞选中就曾扬言,当选后他会“撕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大幅提高中国和墨西哥进口产品关税。

特朗普言论的背后,是的“一把辛酸泪”——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赤字国,美国的贸易逆差高达5000亿美元,而且近两年这种贸易失衡正在朝着越来越不利于美国的方向演变。

美国长期占据世界经常项目赤字排行榜第一,就好比大家在一起做生意,美国常年入不敷出,难怪特朗普曾愤愤不平地表示,”每一个赚了我们钱的国家都打败了我们。“

“全球储蓄过剩”卷土重来

过去来,全球贸易失衡加剧,东亚国家经常项目盈余已经攀升至200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十年前负责赤字的如今迎头赶上,盈余越来越多。美国虽然长期处在贸易逆差状态中,但其“一家独大”的经常项目赤字统治地位已经有所缓解。

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2005年提出一个著名的论断,称不断膨胀的美国贸易赤字不是由国内因素造成的,而是“全球储蓄过剩”。

伯南克认为,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和沙特等产油国储蓄相对于出现巨额过剩,而这些储蓄流入美国以寻求资金回报。资本大量流入导致美元升值,使得美国国内商品价格竞争力下降,进而导致出口减少。

伯南克认为,“全球储蓄过剩”还在美国房地产泡沫的壮大和最终的破灭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他认为,其它国家过剩的储蓄流入美国,但并没有进入商业投资领域,而是进入了房地产。

导致全球贸易失衡的“全球储蓄过剩”自2008年金融后陷入冬眠,但近来又有卷土重来之势。

德国超越中国成为经常账户盈余冠军

法国兴业银行近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陷入冬眠的“全球储蓄过剩”正在苏醒,而当前这轮“过剩”与金融危机前的格局相比,已经有所不同。

报告称,东亚国家以美元计算的经常项目盈余已经攀升至200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此同时,西欧国家经常项目盈余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如下图,在经常账户盈余的国家的排行中,德国已于去年超越中国,成为经常账户盈余冠军,盈余达3014亿美元,在全球GDP中占比为0.4%。

中国虽然位退第二,但经常项目盈余仍保存增长势头,去年盈余达2709亿美元,在全球GDP中占比为0.36%。俄罗斯排名大幅下滑,从2006年的第四位下滑至去年第十位,韩国跃至第四位,紧随日本。

值得一提的是,受原油价格下滑影响,沙特阿拉伯出现巨额赤字,从十年前的排行第四的经常项目盈余大国,一路下滑,成为了排名第五的赤字国家。

在赤字排名方面,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仍然是逆差大国。如下图所示,美国赤字在2006年至2009年间大幅缩小,之后维持在4000亿左右,近两年又有所扩大(数据来源:IMF)。

美国的赤字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从2006年的1.57%,大幅减少至2016年的0.62%。

美国的巨额逆差

据财经博客作家Brad Setser基于IMF数据的统计显示,亚洲和欧洲区域经常账户盈余在2016年小幅下滑,但在过去几年基本维持上升趋势。

在亚洲,经常账户盈余也维持在较高水平,去年中国的盈余出现的下滑被日本增加的盈余所抵消。作为出口大国,去年出口对日本GDP增长的贡献率约为50%。

亚洲新兴工业化经济体(NIEs)—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的盈余也呈现稳中上升趋势,去年它们的盈余总和超过中国。

欧洲和亚洲制造业国家的巨额的盈余意味着世界其它经济体在制造业贸易方面出现逆差,特别是美国。如果没有美国在制造业方面的巨额逆差,欧洲和亚洲制造业国家的巨额的盈余将是不可持续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世界其它国家在大力发展服务业的时候,特朗普则高喊着要重振美国制造业。

来源:华尔街见闻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